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街号外
news menu leftnews menu right
紐英倫中華公所 誰人膽大包天偽造文書?CCBA 包公夜審烏盆
誰人膽大包天偽造文書?CCBA 包公夜審烏盆 PDF 列印 E-mail

CCBA 有必要:會員名冊重清點

(News Chinatown徐佩蒂報導)

波士頓中國城唐人街,簡單來説只有幾條街,並無特色可言,基本上全是食市中華美食中心,中國城租金貴,餐飲業的收費總是特別經濟,吃的顅客也越見證年輕化,中國城的未來,隨著美國移民政策之放寬,新的元素之加盟,我們可以預計其潮流趨勢,是會令這一片土地更生。

中國城除了美食外,中國城另一引以為榮的是其公所多、姓氏團體多, 這樣的一個歷史悠久的承傳,是華人「守望相助」的團結見証,大家都要保持這份先祖創意的美好,而實實在在的困難是每一個團體都面臨青黃不接的階段,年輕人似乎對這樣的組織有份格格不入。

格格不入是一份傳統的禮教,還是傳統禮儀被強化及人為化了?有些團體有物業,不能放寬其入會資格,有些團體沒有資產,便無人問津,這種情況的一再發展下去 又會如何?

事情的關連又會直接的影響到「紐英崙中華公所」的會務, 中華的組織其會員是傳統僑社的聚合,當會員結構的凋零,又如何去配合支撐一個龐大組織的鼎立?

舉例:無論中華其中一個團體的註冊名稱,幾十年間,是早年的海僑 「Association」 還是最近變了海僑「Center 」問題的關鍵是幾十年來點解這個組織一直沒有更換過出席代表?

是這個組織沒有人才?

還是這個組織早已油盡燈枯?

只餘下三數個會員?

以至殘忍到要一位八十多歲的耆老,拉著提不起的步伐,踏著星空的黑夜而來,夜冬雪地上布下點點浮動的足跡?

如果說新的會員入會,門檻提高令人望門輕嘆,而內部舊的團體總也得在一個時候,向中華公所提供一份更新的名冊,到底此一組織還有多少成員;從前黃述沾前輩的協勝公會,據前輩告知他手握一份密冊,結果他離世後,密冊並無暴光,而協勝的一席也就自行取消。

因此作為一個有組織而有著很大發展空間的「紐英崙中華公所」,是時候有必要地像大公司般,來一次年尾盤點清算,去看看現有的會員又到底是否達標,夠五十名基本會員?

中華公所章程的修正,要改變的問題並不單是漏動中的空間,令一些要「有所為而為」的人群去取巧,好比過去8年中華所出現之「換職不退的陋習」,中華要好,便得重整其基本會員是質素,最低限度來次名冊清點 」。

中華公所豈容阿嫲纏足通街走

(News Chinatown徐佩蒂報導)

中國城在一個歷史邁向新世紀的今時今日來說,年輕人流和西方人士的湧現,告訴我們因為中國人的美食吸引他們;對中國城的成長和華人如何去營造一個中國城的過去種種一無所知,城內的耕耘者那份苦心,時至今日,又有多少是年輕華人所知曉的?

中華公所並不是在西方與新東方群體眼中,舞舞獅那麼的簡單,圏子中核心人士都明白,當一個老牌機構活在新時代,當營運毛式仍留在太太嫲纏足的年代,這個中華公所,又如何去突破這份盲目的空間?

 

「紐英崙中華公所」永無寕日的真相,簡單的說法,是一個百年歷史的機構,代表出席的人物,在水準上參差不齊,絶無尊重,狼子野心一目了然;為了中華公所的一份龐大家當,大家去爭,無錯是大家去爭,爭的角色是: 一邦人有私慾,欲公有私化;另一邦當年建樹者,希望一個得來不易的機構,必須世世代代去承擔其原本的宗旨 - 服務社群。

有人問?百年創業,設計上沒有規劃手則嗎?問題是一個原來以為足以保障的「三份之二」通過的章程,成了「攞命索」死死的「綁手綁腳」令一個又一個可以改進的良機流失;競爭的「矛盾」是人多勢眾的便可當權,權力的可怕,看看今天的陳水扁如何從清泉變污泥,足令心有餘悸!

中華要修章,修了的章程又如何去發揮其實質存在的價值和合法的執行?

今次中華例會中,中文秘書雷景林報告選舉小組,對修章的一點進度以及改革的建議:(1) 取消5張職員票;(2) 出席代表每團體最高為2名;(3) 主席及各職員的誔生以抽纖方式輪排;(4) 權力與決策權歸中華董事局。

這種「斬腳趾避沙蟲」的方式到底好唔好?

但如果「陷入一個死胡同」久而久之, 變動「無可厚非」是一份生機,當天雷秘書懇請大會動議,讓小組得以在以上據點起步,當某一撮人互相覓索接觸目光點時,誰也想不到,第一個舉手動議的是擁有4位出席代表的「紐英崙至孝篤親」代表陳家驊董事,第二位附議的是「紐英崙廣東同鄉總會」代表蔡倩婷董事,之後會場各董事亦紛紛舉手附議。

有時候事件的成敗得失,我們必須要站在一個「心寬無私」的角度去展望未來,未來又會如何的「跳變」是一個不為人知的奧秘;像美國選民求變,選出了一個奧巴馬總統,我們可以說美國的憲法不好嗎?

「紐英崙中華公所」要徹底去改,目前的運作方式歸根結底都是失敗的;百年前, 中華的宗旨只是一個家事調解身份,今天家財望億,如何只能靠平日幾個老人局派來或自僱的散工 (每週20小時) 去擔當日常運作 ?

主席、中、英文秘書、財政、核數,5人幫均是有全職的工作者,董事會每兩個月開會一次,小組成員亦非人人無工開一族 ;今日的中華公所,好比李嘉誠,他的企業王國,不再是50年代專業於香港膠花年代的誠哥仔啦!

中華公所是面對一個轉型的年代, 經濟體系的營運,本可一分為二:(1) 誠聘優秀CEO人才,並成立一個完善的工作團隊,去發展投資營運這個非牟利企業 ;(2) 另一方面保留現有的舊一套中華團體的傳統方式,保持社區的傳統運作。

中華公所必須走在一個時代的軌跡上,不能再「阿嫲纏足通街走」。

(圖):CCBA 律師 Russell L. Chin, ESQ 出席中華。(攝:徐佩蒂)

誰人膽大包天偽造文書?CCBA 包公夜審盆

(News Chinatown徐佩蒂報導)

如果大家仍然記得在2004年「紐英崙中華公所」 20個僑團在法律裁判下「失而復得」重獲他們在中華公所的席位,又如果大家並無進入記憶衰退的階段,是會記得當年接任新科主席陳仕維,首要事便是請了一位專家鍾倫納博士,向各出席代表講解開會的程序,是希望大家能對一個有組織的機構,在會議中以正面、正確、有文化、有修養的態度去進行,有建設性的商務會議,而非雜亂無章地,某些人永遠帶著敵意、猜疑、偏見、挑撥離間的處事態度,以致中華議會成了爭吵的戰火場地。

請問一句,點解一個501-C3的公益非牟利團體,變得如此的低層,連市井都不如?因為前次一封律師信,CCBA「紐英崙中華公所」主席阮鴻燦,再三要求英文秘書李嘉玲向各董事以中文翻譯時,當時因李嘉玲一句質疑律師信的真實性,於是中華律師陳朝聖便被請出席,去表白一個真相,話俾大家知,這個民主的社會,守法的人是會依法處理事件,盡量避免重覆犯錯!

惜這個中華公所仍逃不了一群凡事必反,以小人之心去猜測别人心意的群體,陳律師在何遠光個人對中英文「字面翻譯」的理解、執著、花了大會很長的一段時間去討論一件己經圓滿達成的中華公所「續購燕梳事件」。

陳律師的意見是,個人明白中華公所是有著一段很長悠久歷史的組織,我不是要大家去改變,只是提供、保障、你們的未來;查閱了你們的資料、章程、提議該如何去寫一份會議記錄,一個開會的方式,如何去避免觸犯訴訟;書記記錄下他們認為重要的資料,由兩個人去聽、去選寫比較主觀,會議記錄是討論事項的結果,董事會完成了一些什麼事情,而非個人的說話。

何遠光的咬著一個「代理」、 一個「經紀」, 一句保險公司的曾不願受保的表達糾纏不清,到最後和石家孝引發爭議,石家孝的觀點是,事情己解決何以不進入其他重要議題?

黃立輝提點,呀!請律師來是因應上次會議中,你們的要求……, 又一陣吱吱喳喳後,陳律師一樣保持風度和笑意表示,今天的到來,只是一個解釋、建議,議會中最低限度要做到合作,去避免官司,不是要大家照著去做,是一個過程之後,大家如何去作出選擇一個適合的方式去面對「如何正確開會。」

謝中之翻舊帳說,以前中華有個律師,用了過萬元去指出中華可以動用SCM的蓄備金,結果AG總檢察廰話唔得;梁添光也爭取機會話,過去一年來問題得不到解決,兩個議席問題 ,律師信不是命令只是提議。

陳家驊話添光兄,1996年至2002年間 打了好多埸官司,並向國寶銀行押了這所大樓,五十五萬元是從一項華埠基金協助把大樓歸還,屢戰屢敗打官司打到押埋中華;陳仕維發言又有人插咀,他話:「請尊重講嘢的人」;大家靜下來,他提議會議記錄要精簡、握要到題,好似今睌的會議記錄十幾個議員爭議性,呢種會議記錄放落去唔係咁好,個人觀感唔需要記錄入去,集中討論「接受或不接受」不要離題,如果題外話,要講清楚我們可以留低講清楚,今晚到明早,講唔完再講兩日都可以。

最後律師總結:會議記錄應該以,將它成為對於商業行為的有用工具的目標而準備,譲它展示到正確的協議,而避免訴訟的挑戰,記要不應該包含一些攻擊性或誹詭性的評論,實際上,記要不必包括任何評論,適當地反映到有目的的審議;秘書應該按照建議而根據實用推引來將記要簡化,這些記要應該在會議結束後馬上準備,至少在下一個會議開始前的一個月提供給阮鸿燦主席審查,使記要精簡化,  讓準備記要的時間從而減少,就像法院引用「羅伯特議事」提到指示的標準的商務會議,協議並没有要求包括會議所說的,而是會議所完成的事。

 




Supported By J&Z Information Technology. XHTML and C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