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街号外
news menu leftnews menu right
紐英倫中華公所 務實調整結構;寬恕體諒以達改革「中華」
務實調整結構;寬恕體諒以達改革「中華」 PDF 列印 E-mail

點解新組織「爭入」中華?歡迎姓氏團體「復會」

(News Chinatown徐佩蒂報導)

點解新組織要「爭入」中華?加入「紐英崙中華公所」的目的是什麼?「紐英崙中華公所」接納加盟的準則又在那裡?中華公所在美國麻州註冊,強調不涉入政治因素,而實際上中華自創立以來,與中華民國淵源深厚,近10多年來中華公所一再被某一小撮董事「意圖」變天,這亦是兩派角力的另一個主因。

論「政」並無不妥,兩岸交流以經濟體系為原則;問題欲出於某些人為因素,團體主導強獻殷勤,引入滋事份子;紐英崙中國城僑團仍是一貫懸掛中華民國國旗為主;當有新僑湧入之際,各姓氏團體均嚴謹正視此一問題,新會員加盟條件多多。

爭加盟中華的目的是什麼?雖則今時今日紐英崙中華公所「財大氣粗」足以傲視群雄,(1) 大同村供滿屬自家產業;(2) 華福樓的「次按揭」減低供款;(3) 出租SCM予中國超市每月收 入$24,500;原則上「中華公所」的財政運作,仍得過三關斬六將,像馬滌凡在中華呼籲增設圖書館,財政翁宇才稱,中華捐款必須經三份之二董事通過,才能動用中華的資金;另外AG對中華公所的「要求」,在有限定的期限內,中華公所必須呈交申報其「營運實況。」

「紐英崙中華公所」的內部,無論如何「千瘡百孔」,不平事始料未及,意見各行其是;惜組織如百年老樹盤根,對一些「新組織」而言,總是有個大廟好落腳,所謂落雨有「傘」夠照。

中文秘書雷景林宣佈「亞美」要加入中華公所,按中華以往要求,凡申請入會之組織必須 (1) 有麻省登記 (2) 成立滿三年 (3) 組織資料 (4) 獨立會員50人 (5) 遞交會員資料,包括電話號碼、地址。

經審查後,交大會決定,必須經三分之二董事通過;在過去曾有「莘村聯誼會」及「元極舞」申請,均未達三分之二董事通過;雷景林表示:中華歡迎「姓氏」團體「復會」,更點名指「林西河堂」等。

馬滌凡呼籲:玉成圖書館

左至右:副處長陳銘俊、僑務委員馬滌凡、華經會主席蔣宗壬、僑教主任郭大文。(攝:徐佩蒂)

馬滌凡呼籲:玉成圖書館 在「紐英崙中華公所」設立圖書館事件,僑務委員馬滌凡「誠心誠意」在29號中華例會中解釋圖書館籌募事宜,兩天獲各界支持如下:個人捐款:馬滌凡$1,000;阮鴻燦 $1,000;陳家驊 $1,000;甄雲龍 $1,000;趙善羨 $1,000;社團:紐英崙至德三德公所 $1,000、華經會 $1,000、龍鳳大酒樓 $1,000、經文處 $1,500、紐英崙廣東同鄉總會 $ 1,000、共 $10,500。 梅錫銳個人捐贈60吋電視機、翁宇才免費繪畫裝修圖則等。 (會跟進捐款消息)  圖書館日後每個月由僑教中心贊助 $500元,至於日後營運開支仍有待中華公所董事局洽商。

務實調整結構;寬恕體諒以達改革「中華」

(News Chinatown徐佩蒂報導)

何之謂對?何又謂之不對?人的心中有沒有「度量衡」去對事物作出正確的抉擇?

人之能生存皆因一口氣,最後一口氣呼出,人更倒下如「一溜煙兒」隨風而散,你是誰?他又是誰?

黃述沾、黃煜棠、蔡世明……都曾在中華公所這個「道場」(會議室) 內為一些「事」而「據理力爭」……今日大家還記得這幾位作故者所爭何事?事過境遷,一些事、一些物,都會因時間而變了「死無對證」。

當下我在電腦前寫著一些我內心的感受,是悲傷的,何以一個「團體」,還是代表「紐英崙地區」的「中華公所」如此地「無可救藥」?2014年度第三次例會中,爭吵至「面紅耳熱」,指罵險至肢體接觸,主席阮鴻燦欲撥911被勸禁,這頻頻在往後會場都會發生的「行為」該如何去面對?

馬總統英九在「臺灣經貿國是會議」致辭中表示,大陸與南韓將簽署FTA,臺灣産業將因此受到衝擊,而臺灣的籌碼有限,朝野沒有對立惡鬥的空間,更沒有磋砣猶豫的時間,他呼籲「藍、綠團結」,務實調整結構,擴大參與區域經濟,面對激烈的全球經濟競爭,臺灣前進的腳步不能停頓,否則很快就會被淘汰,這不是危言聳聽,而是描述事實。

前副總統蕭萬長作專題演講時說,無論喜不喜歡,大陸的崛起如今已是無可迴避的事實,台灣需要回應的是全球化、知識經濟的挑戰,台灣所有人都在同一艘船上,各界不要僅是坐在船的兩端,互說不是,或是各朝相反的方向划槳,聽任台灣這艘船漫無目的飄流或在原地打轉。

各位董事如果細嚼慢嚥地去「咀嚼出」以上兩位的「呼籲」,便應明白執政者對大局的「遠略宏規」,「紐英崙中華公所」章程發生問題,便應從速更正;董事滋生事端,更應調解和平共存;心狠手辣於法不合。

在一個民選制度下產生的「五位職員」套用馬總統所言「藍、綠團結」,務實調整結構,蕭萬長道「台灣所有人都在同一艘船上,各界不要僅是坐在船的兩端,互說不是,或是各朝相反的方向划槳」。

因此「五位職員」必須以團結一致態度在互相照顧下為這個團體服務;董事與董事間也必須抱著「同舟共濟、同心同德」的寬恕體諒以達改革中華而非各朝相反的方向划槳。

阮鴻燦的氣度

(大小姐手記) 文:徐佩蒂

「被屈」的感受,在黃光野執政「黃朝」年代是可以做到令人「有口難言」;廣東同鄉總會余麗媖被屈在中華公所開會「眾目睽睽」下打人;News Chinatown 媒體人「埋下伏線」四字被中華公所「扭曲」事實,指攜炸彈炸中華公所入稟法堂「誣告媒體人」;「屈打成招」是上古年代「公堂平常事」,黃光野執政「黃朝」所頒布的「事項」,豈能以「無心之失」4字「輕描淡寫」帶過?

今日,我可以用平靜的心情去分析這些事,「被屈」之後,有特權身份的職員,更可在會議記錄中一再去扭曲事情真相,這些文字何以在黃光野執政時一再「過關」?

常言有道,不能「欺人太甚」,辦事必須「公平磊落」;黃光野任內,為了爭取一張選票,在龍岡事件上,有牌者不准解釋發言,被迫停會籍淪為旁聽,無牌者氣勢凌人反入稟告人,CCBA 並無按章辦事助紂為虐;當時的確令人「心酸」。

阮鴻燦在主持會議時,能讓梁添光一口氣讀畢三版半「報紙字號」的「公開聲明」,並指「紐英崙中華公所」是一個免稅不牟利機構,要向公眾負責,受司法部和公眾監督,凡事不可亂來。

阮鴻燦的氣度值得鼓掌梁添光的「紐英崙中華公所」是一個免稅不牟利機構,要向公眾負責,受司法部和公眾監督,凡事不可亂來;更加可圈可點;如果當年的「執政黨董事」能「按章行事」,一個「誣告」+ 另一個「誣告」,下台的大有人在。

目前阮鴻燦另找人從新設建CCBA 網站,早前亦報導過在「誰有資格為紐英崙中華公所歷史定位」?

紐英崙中華公所有必要成立一個小組,認證所有搜集得來的歷史,而非內定安排;CCBA 執行董事 (職員),在一個組合中,要能做到互相協助,亦要有正義與明白職之所在,不應「包藏禍心」廷害CCBA;從前,CCBA 的架構太多「顧問」涉入參與內政;按章程:「顧問得參加董事會議事,但無選舉及表決權;(當然擔任出席代表便當別論)。」

 




Supported By J&Z Information Technology. XHTML and C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