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街号外
news menu leftnews menu right
廣告看板
廣告看板
廣告看板
大小姐手記 從現代回到從前……
從現代回到從前…… PDF 列印 E-mail

從現代回到從前……

(大小姐手記) 文:徐佩蒂

「第三屆新經濟智庫大會」在北京舉行,《硅谷百年史》作者皮埃羅在演講中回顧了歷史上的重要創新,並分享了他關於創新的思考,皮埃羅認為關於創新有兩點非常重要:第一點,改變世界的創新通常都是由不同科技的匯聚而成、融合而成的;第二點,這樣的創新都是在很有創意、能夠用不同方式思考的社會中産生的,「不一定是在富裕的社會當中」。

他提到「中國的朝代我最喜歡的是宋朝,因為宋朝最理想的人,他是學者,又是画家、詩人、政治家集於一身的全才,這是典型的宋朝文官,所以我經常和我的朋友開玩笑,中國發明了T型人才,一千年之前就發明了。」

T型人才是:也就是具雙領域能力的專才,所謂T型,就是至少有一項主修的核心專長為做為縱向主幹,而以跨領域的第二、甚至第三副修專長為橫向枝幹,構成主修與副修相輔相成的T型人才,T型人才則不但要有專業能力,還需有跨領域支援整合的能力;現在的學校都不重視歷史,因為學生學了沒有出路,外國人從「歷史庫」中增進智慧、靈感、視野的同時,我們也就來看看「宋朝」。

「宋朝」(960年2月4日-1279年3月19日)是中國歷史上的一個朝代,根據首都及疆域的變遷,可再分為北宋與南宋,合稱兩宋,國祚共319年。

公元960年,宋太祖趙匡胤發動兵變,奪後周帝位而改元自立,建國之初,趙匡胤由陳橋兵變意識到武人操政之危險,為防止他人效仿自己兵變奪取皇權,通過杯酒釋兵權將兵權歸於中央,並置轉運使將地方財富集中至中央,又命諸州縣各選所部兵士,才力武力殊絕者送都下,其老弱者始留州,地方兵力亦收歸中央,採取崇文抑武的國策,採取調將指揮制。

終宋一代沒有嚴重的宦官干政和地方割據,大部分時期皇帝均控制政局,沒有出現唐朝中晚期時皇帝被宦官控制的局面,人口從太平興國五年(980年)的三千二百五十萬增至大觀四年(1110年)的一億一千二百七十五萬,史學家陳寅恪言:「華夏民族之文化,歷數千載之演進,造極於趙宋之世。」西方與日本史學界認為宋朝是中國歷史上的文藝復興與經濟革命的時代。

宋朝經濟高度發達,中國歷史學家鄧廣銘和漆俠認為宋朝是中國古代歷史上經濟與文化教育最繁榮的時代,唐宋八大家六位出自宋朝,儒學復興,社會上瀰漫尊師重道之風;科技發展非常進步,四大發明在宋代也得到了改良;在政治上相對開明,對忤旨或黨爭失勢的刑罰極少;宋太祖立下祖訓要求其子孫不得殺害文人及上書諫議之人,文人的地位在宋代得到提升,有說法認為是「皇帝與士大夫共治天下」的時代。

《硅谷百年史》作者皮埃羅在演講中回顧了歷史上的重要創新,回顧歷史,皮埃羅講到了過去500年間的重大創新,其中在1950年之前的五次,分別帶來了知識、商品、能量、運輸和服務的驟增。

這五次創新分別是1456年,在德國創建第一家印刷廠;1776年,在英國曼徹斯特,瓦特發明蒸汽機;1866年,在德國漢諾威,西門子建造了電動發電機模型;二十世紀初的美國底特律,亨利·福特製造了汽車;在二十世紀四十年代的英國劍橋,科學家們在一起製造出計算機。

1950年之後,皮埃羅提到硅谷的重大創新,不過,「我要告訴大家一些很多人不會告訴你的關於硅谷的事實:硅谷人並不發明!」

皮埃羅指出,計算機電腦、AI、智能手機,都不是在硅谷發明的;硅谷所做的,是顛覆技術;「硅谷人非常喜歡顛覆」,比如 ,某一天有一些施樂的年輕工程師,他們突然想到我們要把電腦做成能放在桌上的大小,再比如顛覆互聯網,顛覆智能手機。而硅谷之所以善於顛覆,皮埃羅認為,是因為有很多顛覆者存在,包括很多顛覆性的作家、顛覆性藝術家等等,這使得硅谷非常具有創新性,同時也帶來了技術上的創新。

皮埃羅隨即提到了跨學科的人才,他指出斯坦福大學有很多的跨學科項目,訓練學生成為「T型人才」,實際上也就是跨學科的人才。

「中國的朝代我最喜歡的是宋朝,因為宋朝最理想的人是什麼樣的人?他是學者,又是画家、詩人、政治家集於一身的全才,這是典型的宋朝文官,所以我經常和我的朋友開玩笑,中國發明了T型人才,一千年之前就發明了。」

演講最後,皮埃羅提醒兩點需要注意,一點是,改變世界的創新都是由不止一種技術的融合推動的;另外,社會必須要非常有創新性,必須非常有創意才能夠發生技術融合;對年輕一代的建議,要集中於創意,以及要尋求有創意的社會,把所有現有的技術融合起來建造一個更美好的世界。


 

登錄









Supported By J&Z Information Technology. XHTML and C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