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街号外
news menu leftnews menu right
紐英倫中華公所
中國城;華人事《檔案》指引 (5)中華公所司法監管協議曝光 PDF 列印 E-mail

中國城;華人事《檔案》指引 (5)

中華公所司法監管協議曝光

(News Chinatown徐佩蒂報導)

皇帝的新衣裳,是一個寓言故事,故事中的皇帝,在物質要求上一如煙花過後的寂寥,於是設計師在無他法之餘,只能對皇帝說:「只有聰明的人才能看到你穿了新衣。」

於是皇帝在沒有穿衣服的情况下,巡遊於民眾之前,後來只有小朋友敢問皇帝:「你為什麽不穿衣裳出門?」

在現實生活中,在環境的重重套套利益與感情的包袱下,有幾多位穿新衣裳的皇帝?又有誰會像孩子說出真言?

紐英崙中華公所「主席」無權自作主張是事實,紐英崙中華公所是否可任意妄為「無王管?」紐英崙中華公所在陳仕維帶領20個被停會籍僑團重返中華,因「前朝」遺恨,曾經被司法部監管,故無論何時「有前科的中華」被翻舊帳總是週身蟻!

何況2004陳仕維任中華主席,與司法部總檢察官簽署一份監管協議,而這項監管協議的有效日期為2004年11月2日起。

條文包括:

(1) 中華公所從協議書生效日起,在未來四年內,每年將向總檢察官辦公室提供書面的年中現狀報告,其中包括泰勒街物業排定的,及已執行的維修報告。

(2) 中華公所議員大會及議員們將依照公所章程及監管協議運用。

(3) 如同中華公所章程所規定,議員們將獲通知所有會議的舉行日期,時間及地點……除議員大會指定,需要秘密討論的特定議題外,議員大會及議案文件應向所有會員公開。

(4) 在協議日期,中華公所得向總檢察官辦公室及稅務局申報的義務,而所有要申報的文件需完整、正確。

(5) 中華公所議員及職員不可把公所的任何資產,轉讓給任何個人或給任何牟利機構,除非:(A) 議員們已審核、批准這一交易;(B) 如果是章程規定,會員們已批准了這一交易;(C) 如果這一交易涉及可觀的資產,這一交易是以未折價的公平市場價值處理,而且這一交易有助於達到中華公所的慈善目的。

(6) 中華公所同意,在會導致大同村業主權變更,或使中華公所大同村地產利益受影響的任何計劃實施之前的60天,通知總檢察官辦公室的公共慈善機關負責人。

(7) 中華公所同意允許總檢察官辦公室,一年不超過兩次的,定期審核其運作及財務。(其他省略 。)

同時,這份監管協議的條件,將從簽定日期起持續有效,除非紐英崙中華公所及總檢察官辦公室協議修改,或法院決定授權修改。


 
中國城;華人事「檔案」指引 (3) PDF 列印 E-mail

中國城;華人事「檔案」指引 (3)

一筆橫跨五十年 細説中國城

(News Chinatown徐佩蒂報導)

「一筆橫跨五十年、細説中國城」是四年前News Chinatown第一夲在虎年出版的特刊,當中很「清楚」為中國城歷史寫了個記錄,如細心研讀會明白一些事實的「來去分明」,原來是這樣。全文如下:

水年華、往事未如烟……50年代的中國城範圍非常窄狹,主要的街道:乞臣街、好事福街、必珠街、泰勒街、乞臣街,基本上是華人活動凝聚之所,一所輝煌莊觀的波城安良工商會大厦,禮堂可容納750席位,成為當時華人慶典活動之場所。(註:連日來News Chinatown網站突屢遭破壞,故如有問題發生,敬請見諒。)

(圖) 懷特市長把90號泰勒街 (中華大樓 / 前舊昆士小寫校址) 以一元售給當年中華公所主席李實卿,大樓一項門匙移交儀式在中國城引來無盡歡呼聲。(News Chinatown資料庫圖)

模範母親

1952年『全美模範母親選舉』頒發儀式亦假安良舉行;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一位年青的母親在丈夫為國捐軀後,獨力以經營洗衣館,帶大了8個孩子;阮陳彩蓮女士,其頒發榮譽之所,便是在安良禮堂;在尚未有電影院前,安良的禮堂便是影院,亦是婚姻嫁娶神聖盟約的地方,阮陳彩蓮女士的三個兒子,迎聚了陳毓璇、陳毓禮的三位姊姊,也在安良誓下了『相敬如賓、白頭偕老』的承諾。

好事福街是一條短短的『小巷』,在1932年一個瘦弱男嬰的誕生,却改變了中國城的命運–陳毓禮先生;從遭受市府白眼到今日為中國城爭取良多,權力的背後又隱藏着些什麼?紐約被稱為美國最繁華之都,華人雲集,支持政客財源滾滾,熙來攘往的中國城仍未有一個地標。

中國城樓

波士頓在平實之中,却擁有一座宏偉的『中國城樓』(牌樓),是中國城的地標,在『中國城樓』俯仰無愧底下,華人辛勞獲得回報,此牌樓建成,亦有一個8年抗戰式的耐力始能完成。

1970年是一個轉捩期,在獲得中華民國政府捐贈興建牌樓材料,仍需向市府申請一筆為數10萬元的建築費,却未能獲得批准,於是,陳毓禮和他的哥哥毓璇及陳建立等,明白到和政客打交道,要有談判的籌碼–選票,往後的日子,他們在波士頓地區,一户又一户敲門,向華人解釋要爭取權益必須登記做選民,更在華埠呼籲,一個途人都不放過。

家當增添

從1970年300選票,至1978年3600票,終獲批准10萬的建築費,而這所來自『中華民國捐贈材料』的中國城樓背後,最後引燃了日後中國城家當的增添;包括:泰勒街90號中華大樓、大同村、SCM地段,天滿街、華福樓平價屋,(並不包括新新超市傍舊中華公所好事福街爆炸後的兩塊地皮。)記往昔、揭事實,前人種樹後人乘凉,不無進取是一件頗稱悲觀的事;在『盤點』一些人和事之餘, 在分享餘蔭之餘;中國域的未來,到底又有幾多『無私奉獻』的英才……

口傳歷史

有人的地方,便有流傳下去的口傳式的歷史,而太多的口傳式故事,在不同的一種方式底下,却有了一個又一個『言不盡意』的版本,失去了事件真實的全部,對新移民、甚至一眾以耳當目者來說,也不防來一次認真的正視。

1969-1970年,越戰正旺,失業人數很多,中國城有了一次變動,在交談的鄉音中,也不再純為台山話,出現了其他方言。

市長Ray Flynn 聆聽

1969年,在被政府徵地建高速公路被割去40%的波城安良工商會禮堂,又來舉辦了『第一次』市長懷特 (Kevin White) 為聆聽唐人街心聲的會議,這個『公聽委員會』主持人,為當年中華公所主席李實卿先生、中華大樓籌建委員會黄培潤先生、公聽委員會主席胡國新先生、陳毓禮先生、市長懷特的行政主任、娛樂局代表、亦有人權組織的代表等等,當時有300人出席。

『公聽委員會』之設立,是『圍城』以外的人,想了解一下『這些華人到底需要政府協助他們一些什麽?』在草議的10多個題問上,最後拍板的5個問題:(1)耆英住宅、(2)平民住屋、(3)青年問題、(4)雙語教育、(5)公共安全。

站足謀生

事後,主流媒體足足報導了『一個星期』,但參議員對這個公聽會却未有跟進,在Boston Globe

一位黑裔媒體引用少數族裔權益為題,耆英服務首開紀錄–在夏利臣街街尾,基督教華人報道會目前運作的一棟大厦,屬市府第一個給予華人社區服務宗族之所。

當其時,耆英局在中午便為華埠老人家燒出『熱乎乎』的中式午餐,免費派發,兩個爐頭是經營餐舘供應商黄述沾送出,至於米、菜却是新新超市送出的,李漢魂將軍的兒子Fred Lee醫生在中華公所義診、哈佛、MIT的學生教華人『站足謀生』的英語……雖說萬事起頭難,却展步了。

7人小組

1982年以陳毓璇為首的7人小組:陳毓禮、陳家驊、陳建立、陳鐵堅律師、李鳳儀律師及鄭繼良則師,及塔芙大學醫藥中心,洽談用地捐贈方案,1983年,市長懷特 (Kevin White) 任滿16

年後,宣佈不再連任,翌日,市長約見陳氏兄弟,未幾,在離任前,塔芙大學以60萬購買SCM

物業,轉贈中華公所,這便是期後一直以租金維持中華公所渡日的資源。

而SCM物業的捐贈給中國社區,有條文規定,SCM的物業其出租收入,在積存到一個足夠的數目後,必須興建可負担性房屋,以舒緩中國城第8類房屋之不足。

菜園公屋

1983-1984年,天滿街可發放建平價屋,也就是目前的『棲滿樓』,却受當地居民反對,要保持菜園,以民事起訴重建局,其後獲得 Senate President William Bulger的協助,而最終建成

了20户的廉價屋。

有時候,命運的際遇,可能要經過很長的一段時間,像美酒般發酵,點解?因為陳毓璇先生,在1950年和William Bulger同時當兵,誰又會想到30多年後,他能伸出援手呢,88年可入伙。

金鳳鳳鳴

1973年華埠地方發展公司,是華經會前身,行政主任姓林,在李實卿和陳金鳳敦促下草擬療養院發展計劃,後經陳家驊補充修改,作為當日發展中華頤養院之藍圖, 原來之計劃是以

Pine Street Inn舊址,一遷再遷至所勿街現址才發展成功。

當時,因陳金鳳是第一位華人社工,擁有碩士學位,與担任護士的湯鳳鳴,加上陳秀英和她的丈夫、及陳郁立教授、陳家驊等熱心的一群協助奔走,最後,經過多年的努力,始能美夢成真,其中最令人神傷的還是,當年,在視察其他的頤養院時,發現華人因言語不通,常孤單垂着頭藏縮在『滿佈異味臭氣』的床邊。

康州李伯

政府堅決有此需要,但以當時計算一個入住者,每天70元費用,5位出席的衛生局代表却反對,在公聽會上,陳鐵堅及陳家驊正感無奈兼無助時,事件『峰迴路轉』,在Senate President William

Bulger 另一次的協助,中華頤養院有了開托的一天,(該院有90%是政府補助。)

而第一個入住的是一位李姓阿伯來自康州……至於『大同村』聯邦政府房屋局,在中華公所開『全僑大會』,黄高秀曾任波城安良會長及全美安良總理,在這個投票决定的晚會,創下歷史性記錄,會議由晚上7時廷開至凌晨3時。

多災中華

1981-1982年間,『樂善好施』的黄官羨買入了華盛頓街與尼倫街的一整條街,其中有大家所熟識的『帝苑大酒褸』,而他亦在廣教學校籌建中捐贈10萬美元。

1982年,一個計劃中的舊90號泰勒街昆士小學原址,重建中華公所計劃交由建築師鍾耀星負責;如何去形容這所學校呢?

研究方案:(1)拆掉重建?(2)後座建住宅,劃則師構想建五座四層樓宇,並把地窖掘深作泊車

場,草案完成,朱宗成結構工程師表示,五座四層樓宇,末能成受背後很近的高速公路帶來的壓力,地質研究成本太高,也起不了圍牆。

千瘡百孔

全棟大厦『千瘡百孔』,廁所是老式蹬廁,水、電、暖氣…等,均因年久失修而需費龐大,目前孔子像入口傍設有供傷殘人士專用的通道,而中華大樓在放置汽水箱的地方,原為升降機位置,却限於費用困難廷押,未及完成,1983年1月6日早上8點,爆炸聲發出巨響,位於好

事福街14號的中華公所四層樓宇『全塌』了……更速成了大樓的及早入伙,1984黃兆英任中華主席時入伙!當年,同屋共主有三伙人:中華公所、華美福利會、廣教學校。

回顧,爆炸後,當年身為主席的陳毓璇在當日下午5時,假『安良工商會』招開緊急臨時會議,同月24日下午7時,在『華人經濟發展協會』舉行會議,主席報告各界人士,連日自動自發捐助中華重建。

一元之得

據83年担任中華財政的黃兆英記錄中看到:好事福街14號的中華公所四層樓宇損失14萬元,連其他住户損失及租值損失在內約20萬元。

重建中華大樓(獲市府以一元出售之泰勒街90號舊昆士小學)各捐款:

本地捐款:17萬4千,各埠捐款:19萬,市政府補助重建昆士學校:6萬4千元。

借用重建舊樓基金:202,660元,重建舊樓基金貸款:175,000元,向中華廣教學校貸款:225,000

元,僑務委員會捐款:160,000元,支工程費用:569,042.07元,建築師、工程師、測量費:

70,000元,律師費:7500元。

仕維執政

中華大樓座於『泰勒街』,本應取意國泰民安、勒是安定平穩,而事實上,自遷往上述之後,中華公所官師纏身、財務混亂、廣教被遂、僑團紛爭、更一度22個僑團亦被迫離開中華、引來司法部向法院申請接收中華公所、中華公所大樓因向紐約寶生銀行貸款、險被沒收……

2004年因陳仕維執政,從而「政改修章」,確保以『規』為準,以『章』為本,黃國威接任,遵行之,卸任後;只四年功夫,中華公所內又見回航,權力令人沉倫從清廉至腐化墮落,原本為一線之隔。

三公兩明

以『三公兩明』帶領22個僑團重返中華公所的陳仕維,在其上任前的一天 ( 2004年1月1日 ),

亦發生余典文事件,發出張貼律師信,禁止(2號)就職典禮。

常言道:『人在做,天在看』,當天,天在飄雪,波士頓市長曼寕路在主持監交儀式後,在其愛惜的口吻中,一句『願和諧共處,一切不如意成如昨日死。』

『死』 - 令人回想到從前重重事和物……

從前,凡有華人抵步及離去,都記存資料在名冊之內,排難解紛,甚至殮葬。

亦因此,有了『望合墳場帶出百年滄桑』的一段記憶,前塵如往事,透過『歷史學會』的努力和募捐,令長埋荒野下故人白骨,有了一個踏實的環境,百年歷史,這所墳場是最早,由市政府撥出『公墓』給予華人安葬。

從『死亡到永生』,為亡魂更換上新的一片碑石,華人社區的有心人,值得加許。

亦從百年走過來,當年中華的服務『一口薄棺輾轉至今』,百年後的中華又會如何?

華埠轉捩

70年代『退伍軍人會』、『華美福利會』去聯邦申請一筆款項,作為研究『土地發展環境研討會』,為中國城的將來籌謀,主要焦點是低收入房屋。

同一時期,市府給中華公所『一個權力範圍』,除乞臣街、好事福街、必珠街、泰勒街外,擴大至夏利臣街,更令華人振奮的還有 – 市區重建區計劃內的大同村興建。

1970年大同村的興建亦在經歷了無數的爭議,終而動工,並在1973年入伙。

在中國城令不少華人得益入住的『公路村』;『中華耆英會』的前身『老人會』;華人醫務中心也遷入了新的華盛頓街的昆士小學。

1973年梁威廉接手『華經會』,其建樹:(1)買了65號夏利臣街、(2)新新超市對面的平價華經

樓、(3)中華貿易大厦(此大樓因供樓問題後被政府沒收。)

如果說陳仕維任中華主席起用余麗媖為財政、黄國威年代的英文秘書為陳黃海蘭,事實上,中華公所第一位聘用的女性為張黃玉鶯女士,職務為外交,當時中華主席為李實卿先生。

連福醫生

服務華人事業,如雨後春筍般的百花齊放,其中洪門的黄培潤、協勝的周文偕、黃述沾、安良的陳連福,亦好有建樹,尤其是本身是醫生的陳連福,除身為安良外交,更在紅燈區有個醫務中心。

免費英語班由牧師及歐修女執教,最早的『華清聯誼會』的創辦人更是少年十八、九的陳建立和梅鍚銳。

1972年中華公所主席李實卿與波城安良工商會會長黃君裕,聯同舉辦『職業培訓班』,而年青的黄國威聞說是這個培訓班的高才生。

YMCA仍在泰勒街的氣球屋內提供各項服務:也有少年童軍;而Chinatown Café司徒慶羨的太太司徒麗英,也開設了她的剪髮店;1975年華美正式開辦、也有了雙語的舢舨。

收屍安葬

功夫會有:洪青、劍虹、竹廬,師傅有:陳培、胡炳超、朱振舜;海僑聯誼會、藝聯善慈社的面世……後者更協助 (外僑) 在船公司持有登記名冊者,停留波士頓,一個10年或20年的大赦,培育了不少社會英才,藝聯本身亦有墓地,早年開飯、贈醫、安葬,服務華人功不可沒。

而中華公所除「排難解紛」,『收屍』重任亦落在中華肩上,出事後,市府便撥電陳連福醫生,國民黨的駱介屏及安良的黄紀慧便為亡者辦理身後事。

陳耀庭 (退伍軍人) 70年代起服務省府,從事醫藥保險,陳毓禮73年起服務市府,採購局長,張黃玉鶯70年代在中華任秘書,74-75年在波士頓大學攻讀法律,後任聯邦民權事務主任,陳建立從小市府起步,到2006年前的27年在『美國健康及人民服務部DHHS處』工作,2006年首季升任『美國健康人民服務部–第一分處民權事務處處長』,其中胡國新兒子胡振聲,美國國土安全局美東區總指揮官。

纏來纏去的官非

中華公所第一場官司:『華美福利會狀告中華』,90號泰勒街中華公所物業,在分配方面:中華公所佔一半,華美福利會及廣教學校租用中華,這個組合能充份合作利用空間,華美針對成人、廣教以小孩為目標,對中國城華裔家庭來說,配合得很好。

與其說租用,實際上是繳付分担借貸利息、保養、清潔、水電、暖氣費用等,而3個非牟利團隊,獲得免交地稅。

關於『華美福利會』認為在『地契上有相當的權利』故而拖欠租金四萬多元,先後三次向法庭狀告中華公所均敗訴;其間經歷了多朝主席上任與缷任,從胡國新起至1998年陳志航任中華主席,率把這件拖達十多年之久的『一樁欠租案了結』,在透過多番談判無效,最後,由法庭判决請『華美福利會』搬出中華公所。

十多年間被困擾的中華主席計有:胡國新、司徒彥鏗、黃炳繆、黄述沾、李衛生、梁添光、陳志航。

棄前嫌相見歡

第二場官司的導火線,經過長達四年,因當年代表婦女新運會出席的余麗媖,向司法部作出投訴,『指中華公所職員、議員無資格、無能力管理業務,財政不公開。』

結果引爆了一場官司,同時間有22個團體一致被罸停會籍,看來像是前一個世紀的事,但世事舊料,人心難測,看似有歷史重複的一刻,是有人『宅心仁厚』?

還是鑽法律夾縫的人士高明咗,在看似風平浪靜的背後,倒底包含着些什麽玄機?

無論幾許前事,退一步海闊天空,讓時間倒退到一個『定格』總也有人人常歡笑的一刻,2003年10月28日午間,中華公所召開臨時會議,除當時在任的主席黃兆祥、書記黃鏡明、顧問梁添光、周西民,現場還有兩位代表中華公所的律師,Thomas B. Drohan及 Thomas Kilby。

主要討論1999年12月14日中華公所在議會中,議决停止昔日擁有中華議席的20僑團(最早為22個僑團) 及5名社區人士的會籍,他們是:陳仕維、梅鍚銳、雷國輝、阮鴻燦、鍾志生。

事件經過多年纏訟,法庭終在8月1日向訴訟雙方遞交協議書,除僑團悉數回歸中華,協議內容:

中華公所需向原興訟人及僑團支付5萬元的律師費,其中四萬一千元必須在2004年1月30日前付清,另9000元則在18個月償清,而此9000元中華可以籌款集資。

最後,律師宣讀一封『麻省司法部致中華』的信函 - 『上述人士及僑團均有權參與12月2月日舉行的新年度主席及職員選舉。』

陳仕維率當選中華主席。

『棄前嫌相見歡』2003年11月25月晚七時,是一個值得記下的日子,經過四年的努力,20個僑團(最初為22個團體),帶着微笑在中華公所會議廳找回屬於自己的席位。

2004年8月17日,中華主席陳仕維宣佈,中華公所和麻省司法廳,經過多輪交談後,在司法部控告中華公所的官司上,雙方同意接受,簽訂一份文件,文件中原先被控告的中華公所,今後與麻省警察廳定期聯絡,至於財務方面亦作出定期報告,至於中華大樓亦必須盡量保持作適當維修,雙方達議簽訂,麻省警察廳就會停止訴訟中華公所。

亦始於2004年8月17日開始,中華公所有了一項指定動作『在司法廳要求下』,開會必須備有錄音機作實場記錄備案。

第三場官司,是鄺青峰被中止大同村管理權;第四場官司,是向麻省省長回應亞美專員調查大同村事件。(此段定) (檔案 1 / 2 已移往 ( 波城 / 即紐英崙中華公所欄 )

 
中國城;華人事「檔案」指引 (2) PDF 列印 E-mail

中國城;華人事「檔案」指引 (2)

(News Chinatown徐佩蒂報導)

古往今來,人們對光陰之歎有最多的感慨!孫髯題《昆明大觀樓》 著名天下第一長聯這樣寫:「五百里滇池,奔來眼底;數千年往事,注到心頭。」

杜甫《哀江頭》「人生有情淚沾臆;江水江花豈終極。」

這些簡簡單單的字裡行間,都訴說著「人生有限、自然永恆」;在天長地久宇宙裡,天然淘汰,人人都不能長生不死,轉瞬即逝的生命中「人」其實非常渺少;每一位在光速流轉中搶來一段「時光」,為「生」表達理想與目標,「人」又如何用平和的心靈對待生活中缺憾和苦難?

*坊間造謠者稱:「頤養院豈能以一元拿掉SCM?」「檔案」文章:

「憶」頤養院購SCM地段雙線發展計劃


舉凡涉及紐英崙中華公所旗下的片瓦寸土,都會引起社區關注,現址在102號 Shawmut Ave 的中華頤養院,欲購SCM地段雙線發展計劃,在今天來說,己是「往事一宗」,頤養院搬至昆士,2013年6月4號舉行「架樑大典」,儀式中有昆士市長 Thomas Koch、中國城大家認識的陳毓璇及陳家驊,至於中華頤養院舊址,亦以400萬轉售給華人基督教會。

前因 (2008年):中華頤養院早在88超市中途退租事件中,透過書面去信告知中華公所,欲在「五年」後購買SCM,身為中華頤養院基金會董事局主席的雷偉志,在與中華公所主席何遠光溝通後,在一連兩星期排出時間表分批安排各公所主席及代表,前往頤養院,為各代表提供一些資訊。

2008年8月27號晚,李氏公所主席李奇舜、財政李潔英、國民黨常委李伍綺連與中華頤養院行政經理陳逢想、代表頤養院的陳秀英、前院長喬治布迪、護士長陳家潔及雷偉志有過交流會議;來自雷偉志的報告:

「在尚未打出訂價之前,是希望先獲得紐英崙中華公所旗下隸屬團體的支持,將興建多40至50個床位,此外,亦配合社區的需求興建可負擔性房屋,以配合紐英崙中華公所擁有此地皮之原有宗旨,解決華埠可負擔性房屋之不足。」同時,早在1997年中華頤養院基金會已興建了「美華村」對興建可負擔性房屋擁有經驗。

李氏主席李奇舜認為,非常支持這項計劃,希望在細則方面能讓多點人明白,便可以獲得更多的支持,並表示,中華公所售出88舊址,有了一筆錢,卻沒有了收入,像回顧僑社歷史,錢在左支右撥下,就會清袋,在唐人社區之中,大家所擔心的是將來,物業賣小見少,中華公所將來還有什麼?是否可以考慮租地?共同發展?造就社區利益?

中華頤養院行政經理陳逢想表示,當我們擁有土地,比較容易跟銀行貸款,中華公所有收入(售地)可以發展自已的項目。

當雷偉志詢問李伍綺蓮的意見,她表示,早在1970年,其先夫李實卿出全中華公所主席時,亦曾努力支持這個夢想的實現;在中國城社區及對健康照顧方面之領導人士,有感於華人社區衰弱疾病的老人,需要一個能滿足需求的高級護理機構的設立。

雷偉志致中華公所主席何遠光函件:「……感謝台端安排中華公所執行委員訪問,並與中華頤養院董事代表及院內重要職員見面,我們很高興在晚餐中與你分享中華頤養院服務華人社區的成長;作為我們會後的備忘,請把此份文件視為一份正式的公文:

中華頤養院有意與中華公所進行討論獲得50Herald Street 地段,作為現120號所物道頤養院拓展之用。」

發展遠景尋雙中均等利潤

2008年,中華頤養院基金會董事局主席雷偉志在紐英崙中華公所發表了對「中華頤養院發展遠景」,他表示:為了解,在7月30日向中華公所大會提交的一封《意願信》後,以及一連串為中華公所領導們及所屬僑團各公所,在8月及9月所召開的介紹說明會,會後請求中華公所進一步將中華頤養院基金對期望取得中華公所擁有的50號Herald Street 產業《購買或長期出租的提案》,交委員會審查與討論,包括:

(1) 讓中華頤養院基金會,以購買或長期租賃方式取得產業作為養老院之用。

(2) 決定中華頤養院基金會的提案是否與中華公所的財務及物業規條所符。

(3) 決定中華頤養院基金會提案是否與1983年的關係社區福利備忘錄相符,如果提案通過,中華頤養院基金會提議,把現址所物道開發為廉價屋,以作為後期的規劃。

(4) 容許中華公所各領導及所屬僑團各公所及社團,仍有回饋及討論的空間。

雷偉志表示重要題材,擴建計劃如何去配合中華公所的規章及中華公所之發展方向。 結果這個計劃一拖再拖,了無痕跡……

中華頤養院20121128號在昆士市290號華盛頓街,佔地五萬七千呎,中華頤養院未來的新家舉行「奠基動土儀式」並在201364號舉行「架樑大典」;服務中國城多年的頤養院2014年揮手離去告別中國域,留下的是無限的《人為》的遺憾......(2)

 
中國城;華人事「檔案」指引. (1) PDF 列印 E-mail

中國城;華人事「檔案」指引 (1)

(News Chinatown徐佩蒂報導)

常言道,「本來無一物,何處染塵埃?」每一件,涉及一撮人,肯坦承對話,又何來官司?中國城;華人事「檔案」指引的用意,是把從前的一件事再次放在陽光下;觸及看似已成定局的局面,「局中又是否另有局」?引人好奇之餘,更要去引証事實……敬請僑社「新貴」切勿「以耳當目」,更不能「掩耳盜鈴」,也是權派間打開天窗說亮話的時候!歷史見証,歷史人物更不能避席。


(1)83年易地交換,收益另有用途」

追溯前事,1983年9月15日陳毓璇在紐英崙中華公所CCBA任主席時,獲Tufts 醫學院同意,以易地方式,佔用興建該醫學院的同時,把位作50號Herald街的一塊地作交換,也就是SCM用地;並同時捐出10萬元作為華人職業「培訓」之用,另10萬元作獎學金之用。

在當時,SCM 用地在藍圖中註明於日後興建「低收入人士住屋」也就是興建可負擔性住屋,並一直由劉漢榮88超市租用,其收益撥入帳號作興建上述所指屋宇,以達中華公所使命,10年間中華公所帳號所得為100萬美元。

(2) SCM命運

劉漢榮多年前已租用上址,1993年8月1日並再與中華公所簽下一紙10年長的租約,每年付租金10萬,每月計算,租客自負其他費用,按合約計算2003年8月1日一紙合約屆期滿。

在這之前,坊間一直盛傳中華公所有意收回租用地,以發展解決區內低收入住屋問題,當時中華公所的計劃已進展至繪圖及訂下房屋出租之定價,當時計劃一個睡房$1800元,二個睡房$2500,由於價格過高而引爭議。

聞悉2003年12月26日,候任中華公所主席陳仕維與余麗媖、朱紹昌、阮鴻燦、雷玉霞、陳家驊與卸任在即的行政總裁周西民、主席黃兆祥、顧問梁添光、行政主任司徒秉權有過一個飯局。

席間曾提及88租約問題及新接手中華公所回歸僑團意欲收回發展低收入住屋,惜當時並未獲得較具體的答案,而周西民對發展計劃很意外的提到,他和擔任大同村管理公司的鄺青峰較了解詳情。

(3)2001密函

2001年88超市代表律師曾經發出一封信件,文件中提到88與中華的租約問題,惜當年在新舊交接手續中,在已收文件中沒法獲得有關租約的合同附件,2004年1月12日晚在中華首次議會中,選出七人小組,負責中華各物事的「租約細則」;又當時,中華雖就「周西民事件」「余典文事件」更換處理上述事件之律師 Tom Droham,但仍需在88超市租約事件中繼續履行職責向中華公所作出匯報,而88方面,亦曾向中華反映,因銀線通車前「工程期間」對88超市造成「生意流失、經濟捐失。」

但回顧劉漢榮在2003年3月10日,波城安良工商會春宴席間,大手筆捐出10萬元作中華廣教擴建新址之舉,引致全場歡呼喝彩聲。(而實際上,華埠商家只有帝苑東主黃官羨才是真心真意、真金白銀,拿出10萬元支助中華廣教擴建新址。)

2004年波城地產市道回升,88超市仍因舊租約條文保障,租約升幅不能超出限制,但88東主卻表達了其意願,有意參與發展解決區內低收入住屋問題;惜「時不我予」基於其一種原因,劉漢榮轉戰家鄉越南,88超市風光中一一被迫易手;出現中國超市續租其餘下的五年餘租約。

局中又是否另有局?

中國超市續租其餘下的租約,當年的主席是何遠光,英文秘書是陳國華、財政是梁永基,核數是黃光野;換言之,四個核心人物,在此事件上,和中國超市集團方妙昆早有交情,在地產界尤其與88劉漢榮交情不淺的劉啟祥安排下,事件「水到渠成」,原本5年多續租要到2013年才到期。

2012年黃光野卻急於提前與中國超市續租,在10年 + 10年「生死約」中,令中華公所董事至今2013年堅持要求「複核最後由CCBA主席黃光野簽署之租約」不果,至才有董事聯名去AG (司法部) 投訴。

本來CCBA是大眾的一個機構,加上CCBA是501C-3,事件好好醜醜,點解不可以「曝光?」凡事公開一切,又何需賴律師去「排難解紛?」中華公所成立時本旨便一直是「排難解紛」,只是時代不用,服務性質加添不少;但其崇高之情操「排難解紛」仍存在。

也因此,從黃光野這位「野哥」,一直在面對「龍岡」事件上,提到別人家事,中華不便插手,其因 (1)不了解百年前中華公所成立的本旨,(2) 不按章程辦事,(3) 故意拖延時間令有牌龍岡失投票權;此事件上是有失「職」之處,中華董事局成員何以有人放棄「問責權?」中華要「使」律師費,不能以此來反責部份董事「食碗面反碗底。」

講開「食碗面反碗底」,中華公所執行董事和董事局部份董事站在兩片浮冰上,皆因今時今日中華「未能」三公執政,(公平、公開、公正),才一再引起不咬弦事端之萌生。

再返回原題,從88超市年代,便一直在研商「租客」有意投入中華興建低收入住屋方案一事,在中國超市續約附件中,又是否會有88留下的「餘韻?」最近,率先爆響口的要選下屆中華主席的是8年連任中華執行董事的陳國華,他要競選2014-2015年中華公所主席,正反聲皆有,一直「摩拳擦掌」要問鼎下屆主席的黃立輝,會否有人要他「敬老」留後呢,會在本週末或日執行董事會議中再作研討,陳國華在中國超市兩次續約中都巧合地出任中華公所英文秘書,負責中華CCBA物業小組召集人;今番再要上一層樓,要看當權派掌握票倉的黃國威是否有心送他一程...... (1)(13/6/5)

 
« 最先前一個12345678下一個最後 »

第 5 頁, 共 8 頁




Supported By J&Z Information Technology. XHTML and CSS.