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街号外
news menu leftnews menu right
手指指話你知
洪永城、黃秋生代表了娛樂圈,兩個不同年代的人物 PDF 列印 E-mail

洪永城、黃秋生代表了娛樂圈,兩個不同年代的人物,每一個人都有一個故事,來看看他們的「自己的故事……

洪永城走過烽火大地


洪永城10歲起於新西蘭留學,其後返港於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修讀海外大學市場學課程,27歲才正式畢業,畢業後加入有線電視,成為有線娛樂台節目《活得很滋味》旅遊主持之一,輕鬆鬼馬的風格主持旅遊節目,為觀眾注意;其後曾轉到公關界任職,2008年轉往Now寬頻電視,仍然以主持旅遊節目為主,包括《一個地球》及《食勻全中國》,並參與互動遊戲節目《撳錢》主持,他亦撰寫旅遊書籍《Tony秘密假期》;32歲的洪永城令大家眼前一亮的是他主持2012年台慶重點旅遊節目《走過烽火大地》開始。

《走過烽火大地》他與6名工作人員到中東多個經歷戰爭國家,包括伊拉克、阿富汗、伊朗、格魯吉亞、車臣及東土耳其共40日拍攝外景,有別於過往其主持的吃喝玩樂式的旅遊節目,《走過烽火大地》是以紀錄片形式拍成,深入中東局勢最動蕩的5個國家25個城市及地區。

洪永城首次拍劇的作品是《單戀雙城》,在此劇擔任第二男主角,另外,洪永城也拍攝完《愛我請留言》及《載得有情人》的無綫電視劇集,他亦被曾爆愛情路上出軌,2013年12月,在「2013萬千星輝頒獎典禮」憑《走過浮華大地 亞洲篇》與黃翠如一同奪得最佳節目主持。

2014年9月,頂替黃浩然接拍《張保仔》,飾演張保仔一角, 2015年6月,頂替吳卓羲接拍《實習天使》,擔任第一男主角;2015年8月31日首播由他主持的《在那遙遠的地方》,節目形式與《走過烽火大地》相似,以旅遊的方式去探索世人眼中神秘的國度(如北韓),2015年12月13日在「2015萬千星輝頒獎典禮」奪得飛躍進步男藝員獎;從27歲入行至32歲,短短5年間性,看來一帆風順,是娛樂界的幸運兒。

黃秋生知名實力派影視演員


54歲的黃秋生,知名實力派影視演員,演出超過200部電影,戲路廣闊,成為香港唯一擁有「影、視、舞」三個不同界別中男藝人最高的獎項;黃秋生是中英混血兒,父親Frederick Perry當年是港府的英國高官公務員,母親黃秀英是華人,黃秋生的本名是Anthony Perry,四歲時遭父親拋棄,與母親相依為命,改名為黃秋生,黃秋生的青少年時期及成名之前,生活非常貧苦,從事過多種職業,曾任職辦公室助理、汽車維修學徒、裝修工人等,直至1982年入讀香港亞洲電視藝員訓練班而出道,黃秋生妻子吳惠貞最初是其十幾歲時相識的年少戀人,分分合合多年之後結婚,育有兩子。

黃秋生愛酒如命,尤其是紅酒及干邑,於「最佳男主角」訪談中,在家中妻子吳惠貞才是主帥,他從來只會聽她從命,在接受楊瀾訪問中提到,自己拍過爛片中的爛片,可能是好萊塢、香港拍過最多爛片的人;他一開始很痛苦,但也鑄成禪宗的「化屎大法」:如何讓自己成為一坨屎,從中長出一朵花。

黃秋生是於1982年入讀香港第一屆亞洲電視藝員訓練班,畢業後在亞洲電視簽約3年,曾參與恐怖電視劇集及《101拘捕令第二輯之熱線999》之演出,包括他在亞視時代結識的好友邱禮濤的首部電影習作;當時他不過是配角演員,知名度不高。惟憑著在亞視之演出經驗,1985年出演電影《花街時代》;初登銀幕後自覺演技未夠水準,同年再入讀香港演藝學院表演系深造3年,成為該學院首屆畢業生與張達明是同期同學。畢業後,黃秋生獲香港無綫電視之邀請,終而加入該台。

無綫時代黃秋生已成為一綫演員,曾參演過多部電視劇包括:《小小大丈夫》、《他來自江湖》、《午夜太陽》、《天若有情》等以及電視電影如:《特警'90》、《越柙飛龍》,其中《他來自江湖》飾演的大反派文忠信較爲人熟悉;當時他在電影中出任配角,一個工作的酬勞為4000元,而在簽約無綫期間,黃秋生也認識了不少合作夥伴,包括當時身為監製的杜琪峯、演員劉青雲、吳鎮宇等等。

這幾人都對日後黃秋生轉戰電影界,繼續成為一線演員有很大兼深遠影響,黃秋生不少電影都是與杜琪峰、劉青雲和吳鎮宇合作,黃秋生在演藝界的圈中好友甚多,與劉青雲、張家輝、吳鎮宇、邱禮濤、王晶、杜琪峯、張達明、黃子華、陳嘉上、劉偉強等電影工作者均是多年摯交,但王晶因佔中事件上意見不合而反面收場,王晶拒絕所有電影上跟黃秋生合作。

2014年,為支持好友兼監製王心慰而回巢接拍《梟雄》,飾演重情重義的喬傲天,其演出獲得網民讚賞,並於社交網站專稱其為天哥,之後入圍2015年萬千星輝頒獎典禮最佳男主角最後20強,在《梟雄》大結局當晚,黃秋生更明言不排除再與無綫合作,2015年12月13日,萬千星輝頒獎典禮2015憑《梟雄》首次順利奪得最佳男主角,得到全港觀眾投票認同。

黃秋生是於九十年代中轉戰電影圈,初時黃秋生有接拍一些艷情三級片,例如《聊齋艷譚續集五通神》,當中黃秋生曾全裸拍攝情慾做愛鏡頭,在這段期間黃秋生因為甲狀腺患病而致使事業一度停滯,曾前往英國治療,黃秋生自從影以來先後獲得共6個香港電影影帝獎,其中兩個影帝獎是香港電影金像獎,不過黃秋生卻每次都是飾演一些「變態佬」和反派角色,使黃秋生在觀眾眼中有個不大好的印象,像1994年《的士判官》他飾演一個專門殺害的士司機的殺人犯;1996年他在《伊波拉病毒》一片裡則重複了《八仙飯店之人肉叉燒包》的變態殺手角色;儘管在《古惑仔》飾演的江湖大佬屬正派人物,也是帶有神經質,而他多次以驚人的言論作出批評,更使外界以為黃秋生是一個瘋狂的神經質人物。

隨著九十年代末港產片持續不景氣,改而在中國大陸和台灣接拍多部片集,使他逐漸擺脫了過去「變態佬」的影子,2003年黃秋生在《無間道》一片裡飾演性格正直的警官而大獲好評,贏得了金像獎和金馬獎的最佳男配角獎,黃秋生也凴《無間道》成功轉型,2013年,黃秋生加入英皇娛樂,電影相關工作交由英皇安排,黃秋生本人則主力發展舞臺劇,2013年10月,黃秋生首次參選香港藝術發展局戲劇組委員,並以936票,擊敗連續兩屆自動當選戲劇組委員的代表古天農,成功當選。

黃秋生於1995年開始不定期出版唱片,而歌詞中亦加入不少髒話,而被香港傳媒及卡拉OK禁播,他自稱是受到黑鳥樂隊的啟發,在搖滾音樂中加入髒話作歌詞,是以音樂而非歌詞為本,儘管如此黃秋生亦憑歌曲《冥想》、《我是一把火》及《飛天婆婆》在1995年獲商業電台頒發「叱咤樂壇生力軍男歌手金獎」。

 
成龍嶄書 PDF 列印 E-mail

馬英九任內最後一年想完成的大事

(台灣綜合資料) 馬英九透露自己任內最後一年想完成的大事,盼談完ECFA貨貿協議,讓ECFA (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框架協議) 有全貌;馬英九指出,自己2012年連任後即提出儘速完成ECFA後續協商,服貿協議 (兩岸服務貿易協議) 已完成,在立法院待審,但貨貿協議尚未完成,也有些困難,希望在他任內談完貨貿協議。

馬英九說,ECFA 後續協議中,貨貿是很重要的核心,隨着中國大陸崛起,在世界經貿舞台角色愈來愈重要時,透過經貿合作架構協議,對於兩岸關係及參與區域經濟整合都是很大的關鍵,希望在他任內能完成;至於這些協議能否在立法院過關,馬英九認為,情況不同了,兩岸法案是未來候選人處理兩岸課題試金石,美國、台灣、大陸都在看,兩岸互設機構是很重要的一步,目前只剩下最後一、二哩了,若都完成,對兩岸關係穩定有很大幫助。


成龍出道至今財富迅速累積身家超過98億元台幣,他20多歲就成千萬富翁,如今好萊塢片酬2千萬元美金,從年輕時的暴發戶心態,當時什麼都想買,現在卻什麼都想捐,高片酬也讓他有強烈的不安全感。

成龍:還沒長大就老了

這個書名,其實就像很多人對成龍的看法:雖然已經老了,但還是個孩子,這句話既可以正面地理解為成龍童心未泯,也可以負面地聯想起那些他成名後所做的任性事……

成龍靠武打闖出一片天,童星出道的他活躍影壇數十年仍屹立不倒,他今年60歲和朱墨合作出書《成龍:還沒長大就老了》,回顧他一甲子的燦爛人生,內容提到父母、太太林鳳嬌、兒子房祖名、已故的舊愛鄧麗君,讓大家近距離了解成龍以及陳港生。

從陳港生變成成龍,從血性的莽撞少年到看盡人間冷暖、心平氣和,成龍覺得自己很幸運,因為人生活的太精采了,也有時候也看不清自己,分不清和電影裏面的那個人,誰是真實的?他的電影帶給大家歡樂,但背後的淚和苦卻是自己獨享,他愛電影,至今仍在做關於電影的夢,和以前不同的是,成龍說:「我懂了何時要握緊拳頭,何時張開手。」

 

這本自傳從籌備到出版歷經3年,由成龍口述,朋友朱墨執筆,成龍在微博寫道:「我是武行出身,讀書不多,對於寫書更是想都不敢想,今天居然能拿出一部作品給大家,要謝謝我的朋友朱墨,這本書裏有我過去幾十年來的喜怒哀樂,我這個人不太擅長講話,常常因為詞不達意而被誤會,我想,有些往事,與其讓別人去說,不如我自己來講,希望大家能在這本書裏看到一個真的我。」

成龍的人生永遠熱鬧,在銀幕上,亮相,出場,打,不要命,在生活裏,成家班,江湖,兄弟,來來來,喝一杯,全天下都是朋友,他卻忘了一個人是什麼樣子,或是他到底是什麼樣子,這本書寫盡了他的平凡、他的遺憾、他的脆弱,以及對家人說不出口卻一生難捨的感情。

成龍在書中寫到15年前和吳綺莉外遇生女,想到太太林鳳嬌,當時媒體上的報導像爆炸了一樣,想要打電話給她,但又不知道該說什麼,我沒有辦法解釋,這個錯誤不是我說對不起就能彌補的,我沒有任何辦法去彌補,後來我就想,不用解釋,就離婚好了,我犯了這麼大錯,一定是要離婚的了……

成龍也提到房祖名沾毒到出獄,我年輕的時候也犯過錯,犯了錯,改了就好,接下來你要像個真正的男子漢,堅強的獨立的去面對應該面對的一切……道出一個父親對兒子的諒解和期望。

成龍的收藏品種類繁多,據悉收藏品多到塞滿8個倉庫,成龍在書中提到,所有這些東西,房祖名說過他什麼都不要,就只要徐悲鴻的一幅画,既然他要那就留給他……

我的平凡,我的遺憾,我的脆弱,我對家人說不出口卻一生難捨的感情。這個我,不是銀幕上的我,也不是新聞裏的我,這位影壇大哥已經活躍在大銀幕數十年,打出了一片天,也惹出了一片爭議,他總是說錯話,總是得罪人,兒子房祖名受盡寵愛卻涉毒被抓,跟吳綺莉的私生女小龍女今年已經16歲了卻至今沒跟成龍正式相認,有人說他講義氣,有人說他情商低,有人笑他那句「我只不過犯了全天下男人都會犯的錯」一路笑到今天……

書中的故事,其實並非成龍一口氣講完的,因為大哥成龍的名號,這本書竟然有多達145位名人的合力推薦,包括白岩松、阿德裏安·布勞迪、陳凱歌、陳魯豫、馮驥才、馮小剛、葛優、鞏俐、 黃玉郎、姜文、金喜善、約翰·庫薩克、郎朗、李連杰、李寧、劉德華、馬雲、梅葆玖、張藝謀、章子怡等等,都是各界的名人,可見大哥人脈之廣。

其中一段:《再見,鄧麗君》

記得有一天她打電話給我,問能不能一起吃飯,我說,我不是每天都跟你一起吃飯嗎?她說,單獨吃飯,我說好吧;她就帶我到了一個法國餐廳,進了一個包廂,那時候的我,餐牌也不會看,紅酒也不會點,服務生把什麼都拿給我,我不懂,就有點尷尬,她就把餐牌拿過來,跟服務生點東西,說的話裏面會穿插一些英文和法文。

我那時候就像鬧小脾氣一樣,她說牛排五成熟好吃,我說,不要,我就要吃十成熟,她說要喝紅酒,我就說要啤酒,她拿着紅酒杯,細細地聞,我拿起酒杯一口就灌進去,她問我好不好喝,我說很難喝,湯上來了,我看她很優雅地用湯匙舀着喝,我就故意直接拿起來往嘴裏倒,牛排來了,她還沒吃完第一口,我已經把整塊肉都吃完了,西餐的規矩是那種兩個人不吃完,第二道菜不會上來,所以看我吃完,她也只好說吃完了,最後那頓飯,我是撐死,她沒吃飽,人家吃頓法餐兩三個小時,我們不到半小時就吃完了,一出門我就跟她講,從今以後,永遠不要帶我到這個餐廳,現在我要回去開會了,然後轉身就走了。

《暴發戶》

我20多歲就是千萬富翁了……有天我拿了50萬現金,讓成家班用口袋裝上,跟在我後面走,大搖大擺走到楊受成的錶鋪,20多個成家班的人站在外面,我進去錶鋪就問,什麼叫十大名表?這個是不是最貴的?是最多鑽石嗎?好,來7個,不用打包,給錢!

然後轉身就走了,一個星期,每天換一隻戴,還約以前一起做武行的朋友吃飯,一見面就故意把袖子卷起來給大家看……整天喝酒開車,早上撞保時捷,晚上撞奔馳,每天人都是暈乎乎的狀態,那時候有媒體記者拿 着相機衝過來,我叫成家班的人脫下衣服把車牌蓋起來,還嚇唬人家,你敢拍一張就打一拳,現在看來多囂張多討厭啊!(來源:新浪網)

 
梁洛施:不要回頭 PDF 列印 E-mail

(右) 张艾嘉與梁洛施。

梁洛施:不要回頭

(南方都市報) 梁洛施復出了,這一次,她成為張艾嘉的女主角,這部戲的名字叫《念念》,3月23日會在香港電影節上作為開幕片放映,內地公映時間待定,「念念」後面經常跟着的詞是「不忘」。

梁洛施,令大家不忘的,有彭浩翔「微博」導演的一部舊作,《伊莎貝拉》,那是2006年,梁洛施剛剛 18歲,她作為張碧欣 (梁在《伊莎貝拉》扮演的角色,在澳門老城裏兜兜轉轉的街道上跑過,伊莎貝拉,也是梁洛施自己的英文名,Isabella演 《伊莎貝拉》,聽上去,這部入圍第56屆柏林電影節的佳作,就像她初入演藝圈的訂製禮,。那時,許多人都看到了梁洛施,一顆新星。

可是,演藝圈的故事要是這麼講下去,豈不是辜負了各位看官,梁洛施的這齣戲,在無數前輩的傳奇面前,毫不失色,2008年,20歲的梁洛施,做 了兩件大事,第一件,一紙律師函,她同捧紅自己的老東家英皇公司解約,鬧至公堂之上,最後庭外和解,單飛成功;第二件,她同香港首富李嘉誠的小兒子李澤楷爆出戀情,這才讓人看懂,一個演藝圈新人如何有底氣和實力同娛樂大鰐叫板。

再之後,梁洛施宣佈息影,安心做小小超人的女友,波瀾才剛起,梁洛施又為李澤楷先後誕下3個兒子,這架勢,成為李超人的兒媳,似是百分百確 定,不料,2011年初,梁洛施率先發表聲明,宣佈同李澤楷分手,不久,她帶着3個幼子遠走加拿大,此後3年,梁洛施默默地做着單身母親,其 間,Isabella要復出的傳言斷斷續續,又不了了之,直至2013年9月,數年未執導筒的張艾嘉啟動新片《念念》,久違演藝圈的梁洛施出現在片場。

《念念》中的梁洛施,依舊年輕,神態裏卻有了些滄桑,張艾嘉坦言,她要求所有演員都要素顔出演,不准化妝,梁洛施剛來的時候,我們覺得她太漂亮……我不希望她是用美貌來演這個角色,採訪過張艾嘉,南都記者走出專訪間,聽到身後有人走來,轉頭一看,梁洛施,面對媒體,她妝容精緻,大方熟練地同記者打招呼、微笑、拍照,只有在回答問題的時候,梁洛施表現得沒那麼熟練,語速緩慢,經常停頓,這狀態,是真的久疏娛樂圈,還是刻意保護自己,外人猜不出,唯一可感的是,如今的Isabella不再是9年前的伊莎貝拉。

宣佈息影想做個全職媽媽

2008年,梁洛施公開戀情之後,旋即息影,2009年4月,她和李澤楷的第一個兒子出生,如今想來,這真的是要安心做李家兒媳的節奏。,那時,梁洛施剛剛20歲,又是香港演藝界的新星,當時的她離開影壇,到底是否李家的要求,從未有人出來證實,不過,若是能就此安靜地做一枚豪門太太,不去攪和娛樂圈的聲色犬馬,倒也稱得上人各有志,關於這樣的志向,梁洛施也有自己的說法。

南方都市報:2008年,你宣佈息影,第二年就做了媽媽,當時真的打定主意去做全職太太嗎?

梁洛施:對,因為有家庭了。

南都:那時,你剛剛20歲出頭,這個年紀的女生,大多不會選擇做媽媽,而是想在這個世界裏多些嘗試。

梁洛施:其實,這個年代,很多女生很早就生了小朋友,我自己的朋友裏也是如此,她們的小孩也是跟我的寶寶差不多年紀。

南都:很多女演員都會到30歲甚至40歲之後才會結婚生子,你真的比她們早了許多步啊,感覺上你的思維要比許多人早熟許多。

梁洛施:我沒想那麼複雜,畢竟很早就有了小朋友,有了家庭,其實,我也不是不願工作,我現在就出來工作了啊。

南都:當年,你宣佈息影,真的是對做演員這件事沒什麼留戀嗎?

梁洛施:那個時候當然是很喜歡演戲,只是那一刻我想專心撫養我的寶寶。

不再是沒煩惱

梁洛施同李澤楷分手之後,遠走加拿大做起單身媽媽,不過,息影幾年的她,並未被圈中人忘記,從2011年開始,每隔一段時間,就有梁洛施復出的傳聞,最初,還有梁的經紀人出面澄清:復出不是 (目前)最大的考慮因素……

後來,徐克、陳果、黃真真等香港導演都曾被傳出邀請梁洛施回歸大銀幕,最終 沒了下文,甚至有人爆料,梁洛施遲遲未復出,是因為李家不想她在娛樂圈拋頭露臉,只是,這樣的風言風語,沒有當事人夯實,也即吹落而過;終於,梁洛施還是回來拍電影了,在電影面世之前,她在去年還和詹瑞文合演了舞台劇《快樂勿語》,此番復出,她到底經歷怎樣的曲折呢?

南都:之前有傳聞,你和李澤楷分手之後,許多導演都找過你演戲,為什麼隔了這麼久才復出?

梁洛施:其實,那幾年我收到過很多劇本,但是沒有一個我覺得會心動的。

南都:為什麼選擇了張艾嘉導演的《念念》來作為自己的復出之作?

梁洛施:2012年,我從加拿大回香港,有一次,我同張導演吃飯,她就跟我聊起《念念》這個故事,她說其實我看到你很像育美 (梁洛施在《念念》 中扮演的女主角),因為,我以前沒有拍過像育美這麼沉重的角色,她是個画家,本身有憂鬱症,需要長期吃藥,總會胡思亂想那種,我當時很有興趣,希望試試這樣的角色,我就跟張導演說我很想拍這個電影。

南都:這次看到你在《念念》裏的演出,同你當年的《伊莎貝拉》完全不同,有些滄桑感。

梁洛施:我演《伊莎貝拉》的時候,畢竟是16歲的時候,除了生活就是工作,很簡單的一個人,好像沒有煩惱的,現在,慢慢長大,還是成熟了不少。

南都:現在的演藝圈變化很大,新人一批又一批的冒出來,這一次復出,你會覺得不適應嗎?

梁洛施:當然,現在變化真的很大,但是,我覺得我是個特別容易適應環境的女生,其實做好本分就夠了,我不會把這些事情想得太複雜,不然就會很辛苦。

單身媽媽撐得住

前幾年,梁洛施安居加拿大撫養幼子,生活的確單純,如今,她又重回演藝圈,人生模式立即轉換,梁洛施此前曾接受港媒訪問,否認李澤楷贈她億元分手費,我和李澤楷是小朋友的父母關係,他不是給我什麼,他是應該照顧小朋友的,現在我有新的開始,也想自己獨立,未來我們會一起照顧小朋友,我也要賺錢養家。

要賺錢養家,也要照顧小朋友,梁洛施可不輕鬆,她在媒體面前的態度卻是,我還撐得住啊,不過,李澤楷到底如何盡到父親的責任?梁洛施很乾脆地表示,不回答。

南都:現在的你,又要回中國拍戲,還要照顧到加拿大家裏的小朋友,你覺得辛苦嗎?

梁洛施:還好,我還撐得住。

南都:這次在《念念》的劇組呆了幾個月?

梁洛施:兩個多月。(南都:這兩個月裏有回去探望兒子們嗎?)沒有。

南都:這樣小朋友會對你有意見嗎?

梁洛施:沒有,他們習慣了,可能剛開始有點不適應,我們經常會通話,慢慢的,他們就沒事了。

南都:既然復出了,你今後的工作頻率會再提高嗎?

梁洛施:會的。

南都:如果再出來多拍戲,見到小朋友的時間肯定更少,他們在幾歲到十幾歲的階段,媽媽多陪一點會好些吧。

梁洛施:對,確實是這樣,但是,我會安排好自己的時間表。

南都:如果拍戲的檔期長,你會考慮帶小朋友到片場嗎?

梁洛施:不會,我比較喜歡他們低調地生活,這樣我覺得會比較快樂。

南都:未來,如果你的孩子選擇進入演藝圈,你會有意見嗎?

梁洛施:我覺得,孩子的路,我真的沒法幫他們決定,等他們長大了就按照自己的想法來,我作為媽媽,會牽着他們的手一起走。

南都:你這些年的經歷,起起伏伏,外人看起來很傳奇,作為局內人,你怎麼看自己這些日子?

梁洛施:永遠不要回頭看,我覺得好像每一天都在上課,經歷會慢慢累積,然後,慢慢就會長大。

張艾嘉眼中的梁洛施

張艾嘉,我覺得她是上天派給我的,那時,梁洛施突然間從加拿大回來,我們兩個一起吃飯,她就跟我講起,自己還是很懷念拍電影的日子,她還說,現在的電影劇本到底是怎麼樣的,我好久沒見過了……她一直跟我談論拍戲,可是她並沒有說自己一定要出來 (拍戲),後來,我說,你真的那麼想演戲,我 你看一個劇本,可能跟你希望演的東西都不同,如果你有興趣,可以試試看,這就是《念念》的劇本,她看了很喜歡,就來了。

南都:不少人對梁洛施的印象,大多停留在《伊莎貝拉》,你看過她的這部戲嗎?

張艾嘉:看過啊,那時她在《伊莎貝拉》裏就很驚艷,我覺得那時戲裏的她就是她本色,可是,《念念》對她來講就不同,她成長的環境是香港,跟台灣的文化有些距離,而且她這麼久沒有拍戲,所以我們是花了一點時間 (調整她的狀態);當初她剛進組的時候,我覺得她太漂亮了,因為她的角色育美是一個画画的女生,所以我不希望她是用自己的美貌,這次,我要求所有的演員素顔,不准化妝,演員的衣服也都是非常便宜甚至簡陋的,而且不准多過三四件。

復出計劃

梁洛施此次復出的姿態着實不低,梁洛施的經紀人鄺先生向南都記者透露,梁洛施已經談定一部電影的合約,會在今年五六月開拍,這部電影的其他主創,對方表示不方便透露,只说說一位香港導演。

至於為何選擇張艾嘉導演的《念念》,而沒有選擇香港本土製作或者市場廣闊的內地電影,鄺先生並未正面回答,梁洛施很喜歡張艾嘉導演的作品,而《念念》的劇本和角色都讓她有蠻大感觸,自然就選擇出演了,去年,梁洛施完成《念念》的拍攝之后,再次跟隨師父詹瑞文回歸戲劇舞台,排演舞台劇《快樂勿語》,除此之外,梁洛施未來的其他工作計劃還未有確實消息。

 
金庸武俠問世一甲子;影響遠超文學圈 PDF 列印 E-mail

金庸武俠問世一甲子;影響遠超文學圈

1955年2月8日的香港,《書劍恩仇錄》在《新晚報》連載,署名「金庸」,從此世人往往只知金庸而不知查良鋪。

金庸筆下的人物行走江湖、快意恩仇,他本人亦喜交友,新派武俠四大宗師中,梁羽生是他的摯交,温瑞安、古龍是從他的《明報副刊》走上創作巔峰的作者,鄧小平、蔣經國等政壇巨頭也均為他的讀者。

今年是金庸武俠問世一甲子紀念,(早報) 回顧了金庸的朋友圈,他的影響遠超文學圈,金庸筆下,無論江湖豪客還是正派大俠,幾乎没有不愛交朋友的,像少林方丈、武當掌門、丐幫幫主這類朋友圈廣到無邊無際的江湖大佬,只要一露面,差不多是人人點贊、衛小寶這種小流氓,干脆同時和天地會、康熙、神龍教互加,體制内外都朋友眾多,所以最後能在通吃島上做他的通吃伯。

金庸雖然多次老實坦白自己與書中男主角並不相像,「我肯定不是喬峰,也不是陳家洛,更不是衛小寶」,但愛交朋友這一點,倒是毫無二致的,金庸大名滿天下,金庸朋友也是滿天下。

《明報》是1959年查良鋪與中學同學沈寶新合資創辦的,金庸曾說過:我最要好的朋友都是中學時代交的,那時候大家一起吃飲,住同一間宿舍,一起上課學習,生活親密,這些好朋友現在還常聯系,争取機會見面。

沈寶新與金庸是初中三的同班同學,1948年兩人在香港碰上,金庸看中沈寶新在出版、印刷方面的經驗,拉他一起辦報才有了《明報》,沈寶新待人慷慨機房工人賭博輸找他借,從没有不答應的,《明報》推出馬經是沈寶新的主意,走娱樂路線的《明報周刊》也是沈寶新向金庸建議後辦的,創刊最困難的日子,也是沈寶新陪金庸一起度過的。

金庸高中曾罹患瘧疾,和金庸合編教輔的沈德緒拉着其他同學翻山越岭采摘草药熬成湯給金庸服下,這才讓金庸退燒去疾,1985年金庸與老同學在杭州聚會曾拉着兒子,對沈德緒敬酒,他說:「向沈伯伯敬酒,我的命是沈伯伯救的」,後來金庸出任浙大人文學院院長,沈德緒是浙大園藝博士生導師,曾開玩笑的說:「金庸出版了十四部武俠小說,成了億萬富翁,我出版了十四部學術著作,為中國農民增加了五百億元收入,却兩袖清風近來出版學術著作,還要自己掏錢。」

 

金庸在北大演講時曾說:「我一生主要從事新聞工作」,在創辦《明報》之前,金庸曾在《大公報》《新晚報》做副刊編輯,梁羽生、羅孚、陳凡,就是這個時候熟識的。

梁羽生和金庸的共同喜好:下棋和寫武俠小說,兩人常把民國以來的武俠小說作談資,羅孚是《新晚報》的總編輯,梁羽生處女作《龍虎斗京華》由他策划連載,連載結束後,他又找金庸,于是又有了金庸的處女作《書劍恩仇錄》(金庸是十四個,梁羽生是三十五個。)

上世纪40年代即任《大公報》副總編輯陳凡比較慘,化名「百劍堂主」連載《風虎雲龍傳》,反應冷淡就此搁筆,和金梁二人合寫「三劍楼随筆」,金庸創辦《明報》,兩者在政治上針鋒相對,尤其是「文革」之後,即便如此與羅孚、梁羽生的關係依然不差,只是來往少了;金庸和梁羽生的友誼是持續终生的,梁羽生移居澳大利亞每次回香港,金庸都做東請客,金庸去悉尼,梁羽生也會去看他,兩人每次見面,都下幾盤棋,梁羽生老家廣西梧州市蒙山县城的梁羽生公園,匾額也是金庸題的。

羅孚作為地下黨骨幹,曾向香港左派報傅達了中共高層的指示,停止攻擊金庸和《明報》,上世紀70年代,羅孚常和金庸密會,林彪出逃事件,就是羅孚透露給金庸的《明報》搶了獨家。

陳凡1997年因心脏病猝發在香港逝世,他逝世前,曾寫信給金庸,要一套作品集,金庸托專人送交陳凡一套親筆簽名作品集,在金庸看來,是陳凡向他示好,希望和解。

蔡澜、倪匡均為副刊作者 《明報》時期的金庸,一手辦報,一手寫小說,達到了人生、事業的巔峰,幾乎把港台文化圈名流一網打盡,一直延伸到了大陸乃至全球華人文化圈。

倪匡說,他一生最好的朋友是金庸,他的小說只在《明報》連載,倪匡的妹妹亦舒也在《明報》寫嫌金庸的稿費太低向金庸抗議,結果被金庸笑眯眯地擋了回去,到頭來還是給金庸寫專欄。

黄霑給金庸影視劇的插曲填了十四首詞,他自己最滿意的作品是湯鎮業主演的《天龍八部》第二部的主題曲,而金庸認為黄霑成就最高的作品,是無人不知的《笑傲江湖》插曲《滄海一聲笑》,黄霑曾狂追才女林燕妮,多次求婚不成,干脆找金庸帮忙,金庸揮毫書就嵌二人名對聯一副:「黄鳥栖燕巢與子偕老,林花霑朝雨共君永年。」可惜的是不久兩人便彻底分手,金庸白做了一場月老。

蔡澜、温瑞安和陶杰都是上世纪80年代後金庸結識的作者,蔡澜由倪匡介绍與金庸一見如故,在金庸退休後,陪金庸去了很多地方,金庸說:「除了我妻子林樂怡之外,蔡澜兄是我一生中結伴同遊、行過最長旅途的人」,但是金庸的飲食趣味却和美食家的蔡澜截然不同。

温瑞安與妻子方娥真1980年因創辦神州詩社,被台灣以「涉嫌叛亂」罪名遣送出境,1981年方娥真得以海外雇員身份留港,温瑞安依然漂泊,是金庸雪中送炭,安排連載其小說《神州奇俠》《血河车》,方才造就温氏武俠旋風,陶杰是金庸的忘年交,金庸說:倪匡和陶杰跟我比較投緣,陶杰的媽媽是我們杭州人,金庸認為陶杰既有中式家學渊源,又有英式國際視野,邀請他在《明報》任副總編輯 ,兼寫專欄「泰晤士河畔。」

古龍 -1972年,金庸的封筆之作《鹿鼎記》在連載行將結束,他寫信向古龍約稿,知名武俠小說研究者陳墨說,古龍的朋友于東楼曾告訴自己,古龍接到金庸來信時,于東楼正好在,那時古龍名頭正盛,來函很多,也來不及細看,他漫不經心地讓于東楼把信拆開,看看到底是哪個家伙從香港寫信給他。

結果是金庸的約稿信,古龍讀後難以置信,澡也不洗了,「光着身子躺在椅子上,半天不說一句話」,後來《陸小鳳》系列連載,獲得空前成功,金庸既是古龍的文壇前辈,也是他的競爭對手,金庸願意主動出讓陣地,讓他發表代表作古龍终生不忘。

 
« 最先前一個12345678910下一個最後 »

第 3 頁, 共 28 頁




Supported By J&Z Information Technology. XHTML and C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