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街号外
news menu leftnews menu right
紐英倫中華公所
給紐英崙中華公所所屬侨团的公開信 PDF 列印 E-mail

問中華「董事」為什麼「我們」要圍坐在一起?

一份愛、一份誠、只因追求維護大家「固有的權利不被侵佔」、為僑社之共同利益不斷壯大共襄盛舉,投下神聖的支持一票…… (續畢)

(News Chinatown徐佩蒂報導)

11月2號晚,以一份「百感交集」的心情,出席了好幾位董事「AA制」的飯局, 而我亦必須要:(1)「澄清」- 董事們表示,這只是一個座談會,並不是「修章大會」;(2)是希望透過一個可行的方式,解決中華公所在「壟斷」與「離章」情況下運作;(3)並附上「給紐英崙中華公所所屬僑團的公開信」。

引起11月2號晚「中華座談會」是因延續了7月27號的一個會議;而李奇舜引述了一段回憶……

有心人,大家都希望透過一個「期盼」去扭轉一個「命運」,而這是一個華人社區人人關心的「紐英崙中華公所」,不少有心人,都希望在他們的有生之年,能再看到一個「公開、公平、公正」「紐英崙中華公所」。


(圖) 出席者:陳仕維、黃立輝、翁宇才、李奇舜、余景新、雷國輝、鄒國綸、余麗媖、石家孝、謝中之、陳文浩、陳滋源。

話說在7月27號,中華公所選舉小組由中文書記翁宇才召開座談會,出席者計有:余仕昂、李天生、李奇舜、余景新、雷國輝六人,會中討論中華對維護僑社利益,以公平、公開、公正執行會務,防止以後在中華擁有龐大財產時被人壟斷,經大家討論,一致通過要向董事會提案,「要改變原有的選舉制度」,請求全體董事支特通過。

最後包括核數小組若干組員也表示支持,翁書記提出要求李奇舜、雷國輝起草提綱供大家研究,最後由李奇舜寫了出來,在七月中華董事會上,李奇舜提及「選舉小組座談會」一事,便被人接過話題變了「要先修章才能討論這個提議」,這種本末倒置行為「為何」發生在中華的董事會上?

要去改變一個團體、一個組織、一份心意,一份耐性、一份堅持、必須持之以恆,以下的一群有心人會令你們「心酸」、心酸是因為「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一個座談會、一個各自表述的晚會。

趙嵩年代、指鹿為馬

(續) 人心會變,變得「忘恩負義」;人的思維亦會變,變得「選擇失憶」;許多本該「有規有矩」按條文去「執行」的事與物,便在另一撮人「莫名其妙」地以己之思,公職私辦,亦在一撮「莫名其妙」青紅皁白不分者跟隨下,便有了李奇舜以下所「提」的一件事:

『在陳仕維任中華主席期間,成立修章小組,修政了中華章程,章程規定成立四小組:(1) 物業小組、(2) 財政小組、(3) 選舉小組、(4) 核數小組;完成11/29/2005修章以後,原「修章小組」已解散不存在,在章程中第十二章第十四條,只規定成立以上四小組,在章程中也找不到第五小組或任何形式小組,如果要重新成立「修章小組」,必須先再修改章程容許成立「修章小組」才是合法進行。

何遠光任主席期間,劉小芸書記領導「選舉小組」,第一次修改了中華公所章程,得到董事會一致通過,如此重大的事件,當年「自己有份參與者」竟有人失憶,說沒有參與過修章,當時有份董事者也說:「中華公所2005年後沒有做過第二次修章」,如果中華公所走回趙嵩年代 (指鹿為馬),真的何等悲哀!』

2005年劉小芸書記領導「選舉小組」,第一次修改了中華公所章程;2012年身為中華公所書記的碩士級翁宇才,便同樣可以領導「選舉小組」去修改中華公所章程。

其實「選舉小組」必須明白,在一個民主選舉制度下產生的『職位』,這位人選是有職責、盡本份,領導其小組,監察中華公所之正常運作,以扶持一個組織在常軌中運行,否則須向董事局交待,撥亂反正;當「選舉小組」成立的宗旨確定,召集人與小組草議的建議,亦需待董事局作出抉擇。

「選舉小組」召集人翁宇才,和其他出席董事一樣,以私人身份,亦說出自己的「盼望」,以僑社繁榮和諧為已責,他建議、支持用另一個「輪選」方式去誕生新的執行董事;選票的爭議、選票的戰鬥便會「平息。」

「財政小組」召集人黃立輝指出「中華公所」選舉制度出現問題,章程有含糊的地方;中、英文之間文字註解不同,像中文文中有「不得連選連任」,而英文卻沒有,就有漏洞,對「輪選」方式去誕生新的執行董事,深表認同。

2004年領導20個僑團重返中華,以三公兩明執掌中華公所的陳仕維,頗有感觸,他任內修改章程,並通過了全體董事投贊成票;當主席不遵守章程,以自己的做法、用無理方法主持中華,「選舉小組」有責任修正;以三份二票數「墊斷」,視章程不見,「輪選」方式,人人有份;陳仕維更大方表示,以他個人見解,至孝篤親有四位出席代表,他認為以一個組織作一個機會更顯公平。

石家孝提到章程是否合理?主席及執行董事質素問題?他更指中華公所在「招標」方面處理不合格;余麗媖不同意草率從事,認為有必要詳詳細細,研究出一個大家接受的方案,一個能和平輪選方式她認同,並笑稱「不急」;謝中之對李奇舜的草議是絕對支持,他還是希望「選舉小組」召集人翁宇才,能盡力而為,亦擔憂翁書記又是否能一力承擔,擔當起此一重任?

余麗媖點出,物業小組在中國超市租約上的「獨立自主」未經董事局最後同意而主席黃光野揮筆簽約,主席黃光野在董事局會議上被問,只笑眯眯吐過一句,小組成員由你地選出都唔信?

第一次,一個私人豹會,大家為中華日後運作而聚在一起,並非「密謀造反」;經出席者商討下,修改後,方案如下:

給紐英崙中華公所所屬侨团的公開信

尊敬的僑團領袖:

中華公所選舉小組2012年7月27日   6:30 pm由中文書記翁宇才先生主持召開座談會,出席者: 余仕昂、李天生、李奇舜、余景新、雷國輝共六人‧缺席者﹕陳建立、梁添光、黄賢池‧

會中討論中華對維護僑社利益,以公平、公開、公正執行會務,防止以後在中華擁有龐大財產時被人壟斷,經大家討論,一致通過要向董事會提案,「要改變原有的選舉制度」,請求全體董事支持通過‧

吾等為中華步上和平民主、與時俱進,使僑社得益的制度,特此向僑社各僑團發出呼籲,積極支持修改中華公所被人誤用的選舉制度,為每個中華會員團體得到均等為中華辦事的機會,大家與中華共同進步,造福僑社。

懇請閣下及貴僑團的出席董事為維護你們固有的權利不被侵佔,為僑社的共同利益不斷壯大共襄盛舉,投下神聖的支持一票‧多謝!請垂注以下修改內容,如下:

一、執行董事編制改為﹕主席一人、副主席一人,任期如下表。

上任年份

正或副主席

姓     名

上任年份

正或副主席

姓     名

上任年份

正或副主席

姓     名

2013年

正主席

A君

2015年

正主席

B君

2017年

正主席

C君

2014年

副主席

B君

2015年

副主席

C君

2017年

副主席

D君

 

(二) 主席、中文書記、英文書記、財政、核數等職,均成為中華公所的執行董事,由出席中華公所的姓氏團體和社會團體派出其出席中華公所的董事出任,用輪值制度代替投票選舉制度,前邊輪值號碼為中華公所正主席,後邊輪值號碼為副主席,而且現在已經是中華公所的會員,才有資格派出其董事任中華公所的執行董事。

(三) 各姓氏團體和社會團體派出其出席中華公所的董事 (包括執行董事在內) 總人數不變,中華公所現在所有的董事,繼續行使中華公所章程給于的責任。

(四) 任職中華公所主席(包括副主席)、中文書記、英文書記、財政、核數之執行董事,分五條輪值綫為每一職位占一條輪值綫,每一職位都分別抽籌決定派出董事團體的次序號數,由第一號開始,輪滿一輪再由第一號開始‧周而复始一直輪下去,以後加入中華公所的團體自動在尾號輪候。

(五) 姓氏團體和社會團體可以不派其董事出任執行董事,其缺則由下一位補上,再缺也一樣由下一位補上,其缺不能由其推舉任何人代替,決定不派董事出任執行董事的社團,必須在換屆年6月30日12:00pm前書面通知中華公所,過期不通知中華公所則當自動棄權論,由中華公所照章推舉下一位上任,已棄權者不得以任何理由得回派出執行董事權,全體當選職員均屬執行董事兼受薪。

(六) 每一姓氏團體和社會團體每屆派出的執行董事不能超過一名,抽籌時如有社團抽到相同號碼時,必須將其中一籌放回再抽另一個號碼,使其不能重叠,同一個團體在輪值中如有多過二個執行董事位時,唯有選擇一個,餘下不能出任者與後面那位對調,不能當屆出任執行董事者延緩下一屆出任。

(七) 中華公所所有執行董事任期两年,在換屆年的9月30日前,當任主席必須確定下屆各科執行董事的名單,準備移交一切文件,列出移交冊,每屆移交冊都是中華公所的財產,确保每一屆的移交冊不能遺失,新上任的主席必須接到上一位落任主席的移交冊,并在移交冊簽名‧在落任時以同樣形式交給下一位新任主席。

(八) 以上條款如與現在中華公所章程抵觸之處,則修改之以适應以上條款。(以上內容由  中庸   提供)

 
中華「提」修章嘈吵鬧:忽視重量第一「針」 PDF 列印 E-mail

中華「提」修章嘈吵鬧:忽視重量第一「針」

(News Chinatown徐佩蒂報導)

講過CCBA「紐英崙中華公所」是一個「集體營運」團體,亦提到「紐英崙中華公所」從主席、中、英文秘書、財政、核數,除按月收取薪金更無繳交年費;嚴格來講「收取薪金」是受薪就是職員;「無繳交年費」就不算董事,非董事又點算執行董事。

「修章」第一必須「針對」的就是「五位」無繳交年費不算董事的職員票;點解:(1) 呢「五位」有選票?(2) 呢「五位」選票除了產生「牽制」作用,更「阻礙」CCBA 每兩年一屆的正常選舉。

亦有一點是大家一直疏忽的重係,「增添了」某一個團體「席位」;好比今屆:主席黃光野、財政黃立輝、中文秘書翁宇才、英文秘書陳國華、核數李潔英;是否就「等於」上述者,以「姓氏」歸加撥入「本姓組織?」

如撥入「本姓組織」,即「黃氏有5票」(3+2)、「至孝篤親又有5票」(4+1)、「李氏變了3票」(2+1)、「至德三德2票」(1+1);但正如上文所提,「無交會費兼之受薪」點解成了「執行董事?」原則上,是否該減去「票數」?

但有「趣」的還是:財政黃立輝是「港澳之友」提名、英文秘書陳國華與「至孝篤親」絕無關係、核數李潔英亦非「李氏」提名,他們的「名份」又情歸何處?

因為CCBA「紐英崙中華公所」要「修章」,在董事局一再爭議的並不是「以上這些錯綜複雜」的問題,而是「由誰去掌權」修章。

日本「宣傳戰」強搶釣魚島主權與 SCM

的前塵往事......查執行董事實屬受薪職員

(News Chinatown徐佩蒂報導)

最 近,圍繞釣魚島問題,日本又玩起無理攪三分的「新花樣」,外相玄葉光一郎16號啟程出訪法、英、德三國展開游說,尋求所謂的國際理解,同時,日本外務省正 在趕印所謂的《尖閣諸島主權歸日》宣傳册子,並準備翻譯成10國文字,在全球散發,企圖拉其他國家來制約中國,將釣魚島佔為己有。

日本拒不承認釣魚島主權存在争議,公然質疑《開羅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的國際法效力,是對二戰後秩序的公開挑戰;英、法、德是戰後國際秩序的堅定支持者,英國還是《開羅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的参與方。

日本非法侵佔釣魚島是公然否定對世界反法西斯戰争勝利成果、嚴重挑戰戰後秩序,在釣魚島問題上,歷史事實清楚明白,不容篡改;在歐洲政治家看來,日本所作所為加劇了東亞地區的戰略不稳定,不利於全球經際復甦,也不符合歐洲利益。

釣魚島及其附属島嶼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固有領土,釣魚島主權豈是日本「宣傳戰」能搶過去的, 無論日方如何花樣百出,游說也好,散發「說帖」也好,都改變不了非法窃取和霸佔中國領土的歷史事實。

日本「宣傳戰」強搶釣魚島主權與 SCM 的前塵往事……CCBA (紐英崙中華公所),自黃光野出任主席後,手法「層出不窮」,大使律師費去「理解」尋求新「支持」論點;一招「抹黑他人、重改歷史」;其手法「亦步亦趨」效法日本。

這種「無恥」心態,何以形成?

CCBA 是一個「集體營運」團體,所謂「集體營運」,簡單而言,好比蓉樹頭講故,大家擔「蹬仔」聚觀;每一張「蹬仔」代表一個組織體制,「紐英崙中華公所」的本身,並無屬於「本身的單一組織」。

更嚴格而言:「紐英崙中華公所」從主席、中、英文秘書、財政、核數:(1)有按月收取薪金;(2)亦無繳交年費。

基於第一點「收取薪金」是受薪,是職員;基於第二點「無繳交年費」何有資格當「董事」?如非董事?又何之有理稱之為「執行董事」?

紐英崙中華公所的「財富」並不屬於中華公所;是屬於全僑;全僑是指「基本組織體制」中,派出代表出席董事局成員之組織會員;「紐英崙中華公所」在此刻「修章」有「屁」用!」;「紐英崙中華公所」的財富,或許是一個時候去「設立一個基金會」在「有約束成效下」去營運。

「時過境遷」百年中華前身,是為華人「排難解紛」,有人「落葉歸根」無水腳,送其船票告老還鄉,當華人「客死他鄉」又「舉目無親」,負責執葬;也就是「華人歷史協會」望合墓園之存在的典故。

一個在變動中的組織,一個在擴張中的團體,一個漸有財富的所謂「社團鼻祖大佬」,是該聘用專業的CEO,去處理家當,而非「草包充才子」;亦由於此等受薪職員(1) 一不是全職、(2) 二不是專業、(3) 三是資歷淺;為此而凡事找律師去查,花樣百出更浪費中華金錢。

在梁永基任主席年代的代表作,非牟利501C-3的CCBA破天荒要交「巨稅」便是一「鐵証」!2013年CCBA又要「改選」,如「此心可問天」並「無名利私心」,請勿再玩「音樂椅」遊戲。

 
筆尖揭爆:猾辯無據、誠信破產 PDF 列印 E-mail

筆尖揭爆:猾辯無據、誠信破產

(News Chinatown徐佩蒂報導)

近日,日本外相 玄葉光一郎在法國《費加羅報》上撰文,聲稱日本是一個負責任的國家;但釣魚島問題的「突出」,以及日本的所作所為,不能不讓人對日本外相的話産生質疑,誰 能相信,一個竊取別國領土並賴而不還的國家,一個不尊重《開羅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的國家,一個唯恐亞太不亂、屢屢挑起事端的國家,是一個負責任的國 家?

日本要真正成為「正常國家」,贏得國際社會的尊重和亞洲鄰國的信任,必須悔改過去罪行,直面歷史責任,儘快糾正「竊島」錯誤行徑。

近 日,「紐英崙中華公所」兩位曾出席「中華民國101雙十國慶籌備會議」的中華主席黃光野及前中華主席何遠光,「扭曲引用」僑務委員陳家驊,在一個新、舊僑 團代表雲集的會議上那份「懇請」上述兩位,在支持中華民國國旗事件上,簽名支持說法;過後不同版本的「另類說法」在華人圈子中「變本加厲」盛傳,更惡毒到 叫人去「扑」街。

一個小小的「釣魚島」日本人要「霸」是要宣示權勢;一個小小的「紐英崙中華公所」,當走出中國城,仿如大海一針。

一面「中華民國國旗」重返「紐英崙中華公所」,本是簡單不過的一件事,何以事隔五年,還是被拒?

「中華民國國旗」真正意義,是道盡推翻腐敗帝制建立民國的史實,何以被某一小撮人「歧視?」「歧視」的背後到底又包含了些什麽?某一小撮人又以中華公所作據點,心中籌謀的又是什麼?

「紐英崙中華公所」的職員,無論主席,中、英文秘書,財政,核數,「心知肚明」,這個團隊的立場同宗旨: 向董事「坦誠」「盡責」;而非明知故犯,包藏禍心,不作報告。

「紐英崙中華公所」的職員「明知故犯」互相包庇亦是「知法犯法」;「紐英崙中華公所」的職員亦同樣誤解「團隊精神」真正意義:是「互助合作」,而不是維護「作奸犯科」。

一位真正「無上光榮」的職員「必須擁有大公無私」的立場與人格。

 
黃光野理應引咎辭職 PDF 列印 E-mail

個人行為與社團關係、非靈魂肉體不能分割

主席扭曲一件事實之真相;包藏禍心欠公正

黃光野理應引咎辭職

(News Chinatown徐佩蒂報導)

黃光野以「紐英崙中華公所」主席身份因掛旗事件,去函「中華民國僑務委員長」吳英毅博士、「台北駐波士頓經濟文化辦事處」處長洪慧珠、「波士頓僑教中心主任」黃正杰;投訴陳家驊。

News Chinatown本人及多間華文報章負責人均出席採訪了當天活動,証明:

(1)引用黃光野文字「當天在座所有團體代表均為陳家驊無禮言行震驚。

「震驚」是因為當天在座所有團體代表,「震驚」於黃光野,以「紐英崙中華公所」主席身份,對掛旗事件的「扣押」有表不一的態度。

(2)引用黃光野文字,陳家驊當日「態度狂妄、挑撥離間、情緒失控、使我們懷疑此人,是否有領導才能。」

陳家驊懇請「復懸中華民國國旗」,一眾與會者,便是「鐵證如山」者;如有聲線提高,亦因「痛定思痛」,明復懸中華民國國旗,何以比登天更難!

(3)黃光野文字函件未段提及「蒙處長即場為陳家驊的無禮行為道歉。」

處長並無「道歉」,只稱「這事暫且不談,今天集中討論101雙十籌備會議。

(4)黃光野文字函件未段又提及「我等要求陳某人向僑社及本公所公開書面道歉。」

黃光野「扭曲一件事實之真相」,再又誣告投訴陳家驊,陳某又有何失職失義要向僑社及紐英崙中華公所公開書面道歉?

(5)黃光野稱:「為維護僑委會和台灣公正形像,更為了波士頓華人社區可以和睦相處,陳家驊應引咎辭職;更望處長能採取適當行動、提防歷史重演為盼。」

論理應「引咎辭職」的是黃光野,他與何遠光扭曲事實,以另一個版本向職員商談後,發放電郵同一時間發送投訴函件,並無經過董事會商討通過。

黃光野上任到一年,中華公所招招新穎,一招2006年以前資料不全,律師照保,獨斷獨行,其拿手表態「不是我黃光野,是我地全體的中華公所同董事。」

後記:

個人行為與社團關係、非靈魂肉體不能分割;又假設某XX主席殺了人,因為是某XX組織的主席,咁所有XX的董事都要一齊受罪?

陳水扁亦無要全部親信齊齊伴他入獄!

《誣告新聞界》一事,法庭「聆詢庭法官」以Denial (無理控告) 為由指出:「此一案並無合理之理據,足以作出刑事控告;法庭不會受理,到我這首關經已拒絕受理;(文件打回頭),Simon Chan你自己在此簽名承認案件拒絕受理」。

本人為保持厚道,顧及Simon Chan陳國華及中華公所形像,一直未有把法庭文件「一併放上網」;結果本人一再被抹黑,更甚是陳某指是他「撤銷案件」,為此把文件公開「以正視聽」討回公道。(並再次附原文於後。)

中華主席黃光野旱於本年1月已知道此事時,黃主席並無否認,包庇陳國華,本人亦有權以黃光野「投訴陳家驊文件為鑑」(1)要陳國華公開「道歉」、(2) 要求誣告者及包藏禍心者亦「引咎辭職。」

 

 
« 最先前一個12345678下一個最後 »

第 6 頁, 共 8 頁




Supported By J&Z Information Technology. XHTML and C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