唐人街号外
news menu leftnews menu right
亞裔種族細分;一項草案、兩種回響;為了什麼? PDF 列印 E-mail

……小朋友說:I believe ANY assistance should go to the people who realy need help, not based on where their grandparents came from. Anybody might have a hard time at some point in his or her life. We should help those who are truly in need. 特稿:《驚心動魄 12 小時 | 親歷波士頓反亞裔細分法案聽證會》

亞裔種族細分;一項草案、兩種回響;為了什麼?

(News Chinatown大小姐手記) 文:徐佩蒂

亞裔種族細分;一項草案兩種回響;為了什麼?在這我把手上的資源分為 (A) 和 (B) 希望大家能細心去看一看、想一想;第一份資料有「四十多個組織呼籲收集亞裔的種族數據細分,文字中指出:「亞裔社區居民,服務提供者和擁護者 (1月30日下午1點) 在州政府大廈Gardener禮堂作證,支持昆市眾議員陳德基提交的法案,該法案將授權州政府收集關於該州亞裔的特定族裔或“分類”數據;介紹的H3361草案是麻州有史以來對收集這些分類數據的行動最重要的要求。

30號的聽證會是隨上週在美國眾議院舉行的一個遊説日,亞裔社區成員訪問立法會,要求州眾議員和參議員支持亞裔數據分類;在遊説集會上眾議員陳德基(Tackey Chan),議員Rady Mom和議員黃子安(Donald Wong)以及波士頓教師工會 (Boston Teachee’s Union)主席唐佳宇(Jessica Tang),Lowell柬埔寨互助協會(Cambodian Mutual Assistant Association)主任Souvanna Pouv, 越南發展協會 (VietAID),李麗莎 Lisette Le)等人的發言呼籲通過H3361。

波士頓工會主席唐佳宇指出:「在教育界,我們一直致力於解決成績和機遇差距問題,模範少數民族的誤語(Model Minority) 會掩蓋了不同群體的需求,如果我們沒有在機構層面上看不到分類數據,我們錯過了解決學生需求的機會,數據細分能確保我們有教育工作者能反映學生人口的需要並能講學生的語言的教師也很重要。」

在為聽證會準備的證詞中,亞美研究所 (Institute for Asian American Studies) 主任Paul Watanabe 教授指出:「鑑於亞裔美國人種族非凡的多元化,亞裔人士繼續依賴往往掩蓋了不同族裔的差異,具體的數據能確定獨特的傾向和條件,導致更加適宜,反應迅速,以知識為基礎的服務和政策...更強,理解更好,因此得到更好服務將意味著更強大,更整體的亞裔社區。」

(B) 資料從開始至今詳盡的分析,表達他們從另一個層次的剖白全文如下:(尊重來函原件為簡體字,號外News Chinatown不作更改。)原创2018-02-01 反对细分的 无事生妃

惊心动魄 12 小时 | 亲历波士顿反亚裔细分法案听证会

知道吗?美国的亚裔要被细分了!

原创:心常在、冬尚食

亚裔只占美国人口的 5.6%,是少数中的少数,然而,近年来亚裔在美国的日子并不太平;由于传统文化的关系,亚裔重视家庭重视教育,各项统计表明,亚裔在教育经济程度上远高于美国平均水平,被称为「模范少数民族」。

可是,现代社会并不总是奖勤罚懒,亚裔的种种优秀表现,竟然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歧视,其中最显著的就是申请大学的时候:相同的学校,对亚裔学生的录取分数线和资质要求,比对其他族裔的高出一大截;近年来,针对这种歧视的抗争一直没有停止过。与此同时,分化瓦解亚裔的小动作也越来越多。某些人,包括亚裔,突然灵光一现,搞起了亚裔细分的运动。

你没听错,只占 5% 的亚裔人口,还要再分出十几个国家来, 美其名曰“为亚太裔建立更精确的统计档案”。而其他种族却不加区分。

反种族屠杀的国际性权威组织曾经总结,

种族灭绝有八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就是细分,

把特定种族的人群划分出来;

严格说,

细分未必会导致种族清洗,

但是,种族清洗必然有细分打头阵。

这个风险,谁会愿意去冒?

这种从逻辑上完全站不住脚,从内容上细思恐极的法案,居然在短短几年里,席卷了美国很多地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多个州通过。

我所在的马萨诸塞州(以下简称麻省)也不能幸免。

麻省华裔细分法案到底是什么鬼?

2017 年 1 月 23 日,麻省立法委员 Tackey Chan (陈德基),向州议院下属的Administration and Regulatory Oversight Committee(政法委员会)呈交了一个提议, 要求所有的州政府机构和半政府机构(如高等教育系统和医疗系统)在收集、汇报和确认有关亚裔的数据时, 都必须对不同族裔的亚太裔美国人进行身份区分并报备,细分为中国,印度,其他亚裔,越南,和韩国五大亚裔族群,从而在麻省建立起这五大亚裔族群精细数据库。

这条提议呈交后, 在民主党 15:3 占绝大优势的政法委员会里,得到包括州华裔众议员黄子安、Rady Mom 等十多位议员的支持,于是该提议一天之内迅速被麻省州议会同意立为法案, 编号 H3361, “麻省亚裔细分法案H3361" 正式出台。

2017年1月23日,麻省民主党立法委员 Tackey Chan 提交”麻省亚裔细分法案H3361”细分,究竟是为了精准服务还是种族隔离? 一时间大家争论不休;不管怎样,“亚裔细分” 法案一旦正式立法实施,势必迈出了把华裔和美国人口中 99% 的其他族裔隔离开来的第一步。华裔在就业、学区选择、子女升学、从政升迁,甚至生活资源方方面面,都将会受到重大影响。

抗议了大半年,我们以为对方消停了

2017年夏天, 麻省民众先后组织了三次集会示威活动反对 H3361。7 月 28 日中午,近百名麻州各地的华人居民聚集于麻省州府大楼前,抗议 “亚裔细分” 法案,8 月 6~9 日, 全美议员立法大会在麻省波士顿举行,麻省的华人们带着孩子们到会场前向 5000 多名来自全美各地议员抗议 “麻省亚裔细分法案 H3361”。8月27日,两百多名华人在波士顿公园集会,以醒目的标语发出反对亚裔细分的声音;抗议期间,大家跟各选区议员,包括法案发起人 Tackey Chan 见面过好几次。最后大家得到的反馈意见是——听到我们的反对,理解我们的担心,法案没有足够支持,应该不会再有进一步发展;然而,我们还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突然死灰复燃,差点被打个措手不及

H3361 立案后, 按照麻省立法程序属于进入了征求意见的阶段,暂未投票决议。接下来一步将是公众听证会。2018 年 1 月 24 号,我们突然被告知 H3361 法案会是在 1 月 30 日的听证会里出现的时候,离听证会只有不到一周的时间,当节奏完全被对方掌控的时候,这种政治上的时间差往往是致命的;幸好我们生活在科技发达的今天,感谢腾讯,我们镇反细分的微信群里很快就组织起来,大家忙而不乱,写发言、收集签名、给州立法委员会发邮件;同时,微信群里开始紧急组织大家参加听证会,连参加者如何拼车,留守的人如何帮忙照顾孩子,这些小细节都考虑到了。

对方小动作不断,我们只有一腔热血

小道消息说,法案的支持者一早从中国城的老年公寓用大巴运老人去占位,会议大厅坐满了后面的人就不让进去了,听到这样的消息,越来越多的人决定参与听证会,虽然听证会一点才开始,为了保证自己能够拿到入场券,大家的出发时间越来越提前。

7:20am第一拨先头部队就已经出发,去观察情况。

9:00 am State house 开门,争取一开门就进去。

10:00 am我和几位战友,准备发言的一位五年级小学生,他的爸爸以及年迈的祖父母后援团抵达。

州议会大楼各层楼道里已经站满了中国人,基本都是反细分的战友,各区组织者分发反对 H3361 的胸牌和可以手持的告示牌。胸牌黄色非常醒目,戴上后敌我分明,经验丰富的战友建议胸牌等进入会议厅再带,以免被有心人发现阻挠。

我天真地以为,既然民主就是少数服从多数,那我们赢定了

听证会在地下一层的会议厅,我们被告知会议厅 12:30 开门,大家被要求分散到其他楼层的餐厅、图书馆等等,不要影响交通和正常工作,听话的群众就分散开来,在走廊和楼梯上站着,让出工作人员可以走过的通道,尽量轻声说话,不打扰别人工作,不过保安还是不停地到处赶人,我们不得不走到旁边的楼里等候。

快到 12:30 的时候,微信群里通知,可以排队进门了,准备发言的人在会议室底层大门口处排队登记,然后进入会议厅正厅入座。其他人可以从侧门进去到达二楼看台和会议厅后排阶梯座位;大家落座后,我环顾四周,大厅里坐满了,90% 以上是反细分的,大家一开始想举牌示威,被保安制止,于是我们统一把告示牌放在桌面上。照片里可以看到,桌面上摆满了我们的告示牌。

对方大概也意识到情况不妙,又搞出新的幺蛾子。

会议厅坐满后,我们还有很多战友在门外等待,被保安请到别的楼层休息。但是支持方却不停有人一批一批进来。按主持人要求每个发言完的组织离开会议厅,这样外面等待的人可以进来。应该是大家有公平的机会进入,结果一开始进来的几拨人都是支持方的。他们的一些人还和保安笑着打招呼,看起来是认识的。后来我们提出意见,这才阻止了他们。

游戏规则貌似公平,可开始玩,才发现被人耍了

一点稍过,会议正式开始,根据会议流程,发言将按登记顺序,每个组织可以有三个人发言,每人有三分钟的时间限制,首先是法案发起人 Tackey Chan 发言,三分钟到的时候他并没有停的意思,继续滔滔不绝,说自己的儿时经历,一边说作为中国人很骄傲一边又说大家都认为亚裔数学很好但是他不是,大意自己不想被代表,所以要细分,各种自相矛盾不知所云。

他拉拉杂杂说了很久,反细分群众开始嘘声四起,被主持人制止并警告。好容易等他说完了,他带的助手发言,超时的时候大家不嘘了,有人开始咳嗽,一下,两下,很快很多人都开始咳嗽。主持人又制止了,说,我知道这是流感季节,但也没那么多人咳嗽吧。

Tackey Chan 的组织讲完后主持人解释,他们的同事们发言不限制时间,所以刚才超时没有叫停,其他人三分钟为限。

本以为现在该我方战友上场了,大家排队都排最前面的嘛!没想到一个组织又一个组织,四五个都上去了,全都是支持方!

一个组织三个人,一个人三分钟,到时间再拖一拖,很快就一个多小时过去了。

支持方来头都很大,波士顿华人前进会,昆西亚裔联合会,中国城居民联合会,South cove 社区健康中心,Tufts 公共卫生中心等等的领袖,大部分华裔,这些二代甚至三代亚裔,有律师,医生,教授,老师,学生,话说的冠冕堂皇,口语流利;支持的理由说来说去,无外乎我们亚裔里有很多国家来的,各族裔贫富比例不同,得某些疾病的几率不同,需要收集细分的数据帮助教育,尤其是提供双语服务,和更有针对性地提供医疗服务。支持者甚至有一个排华法案受害人的后裔!如果我不是亚裔,听着也会觉得挺有道理:既然你们亚裔自己要求细分,为啥不呢?

到三点多,终于上来一个我们这样的一代中国移民,我以为我方战士终于上场,正要扬眉吐气。没想到,又是一个支持者,为什么没见支持方排队,却都在前面发言?!我们这时候才恍然大悟,这是有人利用体制内之便给他们加塞了!!后面还有叫了名字半天不出现的,原来是一个人填好多张表,前面已经发言过了的!敌人阴招很多啊!

再多的猫腻,也扼杀不了我们的声音

他们再加塞也敌不过我们人多!战友们终于上场了!第一战队是 Andover 华人协会,他们请来了Andover 的州议员 James Lyons。他一开场就说我们都是美国人,都热爱这片土地,不应该再细分,具体理由让我们自己陈述。这让这次对阵显得不那么纯粹是华人窝里斗。华协领导发言没有读稿,是辩论型的,现场就针对支持方先前提出的观点进行了反驳,他说:

提出法案的是华人议员,支持反对的都是华人,这还不够说明问题吗?这是一个分裂的法案。东南亚人群流动性很大,已经不能单以国籍分清族裔,对于二代三代移民来说,自己祖辈从哪个国家来已经不再重要,难道前总统奥巴马的孩子孙子以后填表都要填祖籍肯尼亚来的?

至于医学角度更是无稽之谈,哈佛医学院研究发现,疾病与族裔的相关性还不如与环境和生活习惯的相关性大,夏威夷日本人在美国几代之后一些疾病的得病几率已经和美国人差不多了,莱克星顿第一组成员中有个华人老太太,说在美国生活了才 55 年,家族里已有韩国,日本,菲律宾,意大利,等等族裔(我都记不全了,汗)We are all American!这个发言受到大家热烈鼓掌(当然,我们又被主持人阻止了)。

一个犹太人发言,他说这个法案让他想起了德国纳粹的犹太人registry,后来发生了什么大家都知道,如果说亚裔人口得糖尿病多,那么印第安人得糖尿病的几率是亚裔人口的两倍,他们是不是要按部落细分呢?很快已经快三小时过去了,正反方穿插着上场。支持者论点论据我就不多说了,说来说去就是那几个 “更好的教育机会”,“更多能用于医学研究的数据”,假大空的口号喊了一遍又一遍。

而我方战友逻辑分明,推理严密,上能列举文献,下讲个人感受,从各个方面说明这个法案的错误和危险,并且收集了各个年龄段,各个族裔的签名支持,由于我们之前嘘对方,叫停,咳嗽,给我方喝彩,鼓掌都被制止,后来我们就改为挥手支持。每次精彩发言结束全场都是挥舞的胳膊 ,很是壮观。

来自反细分人群的肺腑之言

如果细分是要为了给某些 underrepresented 弱势团体争取资源,我们绝对支持这个目的,但是这个方法不对。

今天来反细分的大多数人都是不需要政府资助的,把亚裔按起源国划分只会浪费政府资源。真正的解决方法,应该是按社会经济地位 social economic status 划分。许多在生产线上工作不能来现场的柬埔寨工人签名反对细分,这说明这个法案根本不能真正帮到需要的人群。

如果收集细分数据是为了医疗,也说不通。支持者里很多医生都说需要数据支持研究,医疗数据已经有很多,再额外用新的表格采集同样的数据意义有多大?所有医生都要更多数据却几乎没有人,难道没有人想过这个举动可能带来的危害吗?

有医学专业人士举例说,如果说不同族裔得某种疾病的几率不同,那有一种癌症 NSCLC 非小细胞肺癌在东南亚女性中比例最高,但是总人口基数小,所以抗癌药 ZYKADIA 研制出来后病人主体却是白人和黑人。所以这样的数据意义并不大。

支持者在现场发的传单上有五个理由,四个都是关于双语服务的。这个理由实在是太牵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生于此长于此,应该没有语言问题,此法案仍然要求收集他们的 country of origin,说明法案真正目的不在于提供双语服务。

为了梦想而战斗

如果这个法案好,那分享给各个族裔如何?黑人兄弟站出来反对:这样的数据收集后谁能保证不会被拿过来做损坏自己利益的事情?这样一个旨在分裂的法案,代价之大,所得之微,是否值得?一个越南人发言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说小时候家庭幸福,后来越南排华,因为曾祖父是中国人,他家在越南被迫害,来到美国。他好不容易安下家,不希望他的孩子再次经历同样的恶梦;今天的反细分发言的队伍里有医生护士教授,有犹太人,越南人,柬埔寨人,马来西亚人,还有黑人兄弟。观众席上有在婴儿车里的小小孩和不少年迈的老人。

未来的希望

最让我们感动的,是孩子们的发言。有大学生,中学生,甚至还有小学生。有的孩子不能缺课,就让爸爸代念发言稿,更多的,则是自己请假前来。有的孩子,之前已经参加过抗议活动,这次是有备而来;其中三个九岁的小姑娘,从早上七点等到晚上六点,十一个小时后才拿到了话筒。她们声音虽然稚嫩,发言却头脑清醒态度鲜明,连委员会委员都自己主动录像。

小朋友说:I believe ANY assistance should go to the people who realy need help, not based on where their grandparents came from. Anybody might have a hard time at some point in his or her life. We should help those who are truly in need.

当我们这些一代移民带着零政治参与经验操着有口音的英文笨拙地表达自己的想法,努力为孩子争取一个少那么一点不公的未来的时候,赫然发现,那些被我们视作被保护者的孩子们已经悄悄长大,堂堂地站了起来,用自己的独立思考、清晰的表达,为未来发声,为梦想和信念发声。

最后让我用马丁路德金最著名的那段梦想演说作为结尾.

"I have a dream that my four little children will one day live in a nation where they will not be judged by the color of their skin but by the content of their character."

今天在现场,这段话数次被引用,

几十年过去了,

美国在民权方面有了很大进步,

然而有时候又会让我们恍惚,

为什么在号称人人平等的今天,

还会有这么荒谬的事情发生。

希望我们今天的努力,

可以给我们的孩子

带来一个更光明也更公平的明天。

希望未来有一天,

金博士的梦想

能够成为真真正正的现实。

(文中图片来自斗争第一线)

小编:心常在


 


登錄









Supported By J&Z Information Technology. XHTML and C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