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街号外
news menu leftnews menu right
紐英倫中華公所 紐英崙中華《挑燈夜究》協勝一席票
紐英崙中華《挑燈夜究》協勝一席票 PDF 列印 E-mail

美洲協勝公會統一部《致》紐英崙中華專函曝光


(圖) 一如News Chinatown 2月26號「據來自紐約消息」稱,出席代表必須是協勝公會會員,而經該會薦舉委派,「美洲協勝公會統一部」原文。

(News Chinatown徐佩蒂報導) 一連三天的新聞報導,也許會引致某一些人的不便與不滿,站在News Chinatown選新聞的角度及手法,認為「燃點密室內幕」讓更多人及早知道一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和真相」,亦讓更多有正義的人群,明白當今的社會不能再「隻手遮天」;紐英崙中華公所:(1) 必須承認黃光野擔任主席時處事失職;(2) 即時恢復「美洲協勝公會」會籍; (3) 黃光野在中華公開向董事為「隱瞞」事件公開道歉;(4) 向「美洲協勝公會統一部」作出書面道歉;(5) 罰停顧問一職;(6) 因身為主席而不向董事局呈報與會務有重要關連之事務「誠信破產」,應罷免其出任紐英崙中華公所任何之職務,包括中華公所之董事 (出席代表一職。)

(圖) $1,000支票。

說一個故事……

紐英崙中華《挑燈夜究》協勝一席票 (上)

(News Chinatown徐佩蒂報導)

問 姓名詩「義兄問我姓和名,家居原住木楊城,松柏林李金娘母,花亭結義改姓洪」,洪門-堂口又稱天地會,為清代的秘密組織;美國安良工商會成立於1893 年;美洲協勝公會亦成立150多年;三堂組織體制有異於「姓氏團體」,隨著時代有所改變,但仍堅持男兒當自強,以「忠、義」為主,「和、合」為本;三堂之 間盟情永固。

美洲協勝公會在紐英崙的「專員」,廣為人知的一位為2011年春後逝世的黃述沾前輩,1999年曾和沾叔詳談過一次,也曾問過「何以協勝在此間只有他一位呢?」當時紅光滿面的沾叔說:「我手上有一份秘密名冊。」

流水行雲,轉眼之間,健健康康的沾叔,卻乘鶴而去,他「留」在紐英崙中華公所的「席」位,當時並不太受人注意,2014年年底卻掀起了風波,聞說有黃姓中華顧問先來一招「先斬後奏」,在波士頓登記註冊,再又交了$600元會費,要求復會。

2014年12月事件傳到紐約引致三堂不滿,因波士頓有一小撮計劃「協勝復會」者,卻犯了以下幾點:

(1) 沒有和波士頓的洪門及安良頭頭「通通風」即係表述意見;(2) 更沒有請此間兩大社團頭頭轉呈紐約「美洲協勝公會總堂知曉」;(3) 未經呈報「洪門、安良、協勝、三堂總堂」總理知情;(4) 此仍目中無人之舉。

2015年新歲前「美洲協勝公會」元老團主席暨「美國洪門致公總堂」總顧問伍煥鵬,曾交秘函一封及$1,000支票,透過僑務委員梅錫銳轉交「紐英崙中華公所」,表明立場並強調:

(1) 日後出席中華公所之董事,必復由紐約總堂指派人選;(2) 接替出任紐英崙黃述沾專員者必須是資深會員。(悉聞附件:並有2013年紐約協勝公會曾交中華公所$600元被退回之支票及黃光野主席回函。)

2013年此事件,一直沒有在紐英崙中華公所董事局內討論過,按章程而論「主席」又是否犯下一人自決權?至今2015年「臭史傳過埠?」何以2013年不被「補飛」?2014年再次選舉年紐英崙董事又再「屎急開坑?」

如果掌握中華五席職員票,再掌控三分之二董事票,賣掉中華物業並非難事,「一票」之爭亦足可扭轉乾坤。

「紐約中華公所主席」伍銳賢對「美洲協勝公會」在紐英崙中華公所「復會風波」中有他獨特中肯意見,並表關注;較早前他肯表示,免涉入「競選奪票」,美洲協勝公會,可考慮2016年始派專員出席「紐英崙中華公所」董事一職。

圖 (右二) 元老團主席伍煥鵬、(左二) 總理譚炳垣、(右一) 及(左一)為2015年主席伍明、陳庭威。(資料圖片)

三堂重要名冊:美洲協勝公會元老團主席伍煥鵬;總理:白傑熊、譚炳垣;紐約協勝公會主席:伍明、陳庭威;美國安良工商總會元老團主席伍健生;總理:鄧錦源、陳達偉總理,紐約會長:陳啟靈、鄧遐勛;美國洪門致公總堂總顧問伍煥鵬;總理:梅犖生、陳競石;主席:李偉強、袁燦章。

說一個故事……

紐英崙中華《挑燈夜究》協勝一席票 (續篇)

(News Chinatown 2 / 27 / 15徐佩蒂報導) 《挑燈夜究》是因為2月25號晚「紐英崙中華公所」召開了一次修章小組有關的會議,其中最重要是集中「美洲協勝公會」在「紐英崙中華公所」復會的問題。

News Chinatown補充「前一篇」文章,據目前手上的兩份資料:(1) 2013年9月28號 Hip Sing Association National Headquarters $ 600回頭票;(2) 紐英崙中華公所 (2012 – 2013) 主席黃光野致「美洲協勝公會統一部」的一封信。*(按支票日期確實期為2013年。)

有關資料 (2) 函件:前文 (第一段) 與 (第二段) 的「矛盾」之處;第一段:按本公所章程第二章第十一條規定,如果累積三年不清繳會費者,當自動放棄會員資格,因此波士頓協勝公「所」在中華公所的席位已暫被取消,日前寄來的六百元面額的支票,現隨信奉還。第二段:我等熱切祈望波士頓協勝公「會」從速依循中華章程早日復會,重新回到我們這個大家庭為僑社再創新猶。


除上述信件中「文字」先是「席位已暫被取消」後是「熱切祈望從速依循中華章程早日復會」是否前言不對後語,而且作為一個常以社區龍頭大佬自居的中華公所主席黃光野,除了「函件」的「矛盾」外,公函連日期亦「欠奉。」(*同一公函三個名稱:「美洲協勝公會統一部」/ 波士頓協勝公「所」/ 波士頓協勝公「會」。)

顧問停職銜有例在先

大家如果不健忘的話,「紐英崙中華公所」(前主席) 陳志航顧問在卸任前,急欲完成多年未發放的「塔芙」獎學金事宜,因而未事先經董事局同意而批發「塔芙」獎學金一事,事後在中華公所研究後作出了「顧問暫停職銜兩年」的先例;如果以黃光野今次的「做法」,他 (黃光野) 亦必須按「紐英崙中華公所」有例在先,接受同一的「顧問暫停職銜」警戒。

「偷步發放獎學金」與「未呈報董事局而退回美洲協勝公會」這兩件事上,以客觀角度來分析,後者的「動機」更加令人質疑一位民選的中華公所主席,何以不把這件事公開?不公開,又隱藏著一些什麼不想為人知曉的理由?

2011年黃述沾前輩逝世後,按2013年9月28號美洲協勝公會 $ 600回頭票;足以支付至2013年;「追源溯始」美洲協勝公會之「被取消」會籍,只是黃光野個人的決定,而與中華公所董事局無關。

*按理:美洲協勝公會有權「即時復會」,並接受紐英崙中華公所失職主席之公開道歉信件。

 

滄海一聲笑,浮沉随浪只記今朝,蒼天笑紛紛世上潮,誰負誰勝出天知曉 ……

數千人列隊送沾叔

*(舊文重溫) (News Chinatown徐佩蒂報導)

滄海一聲笑;人有『生、老、病、死』,世界亦有『成、住、壞、空。』《無量壽經》裡說:『阿彌陀佛,光明善好,勝於日月之明,千萬億倍。光中極尊,佛中之王。』

黃述沾靈前,點上香燭,佛光領引登西方極樂世界,沾叔一如生前安祥地躺在那裡,雙手放在胸前,『腔懷磊落』拍手無塵,靈柩上頭放置一張沾叔『笑呵呵』的照片,要來向他說『再見』的朋友,有數千人之眾,4月6日永福殯儀館在下午四點開始讓沾叔『至親好友』前往叩祭,人籠不絕一排又一排……..

生榮,卒亦榮,那高懸滿掛『永福殯儀館』大禮堂的花牌,中外商、政、僑界,說得出名字的一張張熟人的面孔都出現了,一股『席捲天下』贏享繽紛世間緣的感覺在空氣中流動。

洪門致公總堂兩位總理李永耀、司徒健,百忙中親自臨出席,為這位元老主持『公祭』,參與公祭的叔父、義兄,由紐約前來除兩位總理李永耀、司徒健外,還有林俊元老、許健生外交、陳永錦主席、李國良監督、陳維安外交專員、陳競石專員、李恩義兄;由芝加哥而來參與公祭的叔父、義兄,有陳耀揚元老、劉卓鴻主席……其他還有來自費城、保地磨等地之叔父、義兄。

駐波城兩位元老阮全義、伍伯和、『波城洪門致公堂』主席阮振强、李厚鵬、監堂余培鋒、鄺國添、洛瀚源、黃夢彪、財政余麗媖、核數陳光劍…..等之百人公祭團引人注目;監堂余培鋒負責萱讀公祭儀式,前中文秘書阮仕芳撰寫並朗誦之祭文,透過『抑揚頓挫』聲調,精雕文字,道出黃述沾豪情的一生。

接着『公祭』的是盟友『波城安良工商會』,參加公祭的有:全美元老梅錫銳、會長黃國健、李天生、顧問余文博、朱自律、幫辦梅惠聰、翁英宏、中文秘書鄒國綸、財政鄧北海、外交黄雄心……等30多人共同懷緬沾叔;『紐英崙中華公所』、『洪青體育會』、『劍虹體育會』、『黄氏宗親會』……等都有公祭儀式。

4月7日早上近千人前往送別黄述沾,『至親好友』送上墓地亦有近500人,警車開路,10架黑色禮賓車帶頭,接着是長長的車隊,路經之處大家都對他默默致哀,清風送歸程,一路好走…….

當走在唐人街,想起,生於華埠的沾叔,在一個成長日子中,總有喜亦有愁;不禁響起許多的人生,好比:『滄海一聲笑,浮沉随浪只記今朝,蒼天笑紛紛世上潮,誰負、誰勝、出天知曉。

江山笑、煙雨遙,濤浪洶盡紅塵俗世幾多嬌;清風笑竟苦寂寥,豪情還剩下一襟晚照,蒼生笑不再寂寥,豪情仍在癡癡笑笑。』

 

 




Supported By J&Z Information Technology. XHTML and C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