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街号外
news menu leftnews menu right
紐英倫中華公所
誰人膽大包天偽造文書?CCBA 包公夜審烏盆 PDF 列印 E-mail

CCBA 有必要:會員名冊重清點

(News Chinatown徐佩蒂報導)

波士頓中國城唐人街,簡單來説只有幾條街,並無特色可言,基本上全是食市中華美食中心,中國城租金貴,餐飲業的收費總是特別經濟,吃的顅客也越見證年輕化,中國城的未來,隨著美國移民政策之放寬,新的元素之加盟,我們可以預計其潮流趨勢,是會令這一片土地更生。

中國城除了美食外,中國城另一引以為榮的是其公所多、姓氏團體多, 這樣的一個歷史悠久的承傳,是華人「守望相助」的團結見証,大家都要保持這份先祖創意的美好,而實實在在的困難是每一個團體都面臨青黃不接的階段,年輕人似乎對這樣的組織有份格格不入。

格格不入是一份傳統的禮教,還是傳統禮儀被強化及人為化了?有些團體有物業,不能放寬其入會資格,有些團體沒有資產,便無人問津,這種情況的一再發展下去 又會如何?

事情的關連又會直接的影響到「紐英崙中華公所」的會務, 中華的組織其會員是傳統僑社的聚合,當會員結構的凋零,又如何去配合支撐一個龐大組織的鼎立?

舉例:無論中華其中一個團體的註冊名稱,幾十年間,是早年的海僑 「Association」 還是最近變了海僑「Center 」問題的關鍵是幾十年來點解這個組織一直沒有更換過出席代表?

是這個組織沒有人才?

還是這個組織早已油盡燈枯?

只餘下三數個會員?

以至殘忍到要一位八十多歲的耆老,拉著提不起的步伐,踏著星空的黑夜而來,夜冬雪地上布下點點浮動的足跡?

如果說新的會員入會,門檻提高令人望門輕嘆,而內部舊的團體總也得在一個時候,向中華公所提供一份更新的名冊,到底此一組織還有多少成員;從前黃述沾前輩的協勝公會,據前輩告知他手握一份密冊,結果他離世後,密冊並無暴光,而協勝的一席也就自行取消。

因此作為一個有組織而有著很大發展空間的「紐英崙中華公所」,是時候有必要地像大公司般,來一次年尾盤點清算,去看看現有的會員又到底是否達標,夠五十名基本會員?

中華公所章程的修正,要改變的問題並不單是漏動中的空間,令一些要「有所為而為」的人群去取巧,好比過去8年中華所出現之「換職不退的陋習」,中華要好,便得重整其基本會員是質素,最低限度來次名冊清點 」。

中華公所豈容阿嫲纏足通街走

(News Chinatown徐佩蒂報導)

中國城在一個歷史邁向新世紀的今時今日來說,年輕人流和西方人士的湧現,告訴我們因為中國人的美食吸引他們;對中國城的成長和華人如何去營造一個中國城的過去種種一無所知,城內的耕耘者那份苦心,時至今日,又有多少是年輕華人所知曉的?

中華公所並不是在西方與新東方群體眼中,舞舞獅那麼的簡單,圏子中核心人士都明白,當一個老牌機構活在新時代,當營運毛式仍留在太太嫲纏足的年代,這個中華公所,又如何去突破這份盲目的空間?

 

「紐英崙中華公所」永無寕日的真相,簡單的說法,是一個百年歷史的機構,代表出席的人物,在水準上參差不齊,絶無尊重,狼子野心一目了然;為了中華公所的一份龐大家當,大家去爭,無錯是大家去爭,爭的角色是: 一邦人有私慾,欲公有私化;另一邦當年建樹者,希望一個得來不易的機構,必須世世代代去承擔其原本的宗旨 - 服務社群。

有人問?百年創業,設計上沒有規劃手則嗎?問題是一個原來以為足以保障的「三份之二」通過的章程,成了「攞命索」死死的「綁手綁腳」令一個又一個可以改進的良機流失;競爭的「矛盾」是人多勢眾的便可當權,權力的可怕,看看今天的陳水扁如何從清泉變污泥,足令心有餘悸!

中華要修章,修了的章程又如何去發揮其實質存在的價值和合法的執行?

今次中華例會中,中文秘書雷景林報告選舉小組,對修章的一點進度以及改革的建議:(1) 取消5張職員票;(2) 出席代表每團體最高為2名;(3) 主席及各職員的誔生以抽纖方式輪排;(4) 權力與決策權歸中華董事局。

這種「斬腳趾避沙蟲」的方式到底好唔好?

但如果「陷入一個死胡同」久而久之, 變動「無可厚非」是一份生機,當天雷秘書懇請大會動議,讓小組得以在以上據點起步,當某一撮人互相覓索接觸目光點時,誰也想不到,第一個舉手動議的是擁有4位出席代表的「紐英崙至孝篤親」代表陳家驊董事,第二位附議的是「紐英崙廣東同鄉總會」代表蔡倩婷董事,之後會場各董事亦紛紛舉手附議。

有時候事件的成敗得失,我們必須要站在一個「心寬無私」的角度去展望未來,未來又會如何的「跳變」是一個不為人知的奧秘;像美國選民求變,選出了一個奧巴馬總統,我們可以說美國的憲法不好嗎?

「紐英崙中華公所」要徹底去改,目前的運作方式歸根結底都是失敗的;百年前, 中華的宗旨只是一個家事調解身份,今天家財望億,如何只能靠平日幾個老人局派來或自僱的散工 (每週20小時) 去擔當日常運作 ?

主席、中、英文秘書、財政、核數,5人幫均是有全職的工作者,董事會每兩個月開會一次,小組成員亦非人人無工開一族 ;今日的中華公所,好比李嘉誠,他的企業王國,不再是50年代專業於香港膠花年代的誠哥仔啦!

中華公所是面對一個轉型的年代, 經濟體系的營運,本可一分為二:(1) 誠聘優秀CEO人才,並成立一個完善的工作團隊,去發展投資營運這個非牟利企業 ;(2) 另一方面保留現有的舊一套中華團體的傳統方式,保持社區的傳統運作。

中華公所必須走在一個時代的軌跡上,不能再「阿嫲纏足通街走」。

(圖):CCBA 律師 Russell L. Chin, ESQ 出席中華。(攝:徐佩蒂)

誰人膽大包天偽造文書?CCBA 包公夜審盆

(News Chinatown徐佩蒂報導)

如果大家仍然記得在2004年「紐英崙中華公所」 20個僑團在法律裁判下「失而復得」重獲他們在中華公所的席位,又如果大家並無進入記憶衰退的階段,是會記得當年接任新科主席陳仕維,首要事便是請了一位專家鍾倫納博士,向各出席代表講解開會的程序,是希望大家能對一個有組織的機構,在會議中以正面、正確、有文化、有修養的態度去進行,有建設性的商務會議,而非雜亂無章地,某些人永遠帶著敵意、猜疑、偏見、挑撥離間的處事態度,以致中華議會成了爭吵的戰火場地。

請問一句,點解一個501-C3的公益非牟利團體,變得如此的低層,連市井都不如?因為前次一封律師信,CCBA「紐英崙中華公所」主席阮鴻燦,再三要求英文秘書李嘉玲向各董事以中文翻譯時,當時因李嘉玲一句質疑律師信的真實性,於是中華律師陳朝聖便被請出席,去表白一個真相,話俾大家知,這個民主的社會,守法的人是會依法處理事件,盡量避免重覆犯錯!

惜這個中華公所仍逃不了一群凡事必反,以小人之心去猜測别人心意的群體,陳律師在何遠光個人對中英文「字面翻譯」的理解、執著、花了大會很長的一段時間去討論一件己經圓滿達成的中華公所「續購燕梳事件」。

陳律師的意見是,個人明白中華公所是有著一段很長悠久歷史的組織,我不是要大家去改變,只是提供、保障、你們的未來;查閱了你們的資料、章程、提議該如何去寫一份會議記錄,一個開會的方式,如何去避免觸犯訴訟;書記記錄下他們認為重要的資料,由兩個人去聽、去選寫比較主觀,會議記錄是討論事項的結果,董事會完成了一些什麼事情,而非個人的說話。

何遠光的咬著一個「代理」、 一個「經紀」, 一句保險公司的曾不願受保的表達糾纏不清,到最後和石家孝引發爭議,石家孝的觀點是,事情己解決何以不進入其他重要議題?

黃立輝提點,呀!請律師來是因應上次會議中,你們的要求……, 又一陣吱吱喳喳後,陳律師一樣保持風度和笑意表示,今天的到來,只是一個解釋、建議,議會中最低限度要做到合作,去避免官司,不是要大家照著去做,是一個過程之後,大家如何去作出選擇一個適合的方式去面對「如何正確開會。」

謝中之翻舊帳說,以前中華有個律師,用了過萬元去指出中華可以動用SCM的蓄備金,結果AG總檢察廰話唔得;梁添光也爭取機會話,過去一年來問題得不到解決,兩個議席問題 ,律師信不是命令只是提議。

陳家驊話添光兄,1996年至2002年間 打了好多埸官司,並向國寶銀行押了這所大樓,五十五萬元是從一項華埠基金協助把大樓歸還,屢戰屢敗打官司打到押埋中華;陳仕維發言又有人插咀,他話:「請尊重講嘢的人」;大家靜下來,他提議會議記錄要精簡、握要到題,好似今睌的會議記錄十幾個議員爭議性,呢種會議記錄放落去唔係咁好,個人觀感唔需要記錄入去,集中討論「接受或不接受」不要離題,如果題外話,要講清楚我們可以留低講清楚,今晚到明早,講唔完再講兩日都可以。

最後律師總結:會議記錄應該以,將它成為對於商業行為的有用工具的目標而準備,譲它展示到正確的協議,而避免訴訟的挑戰,記要不應該包含一些攻擊性或誹詭性的評論,實際上,記要不必包括任何評論,適當地反映到有目的的審議;秘書應該按照建議而根據實用推引來將記要簡化,這些記要應該在會議結束後馬上準備,至少在下一個會議開始前的一個月提供給阮鸿燦主席審查,使記要精簡化,  讓準備記要的時間從而減少,就像法院引用「羅伯特議事」提到指示的標準的商務會議,協議並没有要求包括會議所說的,而是會議所完成的事。

 
中華公所選擇性會議記錄的爭議與禍害 PDF 列印 E-mail

CCBA 互信程序控制到了零

(News Chinatown徐佩蒂報導)美國雖然民主,一位專業的執業律師被人稱「飯桶」,並且一再的被同一個人出言「奚笑」,這是在今時今日的「紐英崙中華公所CCBA」9月30號會內一幕;人與人之間互不信任,連帶一封律師信也被質疑是「假」的,最後需邀請這位律師親臨中華公所「解答」,幾時開始40多人的一個集會,互信程序控制到了零,點解?皆因曾幾何時,前度「紐英崙中華公所CCBA」的御用律師,在黃光野任主席的時候,也就曾在函件中稱C-mart 的租金可以用,原來唔可以,一些「以己行為轉架別人」的人,就會從同一個角度去想一件事。

 

一封律師信,內容中提點CCBA許多「迫在眉睫的問題」,比方CCBA目前的大樓內有太多18歲以下的孩子和年事已高的耆英,影響保險等等;主席阮鴻燦一再要求,董事蔡倩婷、李天生、陳家驊等都要求秘書李嘉玲把律師Russell L. Chin, Esq的文件翻譯出來,李嘉玲最後稱,她質疑律師信的「可信性。」

李奇舜表示,修改中華公所「章程」是唯可帶中華公所走出困局的方法,但修章要經三分之二董事通過始得值,否則就任由中華「爛落去」;修章小組經過多次會議後,得到的最新消息,修正「中英對照」中的差距 (洽當的用字) ;改選舉制度,但仍需要三分之二通過始可實行,小組負責人雷景林稱,大家給我們機會代表去修正「章程」後帶回交回大會「通過。」

Tufts - 為社區帶來新的服務喜訉

(News Chinatown徐佩蒂報導) 在一個世界各地有戰爭、有示威、有傳染病、的大環境裡,人的生存價值最重要的還是可以活著,呼吸著那流下的一滳清新空氣,在我們社區廣受關注的「Tufts Medical Center 」其主席兼行政總監Michael Wagner醫生,給社區的訉息:塔芙茨醫瘵中心得天獨厚,落座在波士頓華埠中心服務社群,並與眾多的社區組織有長久的合作夥伴關係,共同去創造能滿足亞裔社區所需的計劃包括:亞裔健康倡導、亞裔兒科診所服務、亞裔服務部門和腎臟與血壓中心,並在過去十多年中創立了更新的計劃包括:哮喘防冶與管理、管理倡導計劃、女性年度篩檢、亞裔婦產科診所、以及亞太肝臟健康計劃、不少質秀而會說中文的醫生。

他在曾雪清陪同下 帶給與會人士更新對「Tufts Medical Center 」2015年對亞裔更廣泛之服務提供, 一個中文預約服務熱線:617-636-8833 是可以幫助到大家;Michael Wagner 本身是位內科醫生,行醫24年,加盟Tufts 6年,他更表示:「不斷更新醫院器材及提升服務質量是他的承諾。」

中華公所選擇性會議記錄的爭議與禍害

過氣主席、秘書早存誣告底、誠信破產

(News Chinatown 徐佩蒂報導)

在一個「必須以文字記錄,去保存資料的會議場所中」,任何一位發言人,對他所說出的每一句話,必須承擔責任的風險,這也等於告訴大家,對個人的言行要有「誠信和真實性」而非順囗開河 。

同様地,擔任會議記錄者,避免一件事,在日後「引致失實報導的存在」,能按本份去記戴,便不能採取「選擇性的記錄方式」,好比法庭的書記,他們沒有選擇的權利,只有必須記下這場官司中,毎一句說話,那一刻,是一架人血記錄器。

簡單作個比如,一篇報導文章與一份公開登報公告文字,其在法律成效上便有異別,紐英崙中華公所,一個爭議不息,互不信任,越來越失控的開會混亂情況,便出自於選擇性記錄這個問題上 。

更離譜的還是,選擇性之餘,更加個人意式化,中華公所這種「中、英文書記」離章問題,過去六年中,會議記錄失實,連帶中華公所網站資料也失實,爭吵的中華原出於太姑息一些不法之途。

黃光野任內,任由陳國華自篇自寫一篇無中生有的文章,指本人拿炸彈去炸中華公所,結果是沒法向警察局及法庭提供任何資料,而被法官責令「承認誣告、虛構事實,並必須馬上自行徹銷。」

當年事,按一個主席,包庇一個秘書,去投報假案,這兩個人的誠信早已破産,何以中華公所的董事沒有正視「一個又一個的誠信破產者?」那些人,一被提及己發生過的舊事,總是說,過去的不要再提,而中華公所的爭議在於沒有對這些敗類,行使中華程章中的開除會籍,導致問題的關鍵,是結黨成風的後果;人呀!請把自尊從汚渠中拾起!末寫新文章,引証「選擇性加自創性」的兩個實例。

個人行為與社團關係、非靈魂肉體不能分割

主席扭曲一件事實之真相;包藏禍心欠公正

黃光野理應引咎辭職

(News Chinatown徐佩蒂報導)

黃光野以「紐英崙中華公所」主席身份因掛旗事件,去函「中華民國僑務委員長」吳英毅博士、「台北駐波士頓經濟文化辦事處」處長洪慧珠、「波士頓僑教中心主任」黃正杰;投訴陳家驊。

News Chinatown本人及多間華文報章負責人均出席採訪了當天活動,証明:

(1)引用黃光野文字「當天在座所有團體代表均為陳家驊無禮言行震驚。

「震驚」是因為當天在座所有團體代表,「震驚」於黃光野,以「紐英崙中華公所」主席身份,對掛旗事件的「扣押」有表不一的態度

(2) 引用黃光野文字,陳家驊當日「態度狂妄、挑撥離間、情緒失控、使我們懷疑此人,是否有領導才能。」

陳家驊懇請「復懸中華民國國旗」,一眾與會者,便是「鐵證如山」者;如有聲線提高,亦因「痛定思痛」,明復懸中華民國國旗,何以比登天更難

(3) 黃光野文字函件未段提及「蒙處長即場為陳家驊的無禮行為道歉。」

處長並無「道歉」,只稱「這事暫且不談,今天集中討論101雙十籌備會議。

(4) 黃光野文字函件未段又提及「我等要求陳某人向僑社及本公所公開書面道歉。」

黃光野「扭曲一件事實之真相」,再又誣告投訴陳家驊,陳某又有何失職失義要向僑社及紐英崙中華公所公開書面道歉?

(5) 黃光野稱:「為維護僑委會和台灣公正形像,更為了波士頓華人社區可以和睦相處,陳家驊應引咎辭職;更望處長能採取適當行動、提防歷史重演為盼。」

論理應「引咎辭職」的是黃光野,他與何遠光扭曲事實,以另一個版本向職員商談後,發放電郵同一時間發送投訴函件,並無經過董事會商討通過。

黃光野上任到一年,中華公所招招新穎,一招2006年以前資料不全,律師照保,獨斷獨行,其拿手表態「不是我黃光野,是我地全體的中華公所同董事。」

後記:

個人行為與社團關係、非靈魂肉體不能分割;又假設某XX主席殺了人,因為是某XX組織的主席,咁所有XX的董事都要一齊受罪?

陳水扁亦無要全部親信齊齊伴他入獄!


《誣告新聞界》一事,法庭「聆詢庭法官」以Denial (無理控告) 為由指出:「此一案並無合理之理據,足以作出刑事控告;法庭不會受理,到我這首關經已拒絕受理;(文件打回頭),Simon Chan你自己在此簽名承認案件拒絕受理」。

本人為保持厚道,顧及Simon Chan陳國華及中華公所形像,一直未有把法庭文件「一併放上網」;結果本人一再被抹黑,更甚是陳某指是他「撤銷案件」,為此把文件公開「以正視聽」討回公道。(並再次附原文於後。)

中華主席黃光野旱於本年1月已知道此事時,黃主席並無否認,包庇陳國華,本人亦有權以黃光野「投訴陳家驊文件為鑑」(1)要陳國華公開「道歉」、(2) 要求誣告者及包藏禍心者亦「引咎辭職。」

 
CCBA 中秋節項目有改善空間 PDF 列印 E-mail

(圖) 一張大合照告訴大家「官、民、商、社」關係的聯成有幾重要。

CCBA 中秋節項目有改善空間

集思廣益由各屬會員發揮效果必更好

(News Chinatown徐佩蒂報導)

「抬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是從前「遊子」的哀情愁懷;無論正途或偷渡進入美國者,日久他鄉成故鄉;在早年中國城設立中秋節活動,出自於市政府關愛及推動亞裔文化,並融會中西溝通的理念;於是,45年前,從一個市集形式,去表述從前的種種……策劃一項活功,最基本的要求是什麼?

(1) 遊人有興趣;(2) 一日鮮投資者有利可圖;(3) 主辦單位不用陪本;(4) 口碑好,才能為下一屆「鋪張揚威」節節勝利。

 

中華公所中秋節,以「心、口、意、書」的中肯報導,有待「改善空間」不少,對第45屆現場評語「墨守成規、遊人稀疏」,表演項目「陳腔濫調」,主台18個項目中佔了10個來自「武館活動」、6個老、中、少舞蹈表演,餘下是1個是開幕儀式,另1個是排在第17個項目「扯鈴隊」表演;型式上與每年中國年「群獅賀歲」並無差異。

過份濫用「舞獅、功夫」來作主打,到底是「華人的傳統文化」被局限了?還是局限了的工作人員,強令一個本可發揮至「萬眾矚目」的中秋節活動,變了長不甜的西瓜?

「中華公所」的發展,不能單憑幾位執行董事在正職繁忙工作後,拖著「疲勞過度」的身、心去處理打點;也不能任由這幾位執行董事去自行拉夫上陣;張三李四黃陸一番。

「中華公所」是屬於社區團體共同組合而成,每一個團體去負責籌備一個項目,集思廣益效果會更好,每一個社團均有「優秀人才」,「中華公所」執行董事無必要「自困塔頂來個孤芳自賞?」

第45屆之贊助商有: Harvard Pilgrim、 Tufts Medical Center、 South Cove (華人醫務中心)、 Macys 、華美銀行及中華民國僑務委員會。

第45屆中華公所中秋節活動,今年盈利是來自其特刊收益。

(圖) Warren Tolman (華倫波爾曼) 競選首席檢察官,請大家9月9號投他一票。(攝:徐佩蒂)

(圖) 華埠獅子會人才濟濟免費為大家驗眼。


(圖) 華人天主教會的攤位「告訴大家信主得救。」


(圖) IRS推行公民教育。


(圖) 警察叔叔華埠展親民。


(圖)(中)Tufts Medical Center 曾雪清是大會贊助商之一,接受中華公所中文秘書 (左一、二) 雷景林、主席阮鴻燦、(右一、二) 英文秘書李嘉玲及核數黃立輝致送月餅以謝感謝。


(圖) 財政翁宇才 (左二) 獲準備升讀大學兒子翁子龍、太太 Jennie到場打氣,(右一) 為僑教中心主任郭大文。


(圖) 曹品慈熱心參與社區活動。

(攝:徐佩蒂)

 

 
務實調整結構;寬恕體諒以達改革「中華」 PDF 列印 E-mail

點解新組織「爭入」中華?歡迎姓氏團體「復會」

(News Chinatown徐佩蒂報導)

點解新組織要「爭入」中華?加入「紐英崙中華公所」的目的是什麼?「紐英崙中華公所」接納加盟的準則又在那裡?中華公所在美國麻州註冊,強調不涉入政治因素,而實際上中華自創立以來,與中華民國淵源深厚,近10多年來中華公所一再被某一小撮董事「意圖」變天,這亦是兩派角力的另一個主因。

論「政」並無不妥,兩岸交流以經濟體系為原則;問題欲出於某些人為因素,團體主導強獻殷勤,引入滋事份子;紐英崙中國城僑團仍是一貫懸掛中華民國國旗為主;當有新僑湧入之際,各姓氏團體均嚴謹正視此一問題,新會員加盟條件多多。

爭加盟中華的目的是什麼?雖則今時今日紐英崙中華公所「財大氣粗」足以傲視群雄,(1) 大同村供滿屬自家產業;(2) 華福樓的「次按揭」減低供款;(3) 出租SCM予中國超市每月收 入$24,500;原則上「中華公所」的財政運作,仍得過三關斬六將,像馬滌凡在中華呼籲增設圖書館,財政翁宇才稱,中華捐款必須經三份之二董事通過,才能動用中華的資金;另外AG對中華公所的「要求」,在有限定的期限內,中華公所必須呈交申報其「營運實況。」

「紐英崙中華公所」的內部,無論如何「千瘡百孔」,不平事始料未及,意見各行其是;惜組織如百年老樹盤根,對一些「新組織」而言,總是有個大廟好落腳,所謂落雨有「傘」夠照。

中文秘書雷景林宣佈「亞美」要加入中華公所,按中華以往要求,凡申請入會之組織必須 (1) 有麻省登記 (2) 成立滿三年 (3) 組織資料 (4) 獨立會員50人 (5) 遞交會員資料,包括電話號碼、地址。

經審查後,交大會決定,必須經三分之二董事通過;在過去曾有「莘村聯誼會」及「元極舞」申請,均未達三分之二董事通過;雷景林表示:中華歡迎「姓氏」團體「復會」,更點名指「林西河堂」等。

馬滌凡呼籲:玉成圖書館

左至右:副處長陳銘俊、僑務委員馬滌凡、華經會主席蔣宗壬、僑教主任郭大文。(攝:徐佩蒂)

馬滌凡呼籲:玉成圖書館 在「紐英崙中華公所」設立圖書館事件,僑務委員馬滌凡「誠心誠意」在29號中華例會中解釋圖書館籌募事宜,兩天獲各界支持如下:個人捐款:馬滌凡$1,000;阮鴻燦 $1,000;陳家驊 $1,000;甄雲龍 $1,000;趙善羨 $1,000;社團:紐英崙至德三德公所 $1,000、華經會 $1,000、龍鳳大酒樓 $1,000、經文處 $1,500、紐英崙廣東同鄉總會 $ 1,000、共 $10,500。 梅錫銳個人捐贈60吋電視機、翁宇才免費繪畫裝修圖則等。 (會跟進捐款消息)  圖書館日後每個月由僑教中心贊助 $500元,至於日後營運開支仍有待中華公所董事局洽商。

務實調整結構;寬恕體諒以達改革「中華」

(News Chinatown徐佩蒂報導)

何之謂對?何又謂之不對?人的心中有沒有「度量衡」去對事物作出正確的抉擇?

人之能生存皆因一口氣,最後一口氣呼出,人更倒下如「一溜煙兒」隨風而散,你是誰?他又是誰?

黃述沾、黃煜棠、蔡世明……都曾在中華公所這個「道場」(會議室) 內為一些「事」而「據理力爭」……今日大家還記得這幾位作故者所爭何事?事過境遷,一些事、一些物,都會因時間而變了「死無對證」。

當下我在電腦前寫著一些我內心的感受,是悲傷的,何以一個「團體」,還是代表「紐英崙地區」的「中華公所」如此地「無可救藥」?2014年度第三次例會中,爭吵至「面紅耳熱」,指罵險至肢體接觸,主席阮鴻燦欲撥911被勸禁,這頻頻在往後會場都會發生的「行為」該如何去面對?

馬總統英九在「臺灣經貿國是會議」致辭中表示,大陸與南韓將簽署FTA,臺灣産業將因此受到衝擊,而臺灣的籌碼有限,朝野沒有對立惡鬥的空間,更沒有磋砣猶豫的時間,他呼籲「藍、綠團結」,務實調整結構,擴大參與區域經濟,面對激烈的全球經濟競爭,臺灣前進的腳步不能停頓,否則很快就會被淘汰,這不是危言聳聽,而是描述事實。

前副總統蕭萬長作專題演講時說,無論喜不喜歡,大陸的崛起如今已是無可迴避的事實,台灣需要回應的是全球化、知識經濟的挑戰,台灣所有人都在同一艘船上,各界不要僅是坐在船的兩端,互說不是,或是各朝相反的方向划槳,聽任台灣這艘船漫無目的飄流或在原地打轉。

各位董事如果細嚼慢嚥地去「咀嚼出」以上兩位的「呼籲」,便應明白執政者對大局的「遠略宏規」,「紐英崙中華公所」章程發生問題,便應從速更正;董事滋生事端,更應調解和平共存;心狠手辣於法不合。

在一個民選制度下產生的「五位職員」套用馬總統所言「藍、綠團結」,務實調整結構,蕭萬長道「台灣所有人都在同一艘船上,各界不要僅是坐在船的兩端,互說不是,或是各朝相反的方向划槳」。

因此「五位職員」必須以團結一致態度在互相照顧下為這個團體服務;董事與董事間也必須抱著「同舟共濟、同心同德」的寬恕體諒以達改革中華而非各朝相反的方向划槳。

阮鴻燦的氣度

(大小姐手記) 文:徐佩蒂

「被屈」的感受,在黃光野執政「黃朝」年代是可以做到令人「有口難言」;廣東同鄉總會余麗媖被屈在中華公所開會「眾目睽睽」下打人;News Chinatown 媒體人「埋下伏線」四字被中華公所「扭曲」事實,指攜炸彈炸中華公所入稟法堂「誣告媒體人」;「屈打成招」是上古年代「公堂平常事」,黃光野執政「黃朝」所頒布的「事項」,豈能以「無心之失」4字「輕描淡寫」帶過?

今日,我可以用平靜的心情去分析這些事,「被屈」之後,有特權身份的職員,更可在會議記錄中一再去扭曲事情真相,這些文字何以在黃光野執政時一再「過關」?

常言有道,不能「欺人太甚」,辦事必須「公平磊落」;黃光野任內,為了爭取一張選票,在龍岡事件上,有牌者不准解釋發言,被迫停會籍淪為旁聽,無牌者氣勢凌人反入稟告人,CCBA 並無按章辦事助紂為虐;當時的確令人「心酸」。

阮鴻燦在主持會議時,能讓梁添光一口氣讀畢三版半「報紙字號」的「公開聲明」,並指「紐英崙中華公所」是一個免稅不牟利機構,要向公眾負責,受司法部和公眾監督,凡事不可亂來。

阮鴻燦的氣度值得鼓掌梁添光的「紐英崙中華公所」是一個免稅不牟利機構,要向公眾負責,受司法部和公眾監督,凡事不可亂來;更加可圈可點;如果當年的「執政黨董事」能「按章行事」,一個「誣告」+ 另一個「誣告」,下台的大有人在。

目前阮鴻燦另找人從新設建CCBA 網站,早前亦報導過在「誰有資格為紐英崙中華公所歷史定位」?

紐英崙中華公所有必要成立一個小組,認證所有搜集得來的歷史,而非內定安排;CCBA 執行董事 (職員),在一個組合中,要能做到互相協助,亦要有正義與明白職之所在,不應「包藏禍心」廷害CCBA;從前,CCBA 的架構太多「顧問」涉入參與內政;按章程:「顧問得參加董事會議事,但無選舉及表決權;(當然擔任出席代表便當別論)。」

 
更多文章...
« 最先前一個12345678下一個最後 »

第 3 頁, 共 8 頁




Supported By J&Z Information Technology. XHTML and C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