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街号外
news menu leftnews menu right
廣告看板
廣告看板
廣告看板
大小姐手記
依稀遺憶裡找古昆西學校足跡…… PDF 列印 E-mail

文物古跡人員在「芸芸眾跡」中,找上波士頓90號泰勒街上的「一個物業」,而這個物業,目前是在運作中CCBA「紐英崙中華公所」的會址;較早前,文物古跡人員全國註冊總監Betsy Friedberg (National Register Director, Massachusetts Historical Commission) 麻省歷史委員會總監,親自寫了一封電郵,告知「中華公所」主席陳家驊,文中提及:「剛剛獲得國家公園管理局,登記審查員非正式地通知,昆西學校201781日,在國家歷史名錄上,被列入了『歷史跡文物』,也在今天註冊了,謝謝PaulCCBA支持在國家登記冊上列出昆西學校的名稱。」

依稀遺憶找古昆西學校足跡……

(大小姐手記) 文:徐佩蒂

全國註冊總監 (Betsy) 貝爾西指出,感謝在過去兩年裡,參與工作的團隊;可能需要一個星期,才會收到國家註冊計劃的正式通知,我們將為CCBA準備一封信及國家註冊證書,其副本還將發送給CHSNE、顧問、市長辦公室、波士頓地標委員會以及所有其他支持者。

「昆西學校的建築物」已在8月1日被接受了「新使命」,但CCBA「紐英崙中華公所」卻沒有了《丁點》舊日昆西學校《踪影》?文物古跡又是否會在某些地方來個《還原復古》?世間上沒有「不能為」的事。

古「昆士學校」教育波士頓孩子的歷史,可追索到19世紀中葉,一直以來是麻州頂尖兒的學校,古昆士學校,是位於泰勒街88-90 號,而這所學校是波士頓最古老的學校建築,1847年興建於唐人街,特色是「全國第一所學校」,每級有獨立的課堂,學生有獨立的書桌,這學校以波士頓第二位市長Josiah Quincy III命名。

170年的舊照片,希望有人可以提供;但在一篇英文文章報導中,獲得一段文字,作者這樣記載下來:「波士頓泰勒街上的老昆西學校,在1947年採用了一種新的方法,向外國父母的孩子們傳授英語,麥克風首次在美國公共教室引入,幫助學生,孩子們在一個小平台上開始讀一本兒童書本《The Three Bears》,如果讀者發音錯誤,同學們就得合作舉手表示不對,(Miss Mary Elliott) 教師瑪麗·艾略特小姐說,課堂上創新的做法,令孩子們幾乎在一夜之間學習語言。」

早年的古昆士學校是為鄰區的孩子而設,後來變得困難重重,那時,附近不同的鄰區是以種族作為分隔,法例規定,孩子只能在鄰區的學校上學,這個意味許多學校只有單一的種族,許多人因此而不滿,其中之一就是Garrity法官,他強烈要求學校要有不同的種族混合上課,他也有許多想法,去改善學校系統。

新的昆士學校

「積極提供嚴謹的學術課程,要求所有學生能朝著高水平的目標,努力進取,養成良好的學習態度及行為表現,發揚誠實,恭敬及自律的美德」,多年來一直是昆士學校辦學的宗旨。

自開始便立足華埠,170前的建校者,萬萬想不到,這所學校日後的學生是華人孩子為主;多年過去……教育界決定把古昆士學校與 Abraham Lincoln學校合併,成為現時的昆士學校。(而當年的Abraham Lincoln學校,就是現時昆士中學的所在),這個把兩間學校合而為一的構想,就是為了令不同種族學生混合上學,透過結合每所學校的教學策略,讓一所合併的學校做得更好,學生來自不同的鄰區,用校車送到同一學校,混合上課。

1976年9月19日混合昆西學校開辦了,有一個新的環境要讓學生熟習,新的學校是開放式,意味在課堂之間是沒有分隔的,課堂是用低高度的傢俱分隔,目的是有助學生更好的學會與其他人溝通;最初,由於老師和學生不習慣這個環境,學校是受到少許纏擾和顯得嘈吵,最後,在一些地點裝上了牆壁;到1998年,裝上了最後一堵牆壁。

昆士學校與別不同之處,有些課堂仍然用傢俱分隔開來,大多數課堂是沒有門的,同年9月25日,昆士學校及義工建成了高層操場遊樂架,之後,在1999年11月13日,昆士校園委員會在屋頂天台,由學生家長、老師、行政人員、城市團隊、社區義工和整個哈佛大學划船隊,興建了第二個操場遊樂架,亦仍然使用至今。

(圖) 司徒玉英校長與前校長何少華。

歷任校長名冊: Bob Early、Louise McCoy、Ca'Lannye Thomas、Marian Fahey、Charlie Gibbons、William Hurley ( 署理校長 ) 、Bak Fun Wong 黃伯勳、Barbara O'Donell、Suzanne Lee 李素影、Simon Ho 何少華、Cynthia Soo Hoo 司徒玉英(現任) 。

據昆士學校網址介紹:今天,昆士學校是非常成功的,我們有108名至誠的教職員和828名活潑的學生,大家一起努力,讓教育至善至美,培育我們下一代成為全球公民!

昆士學校:目前提供幼稚園低班K1至5年級課程,加上有為英語學習學生ELL而設的K0幼兒班。

昆士學校課程:昆士學校課程是由昆士學校教育領導團隊(ILT)研發的,這個由老師和行政人員組成的小組,致力在整個學校社區,為孩子創造一個培育的學習環境,給予教師有效能、具支援及富進取的教學環境,並有助他們為所有學生,提供最佳的課程基礎工具和資源。

亮點:在2005年,波士頓雜誌選定了昆士學校,作為麻州前列50所小學之一; 我們的學生對合作夥伴的期望,在學業成績方面,作出了回應。在2005年,昆士學校在麻州綜合評估 M C A S英文測驗中,有90% 的4年級取得合格,而在數學有87% 學生取得合格。在2004-05學年,學生平均每日出席率是97.5% ,而有99.7% 學生升級;學業成績高,讓昆士學校成為市內有效實踐學校,並作為老師和行政人員的培訓點。


 
教育平權法案 PDF 列印 E-mail

教育平權法案


(大小姐手記) 文:徐佩蒂

因一則《哈佛大學下個學年的新生,超過半數學生不是白人,在哈佛380年校史上,這是頭一遭》;事有湊巧,不久前,紐約時報報導,特朗普政府認為部份大學以「平權法案」為依據的招生政策,侵害到白人學生的權益,司法部要調查,而司法部則說紐約時報報導不實。

事實列出:哈佛大學下個學期的新生,少數族裔佔了百分之50.8,裡面最多的是亞裔,達到百分之22.2,非裔居次,有百分之14.6,拉美裔11.6;兩年前,「美籍亞洲人團體」提出聯合訴願,指控哈佛和其他常春藤學校,以配額為名,行排擠亞裔學生之實,許多成績很好的亞裔學生,不得其門而入;美國最高法院裁定大學對入學申請,實施種族配額不合法,又說學校可以在招生作業的整體評估中,把種族納入考量;與此同時,一個保守派的民間智庫認為保障少數族群受教權的教育平權法案已經過時。

什麽是教育平權法案?平權法案(Affirmative action),是指美國聯邦政府和州政府在法律要求的平等機會,這些措施是為了防止在「膚色、宗教、性別或民族出身」的歧視。

美國政府自1960年代推動「扶持行動」,以糾正歷史上與之相關的有明顯歧視的缺點,法案進一步推動至:大學、醫院和軍隊,更是扶持他們所服務的人群得到平等對待,扶持行動採取了一些政策,如種族配額或大學入學的性別配額,被批評為「逆向歧視」(Reverse Discrimination)的一種形式。

1965年美國總統詹森發起,主張在大學招生、政府招標等情況下照顧如少數民族、女性等弱勢群體,是一個特定時期「種族優先」的法律,保障他們不會在教育及工作方面受到歧視及不公平對待;隨着時代的變化,平權法案的含義也在不斷的變化。

密西根大學兩個白人學生在2005年為此訴諸法律,狀告學校當局,歧視白人學生,幾經周折,這個案子最後上訴到了聯邦最高法院,由於明顯的不合理,近來不少重要大學先後取消或者是修改了若干「歧視」少數族裔學生的項目,其中包括麻省理工,普林斯頓大學,依阿華,北卡州等等。

不少白人及保守派認為,這種平權運動矯枉過正,形成了一種對白人和男性學生的「逆向歧視」,也就是在高等教育入學時,任何一個孩子都可能在考試分數高於一個黑人孩子時遭到拒絕,而考分相對較低的非裔美國人孩子可能被錄取,加州大學首先把廢除平權法案提上議案,並在1995年正式停止實施在招生中優惠少數族裔和婦女。

 
王毅的自信 PDF 列印 E-mail

蒂勒森國務卿表示:「希望能夠設計今後50年的中美關係,中國一貫是從長遠的角度和戰略的高度來看待中美關係,我們願意呼應他的這個想法,只要我們把今後長遠的中美關係想通了、想透了,中美關係就可以有更加積極的預期,更加可持續地向前發展,也讓國際社會都感到放心。」

王毅回應:中美「四個對話」為特朗普訪華鋪路

在菲律賓首都馬尼拉出席「東亞合作系列」外長會的中國外長王毅,與美國國務卿蒂勒森舉行雙邊會晤,會後,王毅在回答記者提問時表示:「我們進行了非常深入的會談,雙方都積極評價了已經舉行的四個對話當中的兩個對話:《外交和安全對話和全面經濟對話》;我們對這兩個對話所取得的成果、進展給予了充分的肯定;也都期待另外兩個對話,人文方面與執法安全方面,包括;網絡的,這四個對話的全面啟動,將為特朗普總統對中國進行訪問做出更好的准備。」

我們也都商定,要為特朗普總統對中國的訪問來共同努力,爭取這個訪問不僅能夠推動中美關係,保持一個健康發展的勢頭,而且來共同地設計今後的中美關係的藍圖。」

王毅的自信

(大小姐手記) 文:徐佩蒂

大公司的「公關」,是代表一個機構,除了發放消息,其形象亦非常重要,公關已經不易當,更何况「外交官」?「外交官」是代表一個地方、一個國家,除了外表外,語文表達能力亦非常重要,鏗鏘之聲當然亦隨着富強之國更見自信;中國外長王毅與美國國務卿蒂勒森舉行雙邊會晤,在回答記者提問時的表現,充份展現一個大國的風範。

64歲的王毅,1969年中學畢業後,成了一名知青,曾在黑龍江生產建設兵團勞動鍛鍊;1977年考入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日語專業,1982年畢業獲文學學士學位,南開大學經濟學碩士,曾任中國駐日本大使,外交部副部長,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及中央台辦)主任等職;其岳父錢嘉東也是位職業外交官,曾擔任國務院總理周恩來的外事秘書,後出任中國常駐聯合國日內瓦代表團大使。

早年中國也許還有「裙帶關係」,但王毅在大學畢業後,在外交部,卻從一名普通外交工作人員開始,到亞洲司的主管,再升任副部長,其間也經過了19年;其後獲公派到美國「喬治敦大學」外交學院學習;回國後再在外交學院遠程攻讀國際關係專業的博士學位,才升任主管亞洲事務的副部長。

王毅外交工作中,曾兩次駐派日本,第一次是在1989年9月至1994年3月,共5年,歷任駐日本使館政務參贊、公使銜參贊、臨時代辦等職;2004年小泉純一郎出任日本首相後,因其親美的外交政策,以及多次參拜靖國神社等行爲,使得中日關係滑向了建交以來的谷底,王毅被任命接替武大偉為駐日大使;開始第二次駐日工作,為期3年,前後兩次共8年;2008年6月,王毅接替陳雲林任中共中央台灣工作辦公室主任、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主任,具體負責大陸對台工作;對日與台工作了解更深。

王毅的恩師是總理李克強,2013年3月,在第十二屆全國人大第一次會議上,王毅獲新任總理李克強提名,並獲全國人大表決通過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部長人選。

2016年6月1日,中、加外長年度會晤後的記者會上,加拿大記者詢問加拿大外長迪翁「中國及香港的人權」問題;王毅動怒,插話稱該記者充滿「傲慢與偏見」,稱中國令6億人脫貧,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已經把保護人權寫入憲法。王毅聲稱:「中國的人權問題只有中國有發言權。」

在2017年2月慕尼黑安全會議上,王毅以五個「我們認為」說明了中國政府全部的世界觀方面意識形態:(1) 我們認為全球化不是洪水猛獸;(2) 我們認為世界並沒有失序;(3) 我們認為不存在什麼「歷史的終結」,各國有各自歷史文化生成的發展模式,必須彼此尊重;(4) 我們認為包括恐怖主義在內的各種全球性挑戰並非不可戰勝;(5) 我們認為和平與發展仍是當今世界的主流。


 
李敖擬籌備錄影向世界告別 PDF 列印 E-mail

李敖擬籌備錄影向世界告別

(大小姐手記) 文:徐佩蒂

看到這個標題的確令人傷感,2017年初被診斷出罹患腦癌,五月底因接受放射性治療導致身體抵抗力下降而感染急性肺炎,一度病危,所幸最後康復,李的經紀人公開一封李敖親筆信,在信中坦言:「想在人生最後時間,和家人、友人與仇人再見一面做個告別。」

蔣介石政府實行威權統治,白色恐怖期間,李敖為護人權協助台獨人士逃亡等等,令人印象猶新,李敖不論在政壇、文壇均屬響噹噹人物,不單是台灣作家、政治評論員、文化批評者、中國近代史學者;1960年代在《文星》雜誌上力主西化,為胡適辯護,掀起中西文化論戰;1970年代曾因「捍衛台灣的思想自由」並揭發政治犯名單而成為政治犯判刑10年,於5年8個月後出獄,李敖除研究、寫作、教學外,積極從事公開演講。

2000年,中華民國總統大選,李敖獲新黨提名與馮滬祥搭檔參選,在兩岸問題上,李支持統一,主張兩岸舉行和平談判,政治立場上支持一國兩制,得票率僅0.13%,甚至不如無黨籍參選的許信良(得票率0.63%),成為中華民國總統直選以來最低得票率。

() 1980年李敖胡茵夢才子佳人,因敬佩而結婚,3個月又26天後因了解而分手。

他與胡茵夢於1980年5月6日閃電結婚,結婚後3個月又26天(8月28日)即宣佈離婚,也令人為之側目;胡因夢是他原配前妻,曾有「台灣第一美人」的稱號,曾就讀於輔仁大學德語專業,離開輔仁時曾流傳名言:「從此輔仁沒有春天」,1970、80年代家喻戶曉的電影巨星,與林青霞、胡慧中等齊名;後來成為德國語書籍翻譯,尤其是心理學、哲學、環保等主題。

自古美人與英雄都難以面前「歲月與疾病」,李敖日前因免疫力下降導致肺炎惡化,一度病危插管,經歷7天才脫險,今年稍早又被查出腦瘤,壽命只剩三年,82歲的李敖作出了「‧錄影向世界告別」。


 
« 最先前一個12345678910下一個最後 »

第 7 頁, 共 73 頁

登錄









Supported By J&Z Information Technology. XHTML and C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