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街号外
news menu leftnews menu right
紐英倫中華公所
中華「提」修章嘈吵鬧:忽視重量第一「針」 PDF 列印 E-mail

中華「提」修章嘈吵鬧:忽視重量第一「針」

(News Chinatown徐佩蒂報導)

講過CCBA「紐英崙中華公所」是一個「集體營運」團體,亦提到「紐英崙中華公所」從主席、中、英文秘書、財政、核數,除按月收取薪金更無繳交年費;嚴格來講「收取薪金」是受薪就是職員;「無繳交年費」就不算董事,非董事又點算執行董事。

「修章」第一必須「針對」的就是「五位」無繳交年費不算董事的職員票;點解:(1) 呢「五位」有選票?(2) 呢「五位」選票除了產生「牽制」作用,更「阻礙」CCBA 每兩年一屆的正常選舉。

亦有一點是大家一直疏忽的重係,「增添了」某一個團體「席位」;好比今屆:主席黃光野、財政黃立輝、中文秘書翁宇才、英文秘書陳國華、核數李潔英;是否就「等於」上述者,以「姓氏」歸加撥入「本姓組織?」

如撥入「本姓組織」,即「黃氏有5票」(3+2)、「至孝篤親又有5票」(4+1)、「李氏變了3票」(2+1)、「至德三德2票」(1+1);但正如上文所提,「無交會費兼之受薪」點解成了「執行董事?」原則上,是否該減去「票數」?

但有「趣」的還是:財政黃立輝是「港澳之友」提名、英文秘書陳國華與「至孝篤親」絕無關係、核數李潔英亦非「李氏」提名,他們的「名份」又情歸何處?

因為CCBA「紐英崙中華公所」要「修章」,在董事局一再爭議的並不是「以上這些錯綜複雜」的問題,而是「由誰去掌權」修章。

日本「宣傳戰」強搶釣魚島主權與 SCM

的前塵往事......查執行董事實屬受薪職員

(News Chinatown徐佩蒂報導)

最 近,圍繞釣魚島問題,日本又玩起無理攪三分的「新花樣」,外相玄葉光一郎16號啟程出訪法、英、德三國展開游說,尋求所謂的國際理解,同時,日本外務省正 在趕印所謂的《尖閣諸島主權歸日》宣傳册子,並準備翻譯成10國文字,在全球散發,企圖拉其他國家來制約中國,將釣魚島佔為己有。

日本拒不承認釣魚島主權存在争議,公然質疑《開羅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的國際法效力,是對二戰後秩序的公開挑戰;英、法、德是戰後國際秩序的堅定支持者,英國還是《開羅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的参與方。

日本非法侵佔釣魚島是公然否定對世界反法西斯戰争勝利成果、嚴重挑戰戰後秩序,在釣魚島問題上,歷史事實清楚明白,不容篡改;在歐洲政治家看來,日本所作所為加劇了東亞地區的戰略不稳定,不利於全球經際復甦,也不符合歐洲利益。

釣魚島及其附属島嶼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固有領土,釣魚島主權豈是日本「宣傳戰」能搶過去的, 無論日方如何花樣百出,游說也好,散發「說帖」也好,都改變不了非法窃取和霸佔中國領土的歷史事實。

日本「宣傳戰」強搶釣魚島主權與 SCM 的前塵往事……CCBA (紐英崙中華公所),自黃光野出任主席後,手法「層出不窮」,大使律師費去「理解」尋求新「支持」論點;一招「抹黑他人、重改歷史」;其手法「亦步亦趨」效法日本。

這種「無恥」心態,何以形成?

CCBA 是一個「集體營運」團體,所謂「集體營運」,簡單而言,好比蓉樹頭講故,大家擔「蹬仔」聚觀;每一張「蹬仔」代表一個組織體制,「紐英崙中華公所」的本身,並無屬於「本身的單一組織」。

更嚴格而言:「紐英崙中華公所」從主席、中、英文秘書、財政、核數:(1)有按月收取薪金;(2)亦無繳交年費。

基於第一點「收取薪金」是受薪,是職員;基於第二點「無繳交年費」何有資格當「董事」?如非董事?又何之有理稱之為「執行董事」?

紐英崙中華公所的「財富」並不屬於中華公所;是屬於全僑;全僑是指「基本組織體制」中,派出代表出席董事局成員之組織會員;「紐英崙中華公所」在此刻「修章」有「屁」用!」;「紐英崙中華公所」的財富,或許是一個時候去「設立一個基金會」在「有約束成效下」去營運。

「時過境遷」百年中華前身,是為華人「排難解紛」,有人「落葉歸根」無水腳,送其船票告老還鄉,當華人「客死他鄉」又「舉目無親」,負責執葬;也就是「華人歷史協會」望合墓園之存在的典故。

一個在變動中的組織,一個在擴張中的團體,一個漸有財富的所謂「社團鼻祖大佬」,是該聘用專業的CEO,去處理家當,而非「草包充才子」;亦由於此等受薪職員(1) 一不是全職、(2) 二不是專業、(3) 三是資歷淺;為此而凡事找律師去查,花樣百出更浪費中華金錢。

在梁永基任主席年代的代表作,非牟利501C-3的CCBA破天荒要交「巨稅」便是一「鐵証」!2013年CCBA又要「改選」,如「此心可問天」並「無名利私心」,請勿再玩「音樂椅」遊戲。

 
筆尖揭爆:猾辯無據、誠信破產 PDF 列印 E-mail

筆尖揭爆:猾辯無據、誠信破產

(News Chinatown徐佩蒂報導)

近日,日本外相 玄葉光一郎在法國《費加羅報》上撰文,聲稱日本是一個負責任的國家;但釣魚島問題的「突出」,以及日本的所作所為,不能不讓人對日本外相的話産生質疑,誰 能相信,一個竊取別國領土並賴而不還的國家,一個不尊重《開羅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的國家,一個唯恐亞太不亂、屢屢挑起事端的國家,是一個負責任的國 家?

日本要真正成為「正常國家」,贏得國際社會的尊重和亞洲鄰國的信任,必須悔改過去罪行,直面歷史責任,儘快糾正「竊島」錯誤行徑。

近 日,「紐英崙中華公所」兩位曾出席「中華民國101雙十國慶籌備會議」的中華主席黃光野及前中華主席何遠光,「扭曲引用」僑務委員陳家驊,在一個新、舊僑 團代表雲集的會議上那份「懇請」上述兩位,在支持中華民國國旗事件上,簽名支持說法;過後不同版本的「另類說法」在華人圈子中「變本加厲」盛傳,更惡毒到 叫人去「扑」街。

一個小小的「釣魚島」日本人要「霸」是要宣示權勢;一個小小的「紐英崙中華公所」,當走出中國城,仿如大海一針。

一面「中華民國國旗」重返「紐英崙中華公所」,本是簡單不過的一件事,何以事隔五年,還是被拒?

「中華民國國旗」真正意義,是道盡推翻腐敗帝制建立民國的史實,何以被某一小撮人「歧視?」「歧視」的背後到底又包含了些什麽?某一小撮人又以中華公所作據點,心中籌謀的又是什麼?

「紐英崙中華公所」的職員,無論主席,中、英文秘書,財政,核數,「心知肚明」,這個團隊的立場同宗旨: 向董事「坦誠」「盡責」;而非明知故犯,包藏禍心,不作報告。

「紐英崙中華公所」的職員「明知故犯」互相包庇亦是「知法犯法」;「紐英崙中華公所」的職員亦同樣誤解「團隊精神」真正意義:是「互助合作」,而不是維護「作奸犯科」。

一位真正「無上光榮」的職員「必須擁有大公無私」的立場與人格。

 
黃光野理應引咎辭職 PDF 列印 E-mail

個人行為與社團關係、非靈魂肉體不能分割

主席扭曲一件事實之真相;包藏禍心欠公正

黃光野理應引咎辭職

(News Chinatown徐佩蒂報導)

黃光野以「紐英崙中華公所」主席身份因掛旗事件,去函「中華民國僑務委員長」吳英毅博士、「台北駐波士頓經濟文化辦事處」處長洪慧珠、「波士頓僑教中心主任」黃正杰;投訴陳家驊。

News Chinatown本人及多間華文報章負責人均出席採訪了當天活動,証明:

(1)引用黃光野文字「當天在座所有團體代表均為陳家驊無禮言行震驚。

「震驚」是因為當天在座所有團體代表,「震驚」於黃光野,以「紐英崙中華公所」主席身份,對掛旗事件的「扣押」有表不一的態度。

(2)引用黃光野文字,陳家驊當日「態度狂妄、挑撥離間、情緒失控、使我們懷疑此人,是否有領導才能。」

陳家驊懇請「復懸中華民國國旗」,一眾與會者,便是「鐵證如山」者;如有聲線提高,亦因「痛定思痛」,明復懸中華民國國旗,何以比登天更難!

(3)黃光野文字函件未段提及「蒙處長即場為陳家驊的無禮行為道歉。」

處長並無「道歉」,只稱「這事暫且不談,今天集中討論101雙十籌備會議。

(4)黃光野文字函件未段又提及「我等要求陳某人向僑社及本公所公開書面道歉。」

黃光野「扭曲一件事實之真相」,再又誣告投訴陳家驊,陳某又有何失職失義要向僑社及紐英崙中華公所公開書面道歉?

(5)黃光野稱:「為維護僑委會和台灣公正形像,更為了波士頓華人社區可以和睦相處,陳家驊應引咎辭職;更望處長能採取適當行動、提防歷史重演為盼。」

論理應「引咎辭職」的是黃光野,他與何遠光扭曲事實,以另一個版本向職員商談後,發放電郵同一時間發送投訴函件,並無經過董事會商討通過。

黃光野上任到一年,中華公所招招新穎,一招2006年以前資料不全,律師照保,獨斷獨行,其拿手表態「不是我黃光野,是我地全體的中華公所同董事。」

後記:

個人行為與社團關係、非靈魂肉體不能分割;又假設某XX主席殺了人,因為是某XX組織的主席,咁所有XX的董事都要一齊受罪?

陳水扁亦無要全部親信齊齊伴他入獄!

《誣告新聞界》一事,法庭「聆詢庭法官」以Denial (無理控告) 為由指出:「此一案並無合理之理據,足以作出刑事控告;法庭不會受理,到我這首關經已拒絕受理;(文件打回頭),Simon Chan你自己在此簽名承認案件拒絕受理」。

本人為保持厚道,顧及Simon Chan陳國華及中華公所形像,一直未有把法庭文件「一併放上網」;結果本人一再被抹黑,更甚是陳某指是他「撤銷案件」,為此把文件公開「以正視聽」討回公道。(並再次附原文於後。)

中華主席黃光野旱於本年1月已知道此事時,黃主席並無否認,包庇陳國華,本人亦有權以黃光野「投訴陳家驊文件為鑑」(1)要陳國華公開「道歉」、(2) 要求誣告者及包藏禍心者亦「引咎辭職。」

 

 
兩面《睇》紐英崙中華公《僕》心態 PDF 列印 E-mail

兩面《睇》紐英崙中華公《僕》心態

2012年9月25號晚「紐英崙中華公所」兩月一次例會傳真:

(1) 通過2012年7月31日會議記錄 《爭議》

中華公所「備」有中、英文書記,其會議記錄:原則上必須要按會議中,各有關之內容詳細「記錄在案」始稱「在案的一份記錄」,記錄是「物証」,亦是歷史,更是中華公所的「資產和財富」。

就因為今屆「公僕」們(執行董事)的「大公僕」黃光野一句:「中華無曬2006年以前的文件」;為此在SCM動用問題上,便大拿拿花掉兩萬元,要重新《註下新案論》。

「有聞必錄」亦是「中、英文書記」的職責,在會議中記下全部,兩月才一次,又有何難度?

英文書記是否「操控會議記錄?」

中文書記到底在「會議記錄」製作過程中是否受到「礙手礙腳」?

一項「會讓記錄」便有六頁紙,又何以要「另起爐灶」發行兩頁紙的「中華快訊」雙月刊?

一個「製作」盡心盡力的「會議記錄」,足令任內「無愧於心」,更可堂堂正正擔起「中華史官」之譽。

英文書記大聲辯稱,所有都記下就係話:「呢個係垃圾會議記錄」;垃圾在環保上能循環「再生」,總比人在紅塵滾滾兩腳一伸一無所有更有價值。

敬請「忠於原著」。

 

(2) 失實會議記錄:

英文秘書公開責罵港澳之友代表「放屁」點解咁無文化同修養?「夠膽」公開責罵「港澳之友代表」「放屁」,港澳之友代表有權要求「記錄在案」是追求一項「華史」在案,又何以不少董事要笑人?

這個「換職」不下臺的紐英崙中華公所英文書記;「大話連篇」,否認開會時,董事陳建立有解釋何謂「斷章取義」,但在下次會議中在40多人面前他話無聽過;更「強詞奪理」為「斷章取義」另作註解。

身為法庭有合約翻譯人員,以完全與「中文原文」不符合的「自寫英文本」交法庭,有防礙司法公正之做法,在中文一句「埋伏多年而不生效的計時炸彈」上;用自寫英文本解釋為:

「為徐女士在她的文章中提到“定時炸彈”一詞,中華大樓出入的多為老幼及青年學子,身為公所職員有必要對上述言辭採取適當措施,以防萬一。」

最新跟進,8月28號法庭「指令」他 (陳國華) 對此項「証據不足之刑事誣告」,簽下承認「証據不足之刑事誣告」文件。

歷史是記載事實的全部,百年中華『告』記者,更一招『誣告』,按理亦必須完完整整詳細記載「以儆效尤」。

當事人記者保留及不排除以法律行動追究到底。

執行董事「大公僕」黃光野,在 2012年9月25號晚「紐英崙中華公所」兩月一次例會中,被問及「到底在証據不足之刑事誣告」事件上,事前知否?

「大公僕」與「小公僕」在「眾目睽睽」各有表白。

(註):公僕是當官者自謙之稱,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梁振英是公僕,其手下便是「小公僕」。

(3) 100隻火雞的「萬歲」

「萬歲」來源 – 在娛樂圈,誰請吃東西便冠以「萬歲」;亦取自「帝制時代」皇帝有償,便得伏地三呼「萬歲」;今番「大公僕」話:「Larry(中文書記)幫了昆士一位開餐館的陳老板忙,無收佢費用,Larry問佢要了100隻火雞俾中華公所,每個董事分一隻,其他預150份餐俾大同村住戶,並訂11月17號在中華開餐。」

100隻火雞的「萬歲」該屬於誰?

一位開餐館的陳老板呢?

還是以收取 100隻火雞代作「酬勞」的Larry翁宇才呢?

而在「以雞代錢」之後,陳氏便有「付酬」,在收受「利益」之後,翁小僕便得「盡心盡力、貫徹始終」替陳老板老人家完成其創業大任而「義無反顧」。

100隻火雞又何以不分送中國城各慈善團體?正如董事陳志誠問?

100隻火雞董事就分了一半?

陳老板「原意」在昆士派火雞是給予當地耆英享用;「0」嘩, 在收受「利益」之後當事人有權另作安排。

(4) 生人霸死地

「生人霸死地」?「望合墳地」有個名稱「華人移民紀念園」,其意義:是一項歷史的引証、記錄,留下資料給予後世了解,最早在麻省登陸的「前人前事」。

「華人移民紀念園」在「紐英崙歷史協會」多年奔走,從搜集資料到籌募捐款興建,前後花了好長一段時間。

「華人移民紀念園」大功告成的那一天,大家前往亦好覺安慰,原因是:

令死者可以長埋在一個美好環境裡,這批被葬於地下的先人,有些更是戰前的「前世者」,這亦是百年前,由市政府撥出給予華人安葬的「公墓」。

「紐英崙歷史協會」2012年9月28號慶祝其成立20週年慶典;在「大公僕」一再追詢下,身為「歷史協會」董事之一的陳建立第二次在中華公所表示:「經過17年的努力,2007年清明節,歷史協會完成了歷史上的責任,華人移民紀念園 –在廣泛深入的啟示:

(1)早輩:落葉歸根要返唐山;(2)最近幾代美國華人:故鄉落葉生根在美國」;歷史協會未來責任,以過往的歷史作為教材:由江念祖教授帶領去研究、編檔案、作推廣、去教育、維護歷史真相;(3)不會再在外藐上花時間;(4)現有外觀是由一位林姓建築師,按陰陽五行風水的結構,加上現代式的設計,把華人先賢千辛萬苦、吉光片羽留存。

中華公所在大同村「榮氏」管理公司獲得三萬,再向柯德文、永福兩所殯儀館要求捐贈款項,大事更改疑有令「紐英崙歷史協會」多年努「轉移承接力」?

按麻州墳地法例,每一位先人均會更換上美觀劃一的碑石;而沒法聯絡到死者後人者便沒法另豎新碑。」

同時,此「公墓」仍由政府維修、保養和管理;「望合之華人移民紀念園」只是一個歷史足跡據點。

CCBA的「舊瓶新酒」,不單執行董事有兩件「舊貨」,連帶推廣發展CCBA亦沒法「拓展彊土」盡在「阿爺舊業績中」左穿右插,之後改寫File,註上某年、某月、某人「成大業」,大吹大雷一番……呀,真係「抱你大了,大官。」

(註:大官不是當官者,而是大戶大家稱大少個仔叫大官;即是老爺、少爺、大官,吾生性就是三世祖 )

(5) 修章?

近日因一個SCM利益,「種樹前人」的心血,不單不被褒揚,在爭議之中,當年一項「饋贈」變了「談判」的報酬;SCM 一個變身亦從有限制變了無限制;更否定了SCM 限制起平民屋的論調。

「豪門爭產」是爭老豆同阿爺「淨底」?「虎視眈眈」中華產業的一群「狐群狗黨」又豈是「章程」能左右?在一個花團錦簇未世洪流中,連搖搖筆桿寫點真實的前塵往事,也要被「屈」被「誣告」被「打壓」;又為了什麼?是因為阻他人發財?

要「大修」還是「小修」?人人返屋企「豎起床板想一想」;11月份例會再研商。

 
« 最先前一個12345678下一個最後 »

第 6 頁, 共 8 頁




Supported By J&Z Information Technology. XHTML and C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