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街号外
news menu leftnews menu right
手指指話你知 成龍嶄書
成龍嶄書 PDF 列印 E-mail

馬英九任內最後一年想完成的大事

(台灣綜合資料) 馬英九透露自己任內最後一年想完成的大事,盼談完ECFA貨貿協議,讓ECFA (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框架協議) 有全貌;馬英九指出,自己2012年連任後即提出儘速完成ECFA後續協商,服貿協議 (兩岸服務貿易協議) 已完成,在立法院待審,但貨貿協議尚未完成,也有些困難,希望在他任內談完貨貿協議。

馬英九說,ECFA 後續協議中,貨貿是很重要的核心,隨着中國大陸崛起,在世界經貿舞台角色愈來愈重要時,透過經貿合作架構協議,對於兩岸關係及參與區域經濟整合都是很大的關鍵,希望在他任內能完成;至於這些協議能否在立法院過關,馬英九認為,情況不同了,兩岸法案是未來候選人處理兩岸課題試金石,美國、台灣、大陸都在看,兩岸互設機構是很重要的一步,目前只剩下最後一、二哩了,若都完成,對兩岸關係穩定有很大幫助。


成龍出道至今財富迅速累積身家超過98億元台幣,他20多歲就成千萬富翁,如今好萊塢片酬2千萬元美金,從年輕時的暴發戶心態,當時什麼都想買,現在卻什麼都想捐,高片酬也讓他有強烈的不安全感。

成龍:還沒長大就老了

這個書名,其實就像很多人對成龍的看法:雖然已經老了,但還是個孩子,這句話既可以正面地理解為成龍童心未泯,也可以負面地聯想起那些他成名後所做的任性事……

成龍靠武打闖出一片天,童星出道的他活躍影壇數十年仍屹立不倒,他今年60歲和朱墨合作出書《成龍:還沒長大就老了》,回顧他一甲子的燦爛人生,內容提到父母、太太林鳳嬌、兒子房祖名、已故的舊愛鄧麗君,讓大家近距離了解成龍以及陳港生。

從陳港生變成成龍,從血性的莽撞少年到看盡人間冷暖、心平氣和,成龍覺得自己很幸運,因為人生活的太精采了,也有時候也看不清自己,分不清和電影裏面的那個人,誰是真實的?他的電影帶給大家歡樂,但背後的淚和苦卻是自己獨享,他愛電影,至今仍在做關於電影的夢,和以前不同的是,成龍說:「我懂了何時要握緊拳頭,何時張開手。」

 

這本自傳從籌備到出版歷經3年,由成龍口述,朋友朱墨執筆,成龍在微博寫道:「我是武行出身,讀書不多,對於寫書更是想都不敢想,今天居然能拿出一部作品給大家,要謝謝我的朋友朱墨,這本書裏有我過去幾十年來的喜怒哀樂,我這個人不太擅長講話,常常因為詞不達意而被誤會,我想,有些往事,與其讓別人去說,不如我自己來講,希望大家能在這本書裏看到一個真的我。」

成龍的人生永遠熱鬧,在銀幕上,亮相,出場,打,不要命,在生活裏,成家班,江湖,兄弟,來來來,喝一杯,全天下都是朋友,他卻忘了一個人是什麼樣子,或是他到底是什麼樣子,這本書寫盡了他的平凡、他的遺憾、他的脆弱,以及對家人說不出口卻一生難捨的感情。

成龍在書中寫到15年前和吳綺莉外遇生女,想到太太林鳳嬌,當時媒體上的報導像爆炸了一樣,想要打電話給她,但又不知道該說什麼,我沒有辦法解釋,這個錯誤不是我說對不起就能彌補的,我沒有任何辦法去彌補,後來我就想,不用解釋,就離婚好了,我犯了這麼大錯,一定是要離婚的了……

成龍也提到房祖名沾毒到出獄,我年輕的時候也犯過錯,犯了錯,改了就好,接下來你要像個真正的男子漢,堅強的獨立的去面對應該面對的一切……道出一個父親對兒子的諒解和期望。

成龍的收藏品種類繁多,據悉收藏品多到塞滿8個倉庫,成龍在書中提到,所有這些東西,房祖名說過他什麼都不要,就只要徐悲鴻的一幅画,既然他要那就留給他……

我的平凡,我的遺憾,我的脆弱,我對家人說不出口卻一生難捨的感情。這個我,不是銀幕上的我,也不是新聞裏的我,這位影壇大哥已經活躍在大銀幕數十年,打出了一片天,也惹出了一片爭議,他總是說錯話,總是得罪人,兒子房祖名受盡寵愛卻涉毒被抓,跟吳綺莉的私生女小龍女今年已經16歲了卻至今沒跟成龍正式相認,有人說他講義氣,有人說他情商低,有人笑他那句「我只不過犯了全天下男人都會犯的錯」一路笑到今天……

書中的故事,其實並非成龍一口氣講完的,因為大哥成龍的名號,這本書竟然有多達145位名人的合力推薦,包括白岩松、阿德裏安·布勞迪、陳凱歌、陳魯豫、馮驥才、馮小剛、葛優、鞏俐、 黃玉郎、姜文、金喜善、約翰·庫薩克、郎朗、李連杰、李寧、劉德華、馬雲、梅葆玖、張藝謀、章子怡等等,都是各界的名人,可見大哥人脈之廣。

其中一段:《再見,鄧麗君》

記得有一天她打電話給我,問能不能一起吃飯,我說,我不是每天都跟你一起吃飯嗎?她說,單獨吃飯,我說好吧;她就帶我到了一個法國餐廳,進了一個包廂,那時候的我,餐牌也不會看,紅酒也不會點,服務生把什麼都拿給我,我不懂,就有點尷尬,她就把餐牌拿過來,跟服務生點東西,說的話裏面會穿插一些英文和法文。

我那時候就像鬧小脾氣一樣,她說牛排五成熟好吃,我說,不要,我就要吃十成熟,她說要喝紅酒,我就說要啤酒,她拿着紅酒杯,細細地聞,我拿起酒杯一口就灌進去,她問我好不好喝,我說很難喝,湯上來了,我看她很優雅地用湯匙舀着喝,我就故意直接拿起來往嘴裏倒,牛排來了,她還沒吃完第一口,我已經把整塊肉都吃完了,西餐的規矩是那種兩個人不吃完,第二道菜不會上來,所以看我吃完,她也只好說吃完了,最後那頓飯,我是撐死,她沒吃飽,人家吃頓法餐兩三個小時,我們不到半小時就吃完了,一出門我就跟她講,從今以後,永遠不要帶我到這個餐廳,現在我要回去開會了,然後轉身就走了。

《暴發戶》

我20多歲就是千萬富翁了……有天我拿了50萬現金,讓成家班用口袋裝上,跟在我後面走,大搖大擺走到楊受成的錶鋪,20多個成家班的人站在外面,我進去錶鋪就問,什麼叫十大名表?這個是不是最貴的?是最多鑽石嗎?好,來7個,不用打包,給錢!

然後轉身就走了,一個星期,每天換一隻戴,還約以前一起做武行的朋友吃飯,一見面就故意把袖子卷起來給大家看……整天喝酒開車,早上撞保時捷,晚上撞奔馳,每天人都是暈乎乎的狀態,那時候有媒體記者拿 着相機衝過來,我叫成家班的人脫下衣服把車牌蓋起來,還嚇唬人家,你敢拍一張就打一拳,現在看來多囂張多討厭啊!(來源:新浪網)

 




Supported By J&Z Information Technology. XHTML and C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